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江西会昌因盐矿采空诱发地质沉降灾害

发布时间:2018-07-11 15:59编辑:采集侠阅读(

      新华网南昌12月28日电 当灭顶之灾来临——江西会昌一起地质沉降灾害事件调查

      记者郭远明、李美娟

      江西会昌县周田镇新圩村江西九二盐矿矿区地域日前发生地质沉降灾害,大量群众被紧急转移。由于处置及时得当,目前没有人员伤亡。专业技术部门已进一步加强了对地质灾害点的监测强度。

      记者在现场采访调查发现,由于有关方面在地质沉降灾害时进行了及时处置,使得一起灭顶之灾避免了人员伤亡,对当前地质灾害的预防与处置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而灾祸的发生也留下了不少反思。

      采空诱发地质沉降

      记者在会昌县周田镇新圩村的地质沉降灾害现场看到,当地警察已拉上警戒线。路边一片菜地里出现了一个一米多深的陷坑;旁边农田大面积塌陷,形成了数亩面积的水塘。沉降区域约3000平方米,中心成圆形状,直径约50米,中间沉降深度约5米。在农田塌陷不远处是一排排的民居。

      周田镇新圩村新丰村小组组长汪水有第一时间得到报告,并进行巡查。他告诉记者:“12月23日11时40分,我们村组一片农田突然出现冒水情况,水柱比人还高。村里一些房屋就出现了裂缝。”24日晚上喷涌点地域突然出现沉降情况,并伴有巨响,“地底下发出的声音就像火车过隧道,轰隆隆作响。”

      接获报告后,赣州市要求会昌县将居住在危险区域内的居民有序转移至安全场所,确保基本生活有保障;加强监测管控,交通管制,组织专门队伍进行巡查,确保安全。会昌县随即组织县乡干部200多人赶赴周田,将周边受影响的群众紧急转移至安全地带。截至目前,被转移的受灾群众共有149户共823人。

      经过实地勘查,前后三批次的专家分析后一致认为,会昌县周田镇地质灾害主要是因为江西九二盐矿采空诱发地质沉降引起的。

      肇事企业已停产 妥善安置受灾群众

      灾情发生后,江西省委书记苏荣、省长吴新雄等江西省主要领导非常关注受灾群众生活安置工作,要求政府部门有序转移群众并妥善安置。

      目前,在江西省和赣州市有关部门的支持下,会昌县正妥善安置受灾群众的生活,将发放补贴,并着手帮助受灾群众重建家园。会昌县已决定给受灾群众每人发放300元生活补贴。目前,补贴全部发放到受灾群众手中,另外一批棉被、大衣和帐篷正在紧急调集中。

      记者采访了解到,周田镇被转移的受灾群众中,90%以上的人员投亲靠友,其余人员由政府安置在旅馆、敬老院等地。目前,7名留守老人暂时安置在周田镇敬老院。记者看到,老人在敬老院工作人员悉心照顾下,吃住得到了保障。

      目前,转移群众回家的愿望比较强烈。村民汪丽芳告诉记者:“房屋出现了裂缝,我临时住在娘家,但也不是长久的办法,爸妈家里睡床也十分紧张。”

      为尽快帮助受灾群众重建家园,专家正在现场加紧监测和评估,确定安置地点。会昌县委书记廖成铭介绍,按照国家政策,会昌县将对房屋全倒户的群众按照1.5万元进行补助,在过渡期间还将一次性给予每户一万元补贴。

      赣州市要求各地各部门快事快办,争取下个月部分迁移安置房屋可先行开工。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赣州市其他18个县区已经动员起来,共同捐赠1800万元资金,支援会昌县进行救灾抗灾。

      目前,江西九二盐矿已停产,其账户被封存。这家企业已主动拿出资金,作为临时安置受灾转移群众资金。

      地质灾害需加强防范

      江西省国土资源厅副厅长项尝培介绍,专家调查发现,塌陷的核心区域位于江西九二盐矿的两个矿井之间。两个井的底部由于持续抽采卤水,形成了空洞。而地质沉降区周边还有不少上个世纪70年代遗留的岩井点。因此,国土资源部环境司的专家认为,周田镇地质沉降灾害是由持续开采盐矿而诱发的地质灾害。

      近年来,我国北方煤矿采空引起土地塌陷问题日益严重,而南方地区也由于长期资源开采钨、稀土、盐矿等,留存了大量的底空洞区,成为地质灾害易发、多发区。赣州市属于山区,是全国主要的有色金属、盐矿等矿产的开采区,类似周田镇地质沉降等地质隐患在赣州市还有不少。仅2010年以来,赣州市共发生地质灾害2021起。

      江西省国土资源厅地质环境处处长巢志众等专家认为,当前采矿引发的地质灾害的增多,应引起我们的重视,以加强对地质灾害的预防和治理。首先是要健全机构,弥补县级以下地质灾害防治管理的空白,解决地灾防治无法向下延伸的难题。其次要加强专业技术队伍建设,增加防治的资金投入。

      专家认为,要加强对地质灾害防治基础工作,尤其是大量灾害隐患的排查。据了解,江西已完成84个山区丘陵区的县(市、区)地质灾害调查与区划,但受工作精度所限和人为活动影响,有大量灾害隐患没有查清,发生发展规律并没有掌握,地质灾害重点防御区划分不准确,每年的灾害点大多数是新的,并不在已掌握的隐患点范围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