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北京市民称公车零增长不应成为口号而应有监督

发布时间:2018-07-11 18:10编辑:采集侠阅读(

      需求管理并不意味着控制交通需求,而是要在出行者的交通方式选择上进行调控,简单限制购买和使用小汽车无法解决拥堵问题,系统性解堵需要新思路。——住建部城市交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王有为等

      全面推行家庭办公、网络办公可以极大地缓解交通拥堵问题,可以鼓励有条件的单位“远程办公”,允许员工有一定比例的时间在家工作,非保密机构政府部门强制推行电视电话会议等,如果有30%的人实现家庭办公,将很大缓解交通压力。——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传播实验中心殷强主任

      本报讯 (记者马力)昨天,北京治理交通拥堵综合措施开征民意,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当天,市交通委表示,为集中智慧、集思广益、献计献策缓解交通拥堵,决定从12月13日至12月19日,向社会各界广泛征求意见和建议。市民提出的意见和建议可通过信函和传真两种方式反馈。

      每年新增机动车限量超15万

      征求意见稿中,对于合理调控单位和个人年度小客车增长速度,抑制小客车过快增长,并未提出具体方式,也没提出限制量。

      市交通委主任刘小明此前表示,对于机动车总量限制,并非是限制机动车拥有,而是要调控拥有进程。北京拟每年调控新增机动车限量在15万以上,具体数量未定。肯定比上海投放量大。

      据上海媒体报道,上海私车牌照投放量2008年为84500张,2009年86600张。

      市交通委副主任李晓松昨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对于机动车总量增长采取何种方式调控,在目前这段时间,主要还是听取社会各界有什么看法和建议。

      何时收拥堵费先听民意

      征求意见稿中,关于重点拥堵路段高峰时段单双号限行及择机收取拥堵费的表述较模糊。这让不少市民猜测,更严厉的实施细则就隐约在这字里行间。

      对此,李晓松并未给出明确回答,只表示:“征求意见期间我们会广泛听取社会的意见。确实,在这里头提到,在必要时,可能对中心区特别拥堵路段采取一定措施,希望社会各界对此发表意见建议。”

      信函方式: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内大街317号626室,邮政编码:100053

      传真方式:传真号码为(010)63012203

      拥堵费:将担子转嫁到百姓身上

      政策:研究重点拥堵路段或区域交通拥堵收费,择机实施。

      讲述人:林刚(科研人员,住北三环,2006年买车)

      由于工作原因,我经常要穿梭于二环、三环等路段。而二环堵车情况经常让我恨不得弃车出逃。但用收取拥堵费的方式治堵,太不人性化了。

      买车就是为了上下班方便,收拥堵费不就是变相限制我出行么。

      如果真的开收拥堵费,那我就尽量避免走收费路段,但这样就会在其他路段堵车。

      怎么收费也是个问题?如果我进入某条收费路段前没有堵车,刚进入就开始堵,那交钱多亏啊?交钱的过程中肯定也要理论几句,这就加剧拥堵了,由收费造成的拥堵费用又该怎么收?

      保证道路通畅本应是政府的责任,但收取拥堵费则将担子转嫁到我们普通老百姓身上了。

      @宁夏银川网友were:为什么单位要在市中心,在郊区就好了,怎么办?公共交通挤不上去啊。这不是车和路的简单问题,综合发展才能解决问题。收费只能给市民雪上加霜。

      @海淀网友山水天下:支持择机收取交通拥堵费。个人还是觉得,优先发展公共交通,少出动私家车,并鼓励学校、单位每天早晚有专车接送,这应该能从根本上缓解北京现在严重的交通堵塞。

      @唐贤兴:收拥堵费的前提是,你必须提供完善的公共交通。另外,你还必须设计出可操作的办法来,不要最终收取了城东这些路的拥堵费,结果城西又添堵了。深圳、广州讨论这个问题很长时间了,最终没有实施。也许首都的公共管理水平比外地高,都能解决这些问题。

      单双号限行:算单双限行增加精神负担

      政策:必要时,实施重点交通拥堵路段高峰时段机动车单双号行驶措施。

      单双号限行三月一轮换已有点头晕了,再实施“必要时重点路段高峰实施单双号限行”,就有点扰民了吧。

      记不住自己哪天限行,尤其是轮换后头几天,特别容易违章。如果采取在主要堵点高峰时段单双号限行,除要操心工作,每天出行前要算算哪些路什么时候单双限行,这无疑增加了精神负担。

      而且我出差频率较高,出趟差回来,道路情况就发生大变化,吃不消。

      我家住北五环上地,工作单位在北三环,周边只有一条公交线路,中间还需换乘。

      2007年买了车。与开车相比,坐公交多耗时40分钟。

      如果真采取“单双号”措施,最省脑力的办法是不开车,改乘公共交通工具,但体力支出可就大了。

      讲述人:唐琳琳(杂志编辑,住北五环上地)

      @飘在天边:武汉有些路段就是单双号行驶,如果北京也这样,估计更拥堵,你都到了那段路了,发现禁行,还要想办法走别的路了,这样只会更堵。另外又要记尾号,又要记单双号路段,这脑子得多好使啊。

      @高禄峰:拥护北京关于拥堵路段单双号限行的政策。但有个前提,所有限行路段,不允许任何领导或特权车辆封路、交通管制。

      @舒剑:在北京开车越来越难了,每天不光要应对复杂的路况和各种交通管制,是不是每次出门前我先要上网或打电话确认是否能开车前往?

      @苏州网友天赐居士:中国交通问题关键是违反交通法规造成的,如果严格依法对机动车、非机动车、行人处罚,交通拥堵马上解决。不要想到解决问题,政府就知道收钱。

      公车零增长:零增长不应成为口号而应有监督

      政策:“十二五”期间,北京市各级党政机关、全额拨款事业单位不再增加公务用车指标。

      讲述人:魏博伦(外企员工,工作地在亦庄,家住通州)

      我在三个月前成了有车族。以前上下班坐地铁、乘公交,挤死;现在开车上班,急死。公车零增长,我举双手赞成。

      但我听说,北京市的公家车在两年前,就已经达到70万辆,而目前,北京市机动车保有量已突破470万量。如果以上数字是准确的,那即使北京公车这两年没有增加,也占到近15%。所占比例不小。

      现在不是零增长的问题,而是要考虑公车是否应该削减的问题。公车私用的现象,在中国很多城市都有,北京也不鲜见。应该把“偷懒私用”的这部分公车水分挤出去。

      公车零增长的消息,我不是刚刚听说,我的另一个疑问是,这不应该成为一个口号,而是应该有切实的监督机制,政府是否有专门的部门监管公车数量?

      很多部门的公车数量、用途,可否在官方网站上公布,这不是矫情,而是公众对政府部门有监督的权利,既然监督,就要有透明度。

      @马洪涛:治堵,能不能多用经济手段,不用行政手段(根据占用交通资源的稀缺程度付费是合理的)?能不能对特权车和百姓车一视同仁?

      @刘春:北京治堵就三招,一是行政功能区搬迁,二是取消特权车并大幅度限制公车;三是学习东京和中国香港经验,提高车辆使用成本,完善公共交通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