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紫金矿业为溃坝事件卖矿偿债 两高管因污染被罚

发布时间:2018-07-11 15:54编辑:采集侠阅读(

      紫金矿业昨日公告对“9·21”信宜紫金银岩锡矿尾矿库溃坝事件的处理措施,称公司将整体出售银岩锡矿资产,以承担赔偿责任;此外,公司将向信宜市民政局捐赠5000万元用于生产自救和灾后重建。该公司还确认,此前其造成的汀江污染事故已收到福建省环保厅“罚单”。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景河、董事邹来昌(兼任本公司常务副总裁及紫金山金铜矿矿长)共被罚超过115万元。

      拟将银岩锡矿资产整体出售

      9月21日,受台风“凡比亚”影响,紫金矿业银岩锡矿高旗岭尾矿库初期坝漫坝决口,导致钱排河流域死亡22人,其中5人直接死于尾矿库溃坝,另有17人由于尾矿库下游石花地水电站拦河坝溃坝而身亡。“9·21”广东信宜溃坝事件调查小组认定,紫金矿业旗下公司信宜紫金对事件发生负主要责任,高旗岭尾矿库溃坝是导致石花地水电站拦河坝漫顶溃坝的直接原因。

      紫金矿业称,信宜紫金目前资产状况缺乏现金和可直接变现的资产,且有2亿多元的债务,因此决定整体出售银岩锡矿资产(含采矿权),优先用于灾民理赔,以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紫金矿业并未公布信宜紫金的出售价格。不过,自该公司介入银岩锡矿项目六年来,信宜紫金(及其前身宝源矿业)已累计投入资金约4.8亿元。

      此外,信宜市人民政府已就溃坝事件对信宜紫金提起诉讼。紫金矿业回应称:有关责任认定和赔偿,双方将通过司法途径或协商解决。

      汀江污染 高管被罚115万

      昨日紫金矿业还宣布,两名高管陈景河和邹来昌已收到福建省环保厅处罚决定书,分别被处罚70.6万元和44.97万元。

      今年7月3日和7月16日,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紫金山金铜矿铜矿湿法厂先后两次发生含铜酸性溶液渗漏,造成汀江重大水污染事故,直接经济损失为3187.71万元。今年10月,因为污染事故,紫金矿业已被福建省环保厅罚款956万元,成为环保部门迄今为止针对企业污染开出的“最大罚单”。

      不过紫金矿业为汀江污染事故付出的代价不止于此,该公司曾在10月8日公告表示,汀江污染事故的3187.71万元直接经济损失,均由紫金矿业“买单”,所有损失会在今年年报中全部计提。

      本报记者 张奕

      ■ 股票表现

      紫金矿业A、H股双双告跌

      本报讯 (记者张奕)受此消息影响,在昨日黄金板块普遍上涨的背景下,紫金矿业A股低开低走,最终跌0.38%收于7.78元;港股跌2.43%,收于6.84元。

      紫金矿业的股价“过山车”从其回归A股之日起就没有停下。2008年4月25日,紫金矿业回归A股上市,并按照0.1元的面值发行,这在A股新股发行的历史上尚属首次。

      今年以来,其股价徘徊在5-10元左右。7月汀江污染事故暴露后,紫金矿业A股和H股股价立刻双双大跌。但在福建省环保厅10月7日对紫金矿业正式罚款956.313万元后,次日紫金矿业强势涨停,让各界瞠目结舌。业内人士称,原因是“金价高企,利空出尽”。

      由于紫金矿业曾经的票面价值仅有0.1元/股,它的原始股东中诞生了不少大富豪。在“2009胡润百富榜”上,紫金矿业成了富豪的最大孵化器,包括陈发树、陈景河在内共有10名亿万富豪受益于紫金矿业股价的上涨。

      其中,陈景河因对紫金矿业42亿元的套现成为2009年A股市场的套现王。套现后,陈景河的新华都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仍是紫金矿业第三大股东,他本人也仍是紫金矿业最大的自然人股东。

      ■ “罚单”一览

      ●7月15日,因为汀江污染案,紫金山金铜矿铜矿湿法厂厂长林文贤、副厂长刘王勇、厂环保车间主任刘生源三人被刑拘。此外,上杭县多名官员被停职、撤职。

      ●7月26日,上杭县人民政府对紫金山金矿采取限产措施,要求紫金山金矿在确保环保安全的情况下维持低位生产运行,以减轻金铜矿区环保安全压力。

      ●7月27日,紫金矿业副总裁、紫金山金铜矿原矿长陈家洪因涉嫌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10月7日,因为汀江污染事件,紫金矿业被福建省环保厅罚款956万元。

      ●12月21日,广东省通报“9·21”信宜紫金矿业有限公司银岩锡矿尾矿库溃坝事件处理结果,信宜紫金公司总经理王辉、副总经理陈喜等人被移送司法机关。

      ●12月27日,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景河、董事邹来昌接环保厅“罚单”,两人共被罚超过115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