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社科院学者欲组团独立调查钱云会案

发布时间:2018-07-11 15:52编辑:采集侠阅读(

      □晨报特派记者 杨育才 晨报记者 张源

      尽管乐清市政府已就“村主任钱云会惨死车轮下”一事召开新闻发布会,并将其定性为一起交通事故,但这个结果显然没有得到舆论的广泛认可。围绕“钱云会之死”的众多疑点,追问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昨日凌晨1点,温州市委召开专题会议,并就“钱云会之死”事件给出调查意见:由温州市公安局介入调查,按刑事命案和交通事故两套程序分别展开调查、侦查。

      昨天下午,温州警方介绍,根据现场勘查和调查情况看,目前未发现有谋杀动机和迹象的证据。昨晚,以反对强拆出名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教授于建嵘则表示,将组织独立调查团赴温州调查。

      昨日傍晚,又一名目击证人出现,并向媒体讲述了当时她目睹的情况。

      温州市公安局介入调查

      “根据肇事车驾驶员供述、现场目击证人反映的情况及现场勘查结果,确认该事故为一起交通肇事案件”——在27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乐清市政府对于“钱云会之死”给出这样的认定,但此前在网络上盛传的“钱云会被4名穿保安服的男子按倒在地遭碾压致死”的说法,却并未就此中止。尽管发布会上官方机构对于记者们提出的几个疑问都给予了回答,但这些说法却引发了网民新一轮的质疑和追问。

      钱云会是当地著名的“上访人士”,也是寨桥村原先的村委会主任。钱云会在村民当中的口碑极好,也曾因为向上反映征地问题而几次入狱。钱云会的死引发了巨大关注,成千上万的网民在各大论坛、微博上发表自己的看法,并就钱云会到底是死于谋杀还是交通肇事而辩论。尽管绝大多数网民都对“交通事故”的说法表示怀疑,但也没人能拿出有力证据来证明自己的观点。无论双方怎么争论,要求调查更加深入、公布更多细节的呼声,却越来越高。

      昨日凌晨1点,浙江省副省长、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温州市委副书记、市长赵一德连夜召开市委专题会议,专门研究处理意见,并作出四条处理决定:实事求是,公正处理;由温州市公安局直接介入调查处理,并按刑事命案和交通事故两套程序分别展开调查、侦查;信息公开,对此事件的相关调查结果及处理在第一时间向公众公布,接受媒体及社会的监督;谁渎职、谁违法依法处理谁,严惩不贷。

      昨天下午,温州市委常委、公安局长叶寒冰主持召开案情分析会。警方介绍,根据现场勘查和调查情况看,目前未发现有“谋杀”动机和迹象的证据。

      案件发生后,温州市公安局立即成立调查组,按照依法、科学、公正、严谨的要求,调集交警、治安、刑侦和刑事科学技术等相关警种的精干民警,分4个工作小组进行深入细致、全面系统、有序周密的调查和侦查。从接处警入手,紧紧抓住事故现场勘查复核、肇事司机情况调查、刑事技术检验及调查访问等关键环节,综合运用多种侦查措施和手段展开工作。目前,案件调查情况进展顺利,未发现有“谋杀”动机和迹象的证据。

      早死3.5小时“错过”监控

      围绕“钱云会之死”,还有几个关键的疑问未获解答。钱云会的妻子说,钱死前接了一通电话,钱连早饭都没吃完就匆匆忙忙出门,有人打电话给他并且说在等他的可能性非常大。这个神秘的电话究竟是谁打来的?跟他的死亡有没有关系?这一点乐清市政府并未明确说明。钱云会的堂弟说,钱的手机现在在一个叫做王立权的人身上,这个人曾经和他哥哥一起上京告过状,而王立权目前也被抓了。

      除此之外,事件的目击证人,以及盛传看见“钱云会被几个人按倒在地上,旁边有个指挥的人朝对面挥了挥手工程车就开过来将他压死”的钱成伟,如今却不知所踪。有人说他被抓了,有人说他跑了,还有人说其兄弟“钱成宇”因跟他长得像被误抓。

      对于事发地点视频监控设备“只能拍、不能存”的说法,不少业内人士都在网上发文对此质疑。公布钱云会最后通话内容,公开目击证人证词,这都成为网络上呼声最高的要求。

      温州市委宣布部昨日发布消息称,负责该路段监控安装工程的浙江移动乐清分公司出具安装调试记录和电脑管理日志:事发路段监控于12月21日开始安装,24日晚7点联网调试,25日中午12时52分录像存储成功。事故发生时(25日上午9时25分),该处监控处于可试频浏览但无法储存状态。

      记者昨日多次致电温州市公安局,但其总机始终无人接听。记者辗转联系到浙江省公安厅一位新闻发言人,但该发言人对于“省公安厅是否介入调查”一事并不知情,同时表示他对于钱云会命案一事也“不了解、不清楚”。

      村民称事发当天警察抢尸

      昨天下午,多名村民向记者透露,事发之后,保护现场的村民和警方发生了冲突。警察想尽快将尸体移走,但村民们不让。冲突过程中,有村民向警察扔掷石块,警察则用防爆盾抵抗,有村民在冲突中被警察打伤。

      根据村民们的回忆,钱云会的尸体并非在上午就被移走。直到下午三四点,当地警方动用了上千警力,在将工程车挪开之后,于下午四点多将钱云会的尸体送往殡仪馆。

      警方在发布会上还透露,事发之后,警方刑事拘留了6人,尽管没有透露6人的姓名,但村民表示,其中就包括现场的目击者钱成宇。

      昨天下午,记者联系上钱成宇的一名亲人,她证实了钱成宇被警方刑拘的消息。“拘捕他的原因,是因为当时他向很多村民说自己看到了真相。”

      钱成宇告诉村民说,他走出路口的时候,看到4个人,把钱云会按在地上。钱成宇跑过去劝阻,却被其中的两个人扭向一边,他回过头去,看到了骇人的一幕——工程车正慢慢压向钱云会。

      另一名自称和钱成宇熟悉的华一村男性村民也告诉记者,他当天下午1点左右在现场看到了钱成宇,还问过他说的是不是真的,钱成宇非常肯定地说,他没有看错。“他说钱云会在地上还喊过救命,那几个人穿着黑色衣服,戴着口罩。”

      一名村民说,那些天路边修管道,经常有穿那种衣服的人在路上出现。

      钱成宇的亲人和上述村民都告诉记者,钱成宇那天在现场跟很多人都说了这一情况。一名女村民还提醒过他不要多讲,否则会被抓起来。

      钱成宇的亲人还透露,钱成宇被抓是在第二天下午4点多,“那时他也害怕了,跑到他姐姐家躲起来,但还是被抓了。有人在派出所看到他了,戴了手铐。”这名村民告诉记者,钱成宇40多岁,和妻子离婚了,有一个女儿。

      现场出现新目击证人

      事发之后,有村民证实,村民钱成宇是当时的唯一现场目击者,但在第二天下午4点被警方控制,至今没有被释放。

      但昨天傍晚,一名自称和钱成宇一样是目击证人村民出现在现场媒体记者身边。这名叫李新华(化名)的村民来自距离事故现场两里地的华一村。

      李新华告诉现场记者说,钱云会是被三个戴口罩的男子按到了车轮下的,当时工程车的旁边,还停着一辆白色的桑塔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