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广东未考虑复制北京治堵方案(组图)

发布时间:2018-07-11 18:09编辑:采集侠阅读(

    “交通拥堵”这个现代“城市病”的最典型症候已经在中国各大城市显现,并在向二三线城市蔓延。CFP供图

      “交通拥堵”这个现代“城市病”的最典型症候已经在中国各大城市显现,并在向二三线城市蔓延。CFP供图


    世界各地治“堵”样本。  CFP供图

    世界各地治“堵”样本。  CFP供图


      13日,北京市治理交通拥堵综合措施开始征求民意,政府首次公开表示将“重点路段高峰时段单双号限行”。但此前引起不少争议的“限制机动车牌照发放”等传闻在方案中并未具体提及,只是模糊提出将“抑制小客车过快增长”。

      为解决城市道路拥堵问题,除北京外,近期江苏、浙江、四川等省市多个地方政府酝酿出台“限车令”。各种“严限传闻”引发新一轮购车潮。

      一方面“限”的城市不断扩散,“限”的措施不断升级,另一方面急速膨胀的汽车保有量超出了管理部门的控制,拥堵纪录年年刷新。不少城市陷入了“越治越堵、越堵越买、越买越堵”的恶性循环。专家指出,单纯限制容易出现短期化效果,城市缓堵需要创新方法,跟进配套设施及系统性疏导政策。

      南方日报讯 (见习记者/赵琦玉) 随着北京抛出“治堵”的砖头,江苏、浙江、四川等省市多个地方政府近期酝酿出台限车令的消息频频传出。昨天,广东省公安厅交管局局长林卫向南方日报记者表示,广东未考虑北京出台的系列治堵措施。广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安全教育处副处长郑琳也表示,广州目前未收到相关通知或消息,如果有“治堵”方案也应该由政府出台,再由交警部门执行。

      专家说法

      限制上牌有失公平

      政府参事王则楚对北京“治堵”方案也有关注,他认为,广州和北京的情况不能一概而论。“北京车辆保有量比广州多,北京城区建成面积也比广州大。治堵最重要的,还是彻底发展公共交通。但目前政府对公共交通的补贴还没有做到位。”王则楚说。

      至于限制上牌,王则楚认为广东如果这么做,可能会出现几年前摩托车牌比摩托车贵的现象,也可能导致批准上牌的人或者部门手中握有过大的权力。“总的来说,这不是一个长远的办法。”

      省人大代表朱列玉对限制车辆上牌也持反对意见。他以上海为例子:每年固定发牌上限,然后将这些车牌通过拍卖发出去,最后每副牌价格高达五六万。朱列玉说,“有钱人无所谓,但是普通老百姓就承担不起。普通老百姓也有买车的需求。这对他们很不公平。”

      “最重要是政府要想办法,将城市向外扩张。单是天河区的容积率就太高了!现在,广州中心市区已经有一部分人搬去花都、番禺等地,在这些地方建起大社区,如果基础设施能够配套齐全,这种趋势是好的。”

      对亚残运会结束后广州有没有必要重启单双号限行,朱列玉直言“完全没必要”。他认为,“单双号限行不是解决城市交通堵塞的根本办法。如果按照目前广州上牌的增长速率,过几年,说不定单双号限行也没用了,因为即便只限一半的车,路面还是会很挤。”

      的士司机

      限行不是长远之计

      对于单双号限行,不少车主表示,虽然亚运会和亚残运会期间,广州的交通顺畅了许多,但是单双号限行并不是长远之计,而且损害有车一族的利益。

      出租车司机黄师傅告诉记者,亚运会和亚残运会期间,路面之所以这么好走,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亚运前频繁的占道修路停止了。“只要不频繁地占道修路,广州的路面不会太堵。”

      不少车主赞同黄师傅的看法,他们认为,即便在之前单双号限行暂时解禁的时期,广州除了几个交通堵塞黑点出现车流缓慢以外,很多主干道也十分通畅。“只要不占道施工,就没有必要限行。”车主陈先生说。

      交警方面

      对限行持谨慎态度

      而相关交警人士对限行也持谨慎态度。他们认为,广州汽车保有量不到170万辆,事实上道路并没有达到饱和状态,随着未来城市路网线网的通达、公共交通的大力推动,继续推行限行措施并不必要。

      北京治堵新政

      北京治堵方案于13日正式对外公布,并征求意见。但传言中的“严厉措施”表述模糊,尤其在限行、收取拥堵费和限制上牌等关键问题上,方案未给出具体时间和实施办法。据悉,为缓解拥堵,北京可能在必要时,再度实施重点交通拥堵路段高峰时段机动车单双号行驶措施,适时征收拥堵费。

      北京被冠以“首堵”之称,尤其中心城交通更是“堵不堪言”。2008年奥运会期间,北京实施过单双号限行措施,效果显著。奥运会后,北京开始实施车辆根据尾号每周限行一天的措施,并两度延续,到2012年4月10日结束。

      具体而言,此次方案主要包括六大方面:

      1.完善城市规划,疏解中心城功能和人口;

      2.加快道路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提高承载能力;

      3.加大优先发展公共交通力度,鼓励公交出行;

      4.改善自行车、步行交通系统和驻车换乘条件,倡导绿色环保出行;

      5.加强机动车管理,引导合理使用。合理调控小客车总量增长速度,缓解机动车总量过快增长,“十二五”期间不再增加公务用车指标;完善高峰时段区域交通限行措施;机动车拥有者合理承担使用成本,“研究重点拥堵路段或区域交通拥堵收费,择机实施”;

      6.加强科学管理,提高现代交通管理和运输服务水平。实施疏堵工程,开放使用地下环廊;建设新一代智能交通管理系统;加强交通秩序管理等。

      钟欣

      ■纵深

      多地限牌传闻刺激市民突击买车

      专家指出,治堵最重要的不是限制,而是大力发展公共交通

      多地“严限传闻”引发新一轮购车潮,11月,中国乘用车销量创历史新高接近134万辆,而截至12月5日,北京今年新增机动车超过70万辆,且近期每天以3000辆的速度增长。

      困惑的现实

      “限量限购”传闻引发年底购车潮

      北京市首次明确提出“按照无偿原则抑制小客车过快增长”、“加强外埠进京车辆管理”、“实施重点交通拥堵路段高峰时段机动车单双号行驶措施”以及“研究重点拥堵路段或区域交通拥堵收费,择机实施”等措施。

      尽管关于限制机动车增长、单双号限行等关键问题“表达模糊”,却也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此前关于北京将出台“史上最严治堵新政”的传闻。

      在京顺车管所门口,记者遇到了刚办完牌照的田先生,他说:“市场疯传明年北京将限制机动车上牌,本来想等大众CC,但没有现车,我赶紧抢买了一辆帕萨特,先占个牌号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