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北京炒车团:亚市最后的疯狂

发布时间:2018-07-11 15:57编辑:采集侠阅读(

      北京炒车团:亚市最后的疯狂

      作者 范文清

      摇号购车的申报程序尚未发布,号牌市场寻租行为已经发生。12月26日,北京天通苑。北京最大的汽车交易中心——亚运村汽车交易市场(以下简称亚市),在经历了12月23日的疯狂“扫荡”之后,没有成为一个空壳。目前这里依然有人,依然有车,而且是能上北京牌照的车。

      “有没有车不是问题,关键是能不能上北京牌照!”北京顺昌凯汽车销售有限公司销售顾问刘伟指着身旁一辆并不崭新的威志对记者说,只要能在新车原价基础上再加1.5万元,他就能帮你搞到12月23日的购车发票,去交管所备案。

      根据12月23日北京市政府出台的“北京交通改善措施”,从2011年起,北京将实施每名驾驶员限购一辆车,并以摇号方式分配车辆指标,平均每月两万个,个人占88%的举措。新政特别指出,从12月24日起,新购车需参加摇号申请指标。

      不用摇号、直接拿到北京牌照,对错过12月23日抢购高峰的用户诱惑力极大。短短半个小时内,在刘伟身旁踌躇的购车者已有3个,而刘伟手中的“上牌指标”不超过5个。

      “你不要问我们店怎么拿到的上牌指标,我现在向你保证,只要你把全款定金交给我,我就能不摇号给你上京牌。”刘伟说这句话时,故意把声音放得很大,在目前略显寂静的亚市里,像刘伟这样底气十足的售车顾问已经不多。

      注水的一夜10万辆

      12月23日那晚,北京究竟卖了多少车?这个数字至今在业内仍是一个谜,也许永远都没有人能说清楚。

      有人按平均每家4S店接受200个订单算,全京城共800家4S店,预计一天售出16万辆车;有人按单店最高421台,最低十余台的方法估算,断定那天北京城的卖车数字应该在10万辆以上。不过,真正身临其中的汽车销售顾问,听到这些数字都不以为然。

      “究竟卖了多少车,只有自己清楚。”北京通华兴业汽车贸易有限公司销售主管毛泽龙对记者说,那天他们在接不接受客户订单的问题上非常纠结。“政策出来后,公司老板打来电话说,可以接受订单备案,于是我们受理了十几台车;傍晚,老板又说不能接订单了,于是我们又停下来,整装待命;晚上,老板又打电话说可以接订单,然后又卖出几辆,就这样反复了几次,最终还是没有将店里的车全部卖出去。”

      由于北京户口日后参与摇号手续相对简单,所以24、25日两天,记者走访多家经销商发现,在大限之前抢购车的大部分是外地户口的在京人员。

      按照毛泽龙的推断,老板几次打电话更改指令,很可能是公司与有关方面的“沟通”没有做好,不敢保证接到的订单能全部到交管所备案上牌,所以那一晚,店里的销售业绩并没有像传说中的其他店那般辉煌。

      “据我所了解的情况,那天一家店卖100台车的情况是有的,数字再往上就有水分了。”毛泽龙低下头小声对记者说,不少经销商23号当晚在购车发票上只写日期和车名,不写购车者姓名,虚开不少订单就等着在政策尚未落地的过渡期内大赚一笔。

      “他们显然提前得到了消息,在各个环节上做好了铺垫和准备,打算一本万利。听说车管所方面已经察觉到这些现象,打算这两天内,以电话回访的方式核实订单,不过如果双方提前打好招呼,核实又能起到多大作用?”毛泽龙看着不远处吆喝“买车上京牌”的同行们,有些嫉妒地告诉记者,“他们的关系很硬。”

      炒车如炒房

      “限购政策刚发布,他们家的车就有了!”已经和经销商在加价问题上博弈了一个月的叶小姐,没有在23日晚跟风而是愤而退单。

      “一个月前,他们就说没车,要加价;23号那天突然打电话说有车了,但加的价钱更高,这不明摆着‘捂车惜售’!”在房地产业干了三年的叶小姐发现,开发商捂盘惜售的门道被卖车的学去了,她当然不买账。有经销商向记者透露,为了造成抢购假象,不少经销商22、23日两晚雇来了不少车托儿假装办手续。

      “我就等着摇号买车,晚开上车还能省不少钱呢。”叶小姐的想法,在刘伟看来就像是天方夜谭。“摇号就像是中彩票,如果没有关系,什么时候能轮到你中标还真不好说。”

      尽管限购政策刚刚发布3天,刘伟已经将政策带来的利害关系算得“清清楚楚”:“每个月两万辆,个人占88%,就是1.76万辆,这当中还包括二手车买卖,还有一些神通广大的公司必须要用车,人家不会通过关系以个人的名义申请?”

      在刘伟的营销语言中,有钱人永远都能通过钱来保证摇号成功,普通老百姓等待摇号中标的时间起码在两年以上,在这样的时间成本下,如今多花1万多元买个能上京牌的车是件特别“合理”的事儿。

      “以后说不定4S店卖京牌的车,一个牌子卖5万元以上,现在才多收1万多块钱,你自己想想吧!”演说完的刘伟,情绪依然有些激动,偌大的亚市展厅,只有包括他在内的几个手里有“资源”的经销商掌握着“话语权”,其他同行都在守着车,看着往来的人群一言不发。

      现在对经销商而言,有现车不值得羡慕;有京牌的现车才算是本事,这至少能证明,在未来一年的行业洗牌运动中,后者有背景、有资源就能笑到最后。

      “他们卖一辆车就能有几万元的利润,而之前的行业标准是一辆车的毛利也就几百块钱。”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经销商对记者说,这些有资源的经销商借着政策的东风发了大财。

      售车顾问对未来也迷茫

      刘伟的营销语言极富煽动性,但他身旁的看车者并没有冲动地去银行提钱买车。“前面有一家说,多出5000块钱就卖,也能上京牌,我比较一下,就怕把定金交给他们,他们的店突然关门,我找不到人拿不到车,岂不白白损失几万块?”当购车不再由市场来决定的时候,没有搭上末班车的李先生,在亚市展厅内走了好几个来回,心里一直在权衡购车风险与时间成本之间孰轻孰重。

      李先生的担心并非毫无根据,在他先后询问的几家经销商处,有的销售顾问就换了一套理论,力劝李先生在买车的问题上不要盲从。

      “等政府公布了摇号申请程序之后再做决定吧。明年车价肯定降,到时候您拿着摇到的号来买车,说不定少出一两万,还能买到好车。现在你把钱交给他们,万一车牌办不下来,人也跑了就亏了。”

      李先生从不同的销售顾问脸上看不到真诚,也看不到欺骗。买还是不买,现在成了购车人与不同卖车人之间的心理较量。

      不过五天后,这个较量就会转移到经销商之间,谁生谁死,经销商心里很清楚。“每月两万辆的总量是有保证的,在这两万辆的争夺中,有实力的经销商还是能活下来,有资源的经销商甚至能活得很滋润,倒下的是那些没有背景、没有实力的、销售低端车型的经销店们,这些店面的数量目前大概能占到1/3。”毛泽龙对记者说。

      在毛泽龙的经销店对面,一家大众车展厅早已人去车空,展厅外的几家微型车经销店,只有几个把门的“锁将军”。掌握京牌资源的经销商目前是亚市最活跃的人群,不过他们对未来的预期也并不明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