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北京治堵方案亟征求意见时间被指太短

发布时间:2018-07-11 18:08编辑:采集侠阅读(

      北京市治理交通拥堵方案今天终于揭开了面纱。此前社会热议的“限购”、“限行”、“拍卖车牌”“先有停车位再购车”等猜测并没有出现在方案上。

      5000多字的《北京市关于进一步推进首都交通科学发展加大力度缓解交通拥堵工作的意见(征求意见稿)》从13号开始征求市民意见,19号结束征求意见。

      担心限行,机动车销售骤增

      北京市交通委公开的数据显示,北京市机动车保有量已经突破470万辆,且以平均每日2000辆的速度增加,高峰日达4000多辆。这样的数字让堵车已经成为北京人的“家常便饭”。

      不少人认为,这个征求意见稿应详细列出治理拥堵举措,但公开的内容似乎更多在描绘十二五期间北京市交通建设思路。

      “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征求意见稿不公布细则,现在公布的这个意见稿只是个框架,这种情况下怎么征求意见?市民又如何发表意见?”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说。

      从首都变成“首堵”,北京市的交通状况一直为市民诟病。其实,拥堵早已不是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独有的现象,大多一线城市,甚至二三线城市也开始为堵车而烦恼。堵车已经成为一道世界性难题。

      而今年中秋节前北京全城大堵车后,有关北京市将出台最严厉治堵措施的传闻不绝于耳。

      10月20日,北京官员首次公开表态,将采取措施控制机动车数量。

      11月底,有媒体详细报道了北京市即将出台的治堵新政。在这篇报道中,单双号限行、收取城市拥堵费、限制外地户籍人口购车、先有停车位再买车等等措施赫然在目。

      此后,限购机动车的传闻四起,北京市机动车销售出现恐慌性增长。

      然而,在12月13日公开的治堵方案意见稿中,上述限制措施并没有出现。

      单双号限行面临法律风险

      在这份方案中,对于机动车的限制措施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十二五期间公车零增长,二是重点路段必要时限时单双号,三是重点区域研究收取拥堵费。

      “这个方案看起来并不是一个治本之策,而且存在不少法律风险。”中国人民大学民商法研究所所长、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刘俊海这样说。

      刘俊海告诉记者,单双号限行妨碍了车主对汽车物权的行使,带来了民法上的冲突。“对汽车使用这种私权的限制,能否由地方政府来决定?一定要评估这么做的法律风险。”

      在刘俊海看来,单双号限行会对很多人的出行带来不便,但有钱人可以通过购买多辆机动车解决这种不便。这样一来,机动车数量反倒会增长,拥堵的问题依然得不到解决。

      “有国家征收拥堵费,但人家配套的公共交通完备,北京目前的公共交通还差得很远。“刘俊海说。

      刘俊海认为,政府一方面鼓励汽车产业发展,鼓励买车,另一方面却在机动车使用环节上作出种种限制。鼓励汽车产业发展和市民买车,政府可以获得财政收入,征收拥堵费、提高停车费,政府又可以再赚一次钱。

      “解决交通拥堵不能先想着收钱。”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刘莘说,为什么会拥堵?为什么大家乱停车?是不是因为我们的公共设施建设、公共服务提供得不够?

      在刘莘看来,单双号限行已经侵犯了物权,如果按照此次意见稿“重点路段必要时限时单双号”的表述,政府主管部门可以在任何时候以“必要”为借口进行限行。如果真的要单双号限行,那就必须把限制条件列清楚,与之相关的种种税费,如车船使用税等,也要相应减少。

      “意见稿中提到十二五期间公车零增长是个好消息,但能否消减公车?”刘莘说,公车改革这么多年,一直没有进步。现有的公车有多少,对交通影响有多大,相关部门是否有过详细调查?

      此次治堵方案的意见征求从本月13号开始,19号结束。一周的时间,刘莘觉得太短。

      “北京市一千多万人口,拿出一个月的时间征求意见都不算过分,一周的时间太短了。”刘莘说。

      治堵路在何方

      按照北京市交通委公开的数据,“十一五”期间,北京治堵有新成效。

      2010年底,北京市轨道交通运营总里程达到336公里,比“十五”末增加运营里程222公里;通过缩短发车间隔,既有线路提高运能50%;优化调整公交线路503条。公共交通日均客运量从2005年的1200万人次,增长到目前的2000万人次,公交出行比例由29.8%增加到40.1%。2010年9月路网平均速度为20.6公里/小时,较2007年同期提高了1.6公里/小时。

      而由北京交通发展研究中心编写的《2010年北京市交通运行报告》则显示问题的另一面,2008年12月,北京市早晚高峰常发拥堵路段分别为300条和558条,到2009年12月则分别上升到576条和1081条,拥堵里程也大幅度上升。2010年,拥堵状况在恶化。

      3E交通系统城市交通咨询专家徐康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北京市目前机动车的数量和使用已经超出了整个城市的容纳能力,限制机动车使用的措施已没有太大作用,机动车的增量早就抵消了限制使用带来的好处。

      徐康明表示,北京市的交通拥堵跟整个城市规划有很大关系,目前已经到了必须对机动车拥有量进行限制的阶段,单双号限行是不得已的办法,但并不是理想措施。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认为,这个治堵方案只是治标的办法。真正治本,应该像纽约、东京、莫斯科一样,形成中心区的蛛网状轨道交通系统。而要形成这样的轨道交通系统,必须加大财政投入。

      “北京的地铁建设非常遗憾,起了一个大早赶了一个晚集,现在来看至少十几条线的规划必须投入资金,加快建设过程,这样才可能避免公路交通体系瘫痪问题。”贾康说,在实行积极财政政策的过程中,应该在增加有效供给,缓解瓶颈制约和改善民生方面多做一些事。

      “北京的交通拥堵到现在这个状况,应该反思我们的城市规划了。”刘莘说,如果早期北京城市规划能够做到多个中心,而不是都集中在中心城区,拥堵状况很可能就不会出现。现在能否做出一些调整,政府部门不要都扎堆儿集中在二环、三环。刘俊海提出,能否将政府部门集中的办公场所迁往郊区,而不是都集中在中心城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