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河南深山古树被连根拔起经层层加价运入城市

发布时间:2018-07-11 18:03编辑:采集侠阅读(

      这是一场民、商、官共同造成的环境噩梦。盗木成风的民、利益熏心的商、坐视不管的官,使得在深山里默默生长了百年甚至千年的古树被连根拔起,经过层层加价之后运到城市里。

      河南省鄢陵县一古树园的老板微笑着说:“农民什么都不懂,他们卖树都是柴火价。”

      园里的一位工作人员却道出了另外一种深意:古树之所以能一路顺畅地运到这里,与政府的支持密切相关

      法治周末记者 焦红艳 发自河南

      12月12日,《法治周末》记者深入到隶属于大别山系的桐柏山实地调查,所到之处满目疮痍。而这里正是淮河的发源地。

      桐柏山位于河南省与湖北省的交界地带,北侧属于河南,虽植被依旧茂密,但已很难看到成材的树木。山的阳面属于湖北,放眼望去,几成秃山。

      站在山顶上,冬天的风刮过来,似乎像是大山与树林共同发出的叹息。

      柴火价卖掉的古树

      “快点、快点!”民间环保人士李鹏,突然压低了声音,急促地呼唤着一行的同伴。12月份,正是盗木的最佳季节,李鹏又来寻山了。

      几棵大树静静地躺在路旁,树冠已被砍掉,剩余的残根裸露在空气中。

      李鹏示意所有人蹲下,一看就是被刚刚砍伐的,他觉得盗木人很有可能就在周围。

      山谷里一片寂静。

      “可能是昨天或者今天早晨干的,在等合适的时间运走。”

      李鹏介绍,这些大树分别是五角枫、三角枫和流苏,均是城里人喜欢的观赏树木。

      等了一会,没有盗木人的踪影,李鹏继续带着大家往前走。山里的小路纵横交错,李鹏告诉大家,这全是盗木人留下的。这些路成弧形向下延伸成“沟槽路”。巡山当天,路两侧的土壁上有明显的划痕,这是大树在被托运的过程中留给大山的最后印记。

      小路两旁的树木只要是妨碍运树的,全部被砍掉。

      巡山的3个小时,李鹏共发现了20几棵还未来得及运出山的树,下山的过程中,李鹏一路盘算着怎么跟县里的领导商量,让这些树能妥善得到处理,继续活在大山里。

      银杏、对接白蜡、木瓜、皂角……这些被城里人看上的珍贵树种,均不属于速生树木,很多树在大山中一年只能长粗1毫米左右,像铁匠树这样的树种则更是“十年八年都看不到怎么长”。

      在遭遇多年的疯狂盗抢之后,这些树在大山里越来越少。甚至成种群灭失状态。

      下山的途中,李鹏指着几个粗大的树桩说:“方圆一亩左右,17棵直径四五十公分的马尾松被砍伐。这么粗的马尾松可以长到40米高,他们曾像哨兵一样,保卫着大山上百年。”

      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的主任李力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一般来说,大树的树冠有多大,树根就有多大。一棵大树可以牢牢地抓住土壤,阻止水土流失甚至泥石流的暴发,同时一棵大树就像一个蓄水池,能保存大量水分。山区越来越干旱、山洪频繁暴发、泥石流经常出现都与大树的减少息息相关。”

      山里人卖树获得的收益,是这个利益链条上最少的。由于短视和无知,他们亲手毁了属于自己的山林,而且并没有因为毁林富裕起来。

      但也有极少数农民发家了,成为了千万甚至亿万富翁,他们是倒树的人,常年收购,运往链条中的下一级——各大古树园或者木材集散地。

      河南省鄢陵县一古树园的老板微笑着说:“农民什么都不懂,他们卖树都是柴火价。”

      政府保护下的古树收购与交易

      鄢陵县,全国知名的花木集散地,据当地人介绍,产值占整个县财政的三成以上。

      走进鄢陵县就如同走进一个名贵树木的博物馆。马路两旁园林公司林立,古树往往作为招牌树种在靠近马路的一侧。

      一般意义上讲,树龄百年以上的树木均属于古树,国家有明文规定不允许擅自移植、砍伐、转让买卖。但是这里一位老板却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树拉到这里就可以放心了,我们这是园林公司,卖树没问题。”

      一位于姓老板指着门口的两棵直径在70公分以上的银杏树说:“这种千年的银杏树我有7课!”古银杏树的上方,一块大牌子赫然在目,除了对公司的基本介绍之外,在醒目位置鄢陵县检察院检察长李书勤的名字上,赫然写着。

      于老板解释说,政府各部门都有招商引资的任务,县检察长的名字放在这里,这个园林就算检察院完成的任务。

      但是,园里的一位工作人员却道出了另外一种深意:古树之所以能一路顺畅地运到这里与政府的支持密切相关。

      他进一步解释说,村民承包山里的林地,当地政府各部门对应包片管理。鄢陵政府及时将园林公司对古树等“要树”需求告知这些树源所在地政府的相关人员,由他们将这些信息传达到村民这里。

      其实按照现有的法律法规,即使是承包人自己也无权自由处置古树,但是由于背后有了政府的暗地支持,古树得以一路顺畅运到目的地。

      一位曾经贩卖过自家树林里古树的人士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一路上,只要到关卡给执法人员塞上个一两千,运多少出去都没人管。

      如果想买树在农民手里买不是更合算吗?于老板告诫我们:农民的树你们没有专业的人员怎么运出来?运输过程有人拦劫、没收怎么办?其实这个过程是有风险的!于老板保证:从他这里买树,没有任何风险,一点钱就可以从当地林业局下属的职能部门开出运输证和检疫证,保障安全地运到任何指定的城市,而且这种证他们可以代办。

      走进于老板的园林,在桐柏山上没有看到的参天大树,在这里却比比皆是。

      于老板的园子里也有几棵眼下不卖的古树。“这样树的在市场上很难找到第二棵,所以无价。”

      于老板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园子里有些古树一两千元钱就能从农民手里收过来,这样的价格在总成本中微乎其微,更多的成本花在运输上。“一棵树几吨重,农民只能挖,没有能力运。为了一棵树或者几棵树,我们有时会开一条路,然后让吊车和货车开上山。”

      环保人士李鹏说,吊车上山,路不能太窄,几公里的山路开出来,山里几十平方公里的植被就都被破坏殆尽了。

      随着山里珍惜观赏树木资源的急剧下降和城市需求的持续攀升,于老板也越发忙碌起来。“我这部车刚买了3个月,已经跑了4万公里。”一棵直径70公分的千年银杏树,农民能卖到万元,但是到了于老板这里,卖价则不会低于13万元。

      古树的新家生活

      在河南省的省会郑州市,《法治周末》记者看到了结束长途跋涉,重新安下“家”来的古树。

      场景一:郑州市惠济区政府门前的大河广场

      这里有一大片树林。

      一棵古树上挂着一个蓝色的金属牌,记载着如下信息:树名:大叶女贞、科属:木犀科女贞属、树龄:200年、等级:古树三级、编号:103、保护单位:惠济区市政府。

      旁边的一棵对接白蜡,树牌已残缺不全,但是依旧可以看到,树龄:300年。

      这两颗树还活着,但是就在它们不远的地方,很多粗细差不多的树只剩下了树桩。

      还有一些树,满身都是虫害留下的圆洞,已经死去了一半。

      场景二:河南郑州绿博园

      10棵粗大的银杏树树立在绿博园的门口,长途运输过程中用于固定根部土壤的草绳清晰可见。由于处于冬季,树上没有叶子,被砍去大半树冠的参天大树显得很悲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