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湖南衡南249所农村学校基本无校车(图)

发布时间:2018-07-11 15:45编辑:采集侠阅读(

    衡南县公安部门组织人员检测失事三轮车。新华社发

    衡南县公安部门组织人员检测失事三轮车。新华社发


      27日清晨,湖南衡南县松江镇一辆三轮车在大雾中运送20名小学生上学时,坠入河中,14人遇难。事故问责程序已启动,但此次事故暴露的小三轮运载学生、农村“校车”监管等问题难以回避。  

      衡南县已被免职的教育局长王励透露,全县249所农村学校,“基本上都处于无校车状态”。

      ■因果完小

      学生来自六个村,最少的一个村只有一名学生

      记者在交警部门看到了失事农用三轮车,车前面的挡风玻璃完全破碎,在车厢里可以看到为防止孩子出事而焊接的铁栅栏。参与营救的村民颜昌玖说,当时铁栅栏从外面反锁,学生难以自行逃生。 

      在出事学生就读的因果完小,五年级语文老师王芳明说:“这辆送读三轮车不是校车,我们学校没有校车,这车是东塘村一些家长租来送孩子的。”据了解,王芳明班上有两名学生在事故中遇难。 

      王芳明说,因果完小的学生来自6个村,原来有150多人。一些村上学的孩子很少,被集中到因果完小,但该校6个年级,每个年级依然只有20多人,少的只有10多个人。龙泉村就只有一个学生在该校读书。

      学校没钱买车,为阻止学生坐三轮车上学和家长吵架

      王芳明说,学校没钱买校车,只能对家长和学生进行安全教育。“一提钱,家长就认为老师乱收费,实在没办法我们就不准那辆车进学校,想让家长不要孩子坐那辆车,但他们就停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接送。为此,前段时间我们校长还和这次事故中死亡的一个孩子的家长吵了一架。” 

      已被免职的衡南县教育局局长王励证实了吵架一事:“吵架的事发生在9月3日,可惜这些家长没听。” 

      王芳明说,他们在5月将这辆送读车报告给了学区,并通过学区上报给衡南县教育局。“但没见到处理结果,那辆车照常接送孩子,直至事故发生。” 

      此次在事故中幸存的四年级学生谭斌兵的家长谭正芳说:“以后不会再坐这样的车了,小孩要坐车去学校的话,只能是学校和教育局去安排了。”

      ■县教育局

      全县249所农村学校,基本处于无校车状态

      对于全县249所农村学校的“校车”安全问题,被免职的王励说,教育部门没有能力单独解决,该县农村学校基本上都处于无校车状态。 

      衡南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提供的材料显示,全县所有学校到交警大队登记并办理了相关手续的校车仅68辆。 

      “计划生育后独生子女增多,加之城镇化导致很多孩子随家长迁到城市,在农村读书的孩子越来越少。因此,每个村建一所学校是浪费教育资源,也办不下去。撤校后,一些学生就要到离家相对较远的地方上学。”王励说,衡南县学生已由最高峰时的17万人减少到目前的12万人,光小学生就减少了几万人。 

      撤校带来了校车需求,王励说,目前光靠教育部门解决校车问题完全做不到。“除了逐步建寄宿制学校,尽量让学生少回家,我们只能对家长进行安全教育,家长不听我们就没有办法,毕竟我们没有强制处罚的权力,我们已经按程序做了教育部门需要做的事情。” 

      对于“校车”安全问题,王励希望国家加大财政投入,使资金尽快到位;同时,学生和家长不坐不安全的车辆,“也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加强监管。”

      ■交警大队

      应该属于我们管,但需要和教育部门协作

      衡南县交警大队副大队长杨晓忠透露:“失事车辆属于正三轮载货摩托车,使用性质为非营运。事故后我们讯问了司机出事原因。他承认首先是因为超载;其次是车速过快,在转弯操作上,惯性摆力过大,后轮都抬了起来,车辆重心无法控制;加之又是大雾天气,能见度只有十几米,最终造成惨剧。” 

      杨晓忠承认,出事的摩托车“应该属于我们监管,但需要和教育部门协作”。对于王芳明和王励提到的失事三轮车在5月19日,教育局和交警等部门联合召开的安全会议上已报告给交警部门,衡南县交警部门并不承认。在他们看来,如果报告了就一定有文字记录。交警部门提供的“衡南县校车及学校周边交通摸底登记表”,并没有此次事故中因果完小“校车”的登记记录。 

      据了解,衡南县公安局于28日召开全体干警大会,要求在辖区内开展地毯式清查,没有办理审核的“校车”一律予以查扣。   据新华社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