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山西忻州市原建设局副局长因受贿等罪被判11年

发布时间:2018-07-11 16:07编辑:采集侠阅读(

    贾杰被押上法庭

    贾杰被押上法庭


      12月13日,倍受忻州人关注的原忻州市住房保障与城乡建设局副局长贾杰受贿案,由岢岚县人民法院宣判:被告人贾杰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涉案赃款439万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53岁的贾杰,原籍五寨县,中共党员,大学文化。曾任小学、中学教师,五寨县团委副书记,忻州团地委办公室主任、书记助理。1999年调任忻州地区专署建设局纪检组长,2001年12月任忻州市建设局副局长,2009年11月任忻州市住房保障与城乡建设局副局长。今年4月24日,因涉嫌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忻州市人民检察院刑事拘留,5月8日被山西省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9月29日,岢岚县人民检察院对贾杰提起公诉,11月2日,岢岚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贾杰案。

      荀子曰:荣辱之来,必象其德。贾杰从风光无限的副局长,沦为遭人唾骂的阶下囚;从工薪阶层,一跃跨进富豪行列,其中原因是啥?“秘诀”何在?贾案宣判后,本报记者赶赴忻州,遍访贾的故交旧友、同僚同事,以及当地开发商、建筑商,以图找出答案,警示世人……

      为离开农村,他发愤读书

      “现在回过头来看,贾杰从小就是一个不甘平庸的人。”12月10日,贾杰的“发小”贾岩(化名)在忻州市某宾馆对记者说,“贾杰从小就爱看书,爱学习,而且不论干甚,都勇于争先。”

      “贾杰家所在的五寨县杏林子村相对于周边的几个村来说是个大村。那时候的学校不很重视教学,而注重学生参加农业劳动。尽管贾杰长得瘦小,可他在劳动时不怕苦,不怕累,抢着干这干那,很受老师和同学的喜欢。“贾杰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1973年2月五寨师范学校招生时,除了考察学生是不是根红苗正,还要考察学生的学习成绩如何。贾杰贫农出身,学习成绩又不错,所以一经村里推荐,他便顺利地上了五寨师范学校。“他在五寨师范上学时,‘文革’还没有结束。那时候师范的教学课程,除了必要的文化课以外,还有‘学工、学农,也要批判资产阶级’。他的同学告诉我,在师范期间,贾杰除了认真学习功课、积极参加学校组织的各类活动外,业余时间就是看书。尤其在周日,其他同学都回家了,他却在学校复习本周学过的课程,预习下一周课程。他常对要好的同学说,咱们都是农民出身,要想以后不再跟土疙瘩打交道,只有现在刻苦学习,发愤读书,将来才好出去找工作。”

      1975年,贾杰从五寨师范毕业,被分配到该县旧寨村做了一名小学教师。如愿脱离了农户,挣上了工资,迈出了人生转折的第一步。

      为走出大山,他苦干实干

      1977年恢复“高考”后,五寨县充实中学教学力量,从全县小学优秀教师中选拔人才到中学任教,“爱学习、肯上进、有能力”的贾杰有幸被选中,做了一名中学教师。

      命运之神的意外眷顾,让贾杰欣喜不已。从此,他以更加饱满的热情,投入到了新的教学环境。那时候,五寨同全国各地一样,受“高考”恢复的影响,所有学校的教学风气都非常浓厚。在这种氛围中,贾杰工作得如鱼得水。平日里,他除认真教学外,还积极参加学校组织或安排的各项活动,特别是团组织的活动。在一次由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参加的学校活动中,校领导对贾杰“年轻有为,全面发展”的评价,深深打动了一位县委主要领导的心,不久,贾杰被调到团县委工作。

      从站讲台,到坐办公室,命运之神再次眷顾,使贾杰受宠若惊。他所能报答的,就是对工作的苦干、实干和巧干,而正是这“三干”,让贾杰坐上了团县委副书记的交椅。

      贾岩告诉记者,贾杰升任团县委副书记后,到忻州开会、学习的次数就多了。有几次他从忻州回到五寨对人大发感慨说:以前咱在五寨,只知道(县城所在地)城关(镇)是最大最好的地方,下了管汵山才知道,忻州、太原比咱们五寨大多了、好多了!“估计在那个时候,老贾就有走出大山、离开五寨去忻州发展的心思了。”贾岩说。

      为出人头地,他谨慎谦虚

      1986年7月,贾杰从中央团校毕业,同年10月,被调至共青团忻州地委工作。自此,而立之年的贾杰终于走出大山,来到了向往已久的忻州城。

      来到忻州的贾杰,以谦虚谨慎、吃苦耐劳和满腔热情的姿态投入了新环境。与贾当年同事的李宾(化名)告诉记者,当时的团地委机关,几乎都是30岁左右的年轻人,个个朝气蓬勃,锋芒毕露,而贾杰却显示了与其所龄不太相符的老练与成熟:对工作任劳任怨;对同事谦虚谨慎;对领导一片忠诚。“那时我们就议论说:小个子贾杰将来肯定要出人头地。”

      在团地委工作顺风顺水的贾杰,生活上却不尽如人意。原因是工资低,住房窄。

      初到忻州的贾杰,白天在办公室办公,晚上在办公室休息。有时晚间看书学习到很晚,次日也不能睡个懒觉,还得早早起来把办公室收拾整齐,以待同事来上班。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两年多后,他才在地委南院宿舍分得了一套住房,而该住房面积尚不足60平方米。此时的贾杰,早已娶妻生女,一家三口挤在这样的小屋里,令贾杰感到十分憋屈。然而更让他憋屈的是,自己的月工资仅百十来元,这点钱既要养活妻女,还要接济五寨老家已经年迈的父母,所以每到发工资前十来天,贾杰总是捉襟见肘,狼狈万分。

      李宾说,那时候机关的同事在下班后,免不了聚到小饭店喝酒聊天。而这种小聚会,贾杰几乎从不参加,“不参加的原因不是他人缘不好,没人邀请他,而是他经济紧张,怕回请大家。”

      贾杰在地委南院宿舍蜗居三年后,乔迁到了地委位于和平路的宿舍,而新宿舍的面积,也只比旧宿舍大了十来平方米。贾杰搬家后,有人听到他对正上小学的女儿说:“咱现在的房子是小了点,就凑合着住吧。将来爸爸有本事了,给你闹一套100多平方米的大房子住。”

      不知贾杰当时是哄孩子,还是立誓言。贾案事发后,办案人员发现贾杰在忻州、北京、海口等地拥有房产5套,价值近300万元。

      为贪钱捞财,他丧失原则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忻州有大批机关优秀青年干部下基层挂职锻炼,贾杰也搭上了这班车,到当时忻州最为富庶、人口最多的原平市城关镇任副镇长。两年后,他回到团地委,不久升任团地委办公室主任、书记助理。1999年,42岁的贾杰调任忻州地区行署建设局纪检组长。2001年忻州撤地改市,贾于当年12月任忻州市建设局副局长。2009年忻州机构改革,11月贾任改革后的忻州市住房保障与城乡建设局副局长,继续分管城市建设和出租车管理等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