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钱云会命案7疑团待解 3800万征地补偿去向成迷

发布时间:2018-07-11 15:55编辑:采集侠阅读(

    钱云会82岁的老父亲在儿子葬身车轮的地方演示儿子死亡时的样子。南都记者 张国栋 摄

    钱云会82岁的老父亲在儿子葬身车轮的地方演示儿子死亡时的样子。南都记者 张国栋 摄


      南都讯 记者张国栋 浙江省温州市委昨日凌晨作出“蒲岐镇寨桥村钱云会命案”4条处理意见,决定由市公安局直接调查、处理。昨天下午警方发布案件复查情况,称未发现有“谋杀”动机和迹象的证据。

      12月25日,浙江省温州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发生一起工程车压死“上访人士”、原村委会主任钱云会的事件,引起媒体、网络及社会的高度关注。截至12月27日24时,“天涯社区”、人民网“强国论坛”以及温州当地网站“703804”的访问量高达400万人次,网评网议超20万条,社会各界对事故的性质是交通事故还是谋杀在网上展开激烈的讨论。

      昨天,温州市公安局调集交警、治安、刑侦和刑事科学技术等相关警种,分4个工作组进行调查和侦查。

      据警方介绍,调查组从接警处入手,进行事故现场勘查复核、肇事司机情况调查、刑侦技术检验及调查访问等环节开展工作,截至目前,警方称未发现有“谋杀”动机和迹象的证据。

      警方称,在肇事工程车前保险杠左侧,发现明显擦划碰撞痕迹,在泥地上有明显刹车动作形成的车轮拖痕,和死者肢体在地面形成的拖痕,死者使用的雨伞伞骨局部被压扁。肇事者供述也与现场勘查复核情况吻合。

      警方分析,死者为左侧身体与车辆前保险杠发生碰撞后,身体右侧倒地被车辆拖行碾压致死。

      另据温州市委宣布部发布消息,负责该路段监控安装工程的浙江移动乐清分公司出具的安装调试记录和电脑管理日志显示,事发路段监控于12月21日开始安装,24日晚7点联网调试,25日中午12时52分录像存储成功。事故发生时,该处监控处于可视频浏览但无法储存状态。

      网民疑云待解

      1 工程车逆行之谜。

      “工程车为什么不是正常行驶,而要逆行撞死死者?”

      2 死者身体方向之谜。

      “难不成是死者诚心找死,横跪在马路上等人撞?”

      3 路口摄像头失效之谜。

      “事故路段村口的摄像头离奇失踪失效了,人为还是巧合?”

      4 工程车不刹车之谜。

      “现在说是交通事故,但路面上没有一点刹车痕迹!”

      5 肇事司机被带走之谜。

      “压死人后5分钟,现场已经没有司机了,村民说是立刻上车给特警带走的。特警来得也太快了吧?是已经等在那里准备了吗?”

      6 钱云会是否接到神秘电话?

      有网民质疑说,死者出事之前,曾接过一个电话,就是这个电话把钱云会约出去的,这个电话是不是有问题?

      7 是不是有人将钱云会抬到车底被碾压?

      网络上有网民留言称,当时有目击者看到,钱云会是被四五个人抬到车底被碾压的。

      5年村主任3年半在监狱

      钱云会最终死于离奇车祸,真相待解

      南都记者 张国栋 发自浙江乐清

      自2005年被选举为村主任之后,浙江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主任钱云会已踏上一条不归路。

      在5年的村主任任期内,因带领村民积极上访维权,他3次被送进监狱,5年中有3年半在监狱中度过。

      今年7月19日,他刚走出监狱,一个月后,他就召开原来村委会会议,表态继续维权,并为此准备了大量的素材。这次,他迎来一场离奇的车祸,最终倒在离家不足千米的马路上。

      温州市委28日凌晨作出“钱云会命案”4条处理意见,决定由温州市公安局直接调查、处理该案,并按照刑事命案和交通事故两套程序分别展开调查。

      钱云会死亡的真相如何?这两个调查也许能打消公众的些许怀疑。

      没能躲开的悲剧

      今年7月19日,钱云会回家的日子,寨桥村一个特殊的日子。一名村干部向南都记者介绍说,这一天,村里派了3辆车专程到温州市的监狱迎接他。至今,村里人仍用“钱村长”来称呼他,事实上,自从2005年因敢于维权而受到村民推崇,被选为村主任以来,钱云会在村民心中威望颇高,本来3年换届的村主任选举,在2008年因为钱云会的入狱并未进行,其间村党支部书记换了两个,他仍然是这个村子的核心。

      从监狱回来后,钱云会并不像从前一样高调。妻子王招燕说,通常白天他都在村里的老人协会下下象棋,打打麻将,到了快吃饭的时间,就回到家中给她做饭。作为妻子,她唯一能感到不同的是,出狱后丈夫温柔了很多,以前不理家务的他,在出事的当天早上,还给她洗了衣服,下了一碗面条,自己吃了一部分,然后打了一把伞出去。

      其实,钱云会的维权脚步并未停下。一名村委会干部向南都记者介绍说,钱云会从监狱回来后不到一个月,就召集原来村委会的班子开会,表态要继续维权。南都记者获悉的一份日期为今年8月20日的《钱云会告诉寨桥村民预言》的公开信中,仍在发动村民对原征地协议表决,署名的一栏为“判二年刑出狱的原村长”。

      妻子还记得,就在出事的10天前,钱云会还收到一份关于征地协议的北京来信,钱云会看后气得捶着床大骂:简直没有良心。然后拿着这封信去了蒲岐镇和乐清市,但回来后妻子明显感觉到他情绪不高,捶桌子打板凳地发着脾气。

      儿子钱成旭说,事发前几天,母亲找他要了1000元钱,想去拜佛给钱云会保下平安。12月23日,他在村老人协会打麻将,意外发现父亲也在,也提醒父亲注意一下。没想到,平安夜的次日,他在作坊做工,电话里就传来父亲被车撞死的消息。

      3800万补偿去向之谜

      今年53岁的钱云会是寨桥村土生土长的村民。根据乐清方面提供的资料,寨桥村颇为富裕。打破村子宁静的是一个被列入浙江省“十一五”规划的浙能电厂项目,项目选址在乐清市南岳镇、蒲岐镇区域内,建设规模为4台单机容量60万千瓦超临界燃煤机组,工程动态总投资108亿元。

      乐清市征地事务所所长卢韶华向南都记者介绍说,项目征地涉及到南岳镇的4个村和蒲岐镇的寨桥村,需征用农村集体用地41公顷,南岳4个村的征地进展顺利,但到了寨桥村却受阻。最大的分岐还是在补偿金额上。卢韶华称,涉及到寨桥村的征地面积为213亩,按照乐清市制定的统一补偿标准,因所征地块为山头,属于四类地,补偿的价格只有3.2万元/亩,但因考虑到征地对村民的损失,他们主动提高到比照二类地的标准,达到4.8万元/亩,照此计算,征地补偿的总金额达到1026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