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新疆智障者被卖做苦工续:四川工作组今抵疆调查

发布时间:2018-07-11 18:02编辑:采集侠阅读(

    12月11日,黑心工厂老板李兴林在展示厂里德淋浴设备,而记者调查得知“包身工”两年间从未洗过澡。

      12月11日,黑心工厂老板李兴林在展示厂里德淋浴设备,而记者调查得知“包身工”两年间从未洗过澡。


    中央电视台记者正在现场采访。

    中央电视台记者正在现场采访。


    空荡荡的黑心工厂里停着一辆警车。

    空荡荡的黑心工厂里停着一辆警车。


      12月13日14时,记者再次奔赴托克逊县库米什镇佳尔思绿色建材化工厂(以下简称佳尔思厂),两个多小时的行程,记者的电话始终没有安静过: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环球时报》、《成都商报》……来自国内各大媒体以及读者的关注,让记者对此行更加充满信心——“包身工”们一定能获救!

      然而走进厂区,一切又仿佛都在意料之中:没有机器的轰鸣声,没有工人们劳作的身影,只有一堆堆原料石堆在地上,仿佛等待工人们来把它们装袋——现场一片安静。厂区前的生活区内,那两条在本报一版上“镜”的狗撒着欢。走进工人们的房间,只有光秃秃的木板床和钢丝床,连被褥都消失一空。

      推开工厂老板李兴林的房门,刚才一直趴在窗户上向外张望的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匆忙走到门口,她是李兴林的女儿。面对记者“工人们去哪里了”的询问,她连说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家都让你们害惨了!”

      “他们回四川了!昨天(12日)早晨10点多就被人接走了!”12月13日下午18时左右,从外面归来的老板娘,面对厂区内的记者一行,做了这样的开场白。

      “他们怎么会突然回去?又被谁接走的?”记者问。

      “每年他们都是这个时间走,等天气暖和了再过来!”老板娘的情绪,随着记者的提问,突然变得激动起来。“别再问我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他们都回四川了!”记者多方打听得知,老板娘名叫李云华。

      在李云华“声泪俱下”为自己鸣不平的话语中,“包身工”们真实生活状况逐渐清晰起来。

      李云华说,自己是在做“好事”,因为工人们不是身患残疾,就是有智障,不是乞讨就是流浪汉,“收留”工人们在这里做工,就是在帮助他们,让他们能有“丰衣足食”的生活。

      为了证明自己“善待”那些工人们,李云华甚至从厨房里拿出两口大锅,说是专门用来给工人们做饭用的。

      面对记者“工人们是否有工资”的疑惑,李云华表示,工人们都有工资,每人每年能拿2000多元,只是没有发到他们的手里,而是打入了曾令全的账户中。据了解,当地类似佳尔思这样的工厂,正常工人一天的工资就有150元。

      “这些工人都有老的时候,总要有养老的人,把钱打入那个账户,就是为了给他们存起来,将来好养老。”李云华说。采访现场,记者一行没有见到佳尔思厂老板,据李云华说,老板去送工人们回老家了,工人们已经坐上了回四川的火车。

      李云华还专门强调,工人们在回家前,洗了澡,换了干净衣服。

      天色渐暗,10名“包身工”你们在哪里呢?

      有人告诉记者,李兴林曾经与姐夫合伙开厂,散伙后他姐夫带走了李兴林厂中的3名工人。记者赶到李兴林姐夫的工厂时,工厂只有一名工人在宿舍加煤。这时走来一名中年女子:“这个工人姓陈,他父母近亲结婚,所以他脑子有问题。他父母让我从四川带他来这工作,能吃饱穿暖就行,在家也是拖累。”她号称是陈姓工人大妈,并说其他工人都已经走了。记者问陈姓工人一个月能赚多少钱,他痴痴地说:“三千!”,再问一遍,“一万!”

      知情人眼中的李兴林

      夏洪明的厂距佳尔思厂约2公里。他说,1995年前后,佳尔思厂老板李兴林曾在他的手下干过活,后来就自己干了。“他没有自己的矿山,到处偷矿、拿矿。今年还因为私自炸矿,被拘留过一段时间。近期,他又拉了4000多吨矿回来。他既不交税,又不付工人工资,成本非常低,所以卖的大白粉价格也压得很低。”夏洪明说,“他从四川运来残疾人、乞丐不止一批,有的跑掉了,有的找不到了,人究竟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

      “从没有见过这么狠心的老板,太残忍了。动不动就朝工人脸上扇几巴掌,动不动就拿鞭子抽,实在让人看不下去。”距佳尔思厂不远的一家石英厂老板老王忿忿地说,“监工手里的鞭子,有这么长。”老王比划着,一根30厘米长的木棍,末端绑上三角带就成了老板打人的工具。

      另一个邻居老李曾见到过佳尔思厂老板娘“掌掴”工人的情景。

      “他们中间有一个稍微清醒点的叫蛋蛋的人,一次准备逃跑。老板娘在后面大喊一声‘蛋蛋!往哪跑!’然后指了指地上,蛋蛋只好远远地跑回来,跪倒在手指着的地上,老板娘上去就朝蛋蛋脸上扇了几巴掌。”

      为了“眼不见为净”,不想再目睹惨状的孔老板,在自家院子和佳尔思厂之间砌了一堵墙。提起这些年看到的情形,孔老板眼中泛起了泪花:“以前墙没堵着时,有年大年初一,我们吃团圆饭时,那些工人就端着碗跑过来杵在一边。一见我们吃完,他们就赶紧跑来把剩饭倒进自己的碗里蘸汤汁。有时候实在看不下去,我们会偷偷给他们点吃的,不能让那边老板发现,要不然他们回去会挨打。”

      但从四川方面传来的消息,却让我们看到了另一个李兴林。

      他是四川省南充市西充县观凤乡十三村人。观凤乡十三村的村支书徐跃称,李兴林是他们村的,今年40多岁,李兴林的妻子是隔壁青狮镇的。“他们两口子都已经出去十多年了,听说是到新疆做生意去了,刚出去的时候还回来过,后来说是生意忙,就很少回来了,就算是回来也只在家里面呆几天就出去了,这两年更是没有回来过,村里人也不知道他现在的情况。”徐跃说。

      当听说李兴林在新疆涉嫌非法用工,徐跃称:“李兴林这个人在家的时候还是很好打交道的,以前从新疆回来的时候还经常会叫大家一起喝酒。对家里也比较孝顺,他家里还有个老父亲在,今年68岁了,李兴林的老母亲过世后,他曾想接父亲到新疆生活,只是他父亲不习惯那边的环境,就回来了。现在他老父亲也重新找了个老伴,就在观凤乡二村生活。”

      三读者认亲“包身工”

      分别来自浙江、江苏、湖北

      都市报讯 本报《智障人沦为“包身工”》一文刊发后,全国各大网站纷纷转载。来自三地曾经走失过亲人的读者致电本报,希望确定工人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