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古树之死

发布时间:2018-07-11 18:00编辑:采集侠阅读(

      古树之死

      作者 申剑丽 

      人挪活,树挪死。

      12月11日,郑州市郊绿博园。百余棵自新郑市农村移植而来的古枣树,几乎没有一棵还活着。它们不再长叶,只能用假树叶妆点;仅存的灰色枝干,了无生趣;深褐色的树干皲裂变形,似临终老人满布沟壑的脸。

      由于滥伐偷伐成风,南阳一带至少有三百万亩的森林被毁,大龄树木被偷数以万计。这些古树,在高寿之年却被迫开始噩梦之旅,从农村艰难跋涉到城市。在不断被展览、被转运贩卖的过程中死去。而这条古树、大树进城的产业链,却让商人或官员,获利颇丰。

      “救救这些树吧,不要因为妆点一时的门面,而丧失了我们永久的家园。”河南林业科学院研究员董云岚呼吁说。

      山林渐空

      灰蒙蒙的天空下,光秃秃的一片又一片。12月8日至11日,记者连续走访淮河源头附近的河南桐柏、驻马店、鄢陵等地山林,一片触目。

      在桐柏大河镇土门村水竹林附近的山坡上,放眼可及,甚至找不出一棵直径20厘米以上的大树。在一棵棵小松树丛间,只留下一个又一个大树桩。“10年前山里合抱的大树还很多,现在光秃秃一片。”当地村民老王说。

      不仅仅是桐柏山,在驻马店薄山林场国家级万亩公益林区也千疮百孔,10日记者在现场看到,即便是四季常青的松树,也所剩不多,稀稀拉拉分布,放眼可及的整个林区,很空。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各林区山脚下的村民聚居地、马路边,却新建了一个个古树养育园。

      记者9日在桐柏县淮源镇看到,淮源花木园林公司在乡间道路旁,建了成片养育基地,其中不乏较为名贵的树种,诸如皂角、青檀、桂花、金钱掉皮榆等,多数大树直径都在四五十公分以上。

      一位在桐柏附近承包万亩山林的当地人介绍,类似规模的养育园仅在附近就有16家。他们作为一个个中转站,接受从大山上移栽而来的林木,培植一到两年,待树木成活后,直接销售或转往城市古树名木园销售。

      据本报了解,这些移栽树木的来源大致有三个,一个是当地林农自家山林或房前屋后栽种树木;另一个是商人从若干林农手里转包的山林;还有一个是国家或集体保护林区。

      围绕这些树木的移栽,不可避免地出现盗伐行为。由于珍贵树种或老树越砍越少,而实际价值又确实不菲,故在农村诞生了一批专业偷伐队,从别家山林偷出珍贵树种或高龄老树;或与护林员甚至森林公安合作,偷出国有林区中的老树。

      据不完全统计,早在三四年前,桐柏山系北麓的大河镇某万亩林场,被毁坏的林木就在6000亩左右,当中种植的35万棵国家保护物种湿地松,有10万棵被伐。最近几年盗伐情况更加严峻。

      就这样,一棵棵树木倒下了或被移植贩运,而获利者众。除了林农之外,山林承包者以及养育园经营者所得,更远远超过这个数目。

      趋利冲动

      在城市或者乡村主干道旁,一个个古树观赏园、苗圃盆景养育园,作为实际的树木经销商开始存在。

      商人们往往买下一块土地,将山林移栽来的古树、老树统一管理,由于树木生产期慢、回报周期长,不少人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很多贩树人士在这行干了少则七八年,多则一二十年。    

      在驻马店和鄢陵地区,则有商人投资建立养育园,从各地广泛收购古树囤积,静待销售时机。据系统调研过河南各地古树园的民间环保组织介绍,随着这些年大山越挖越空,商人深知一些古树名木的珍稀,开始惜售。

      记者在驻马店南郊置地公园附近的“古树苗圃园”就看到,虽然位于最北边的邵老板的树园内,有碗口粗的松树,也有直径四五十公分的木瓜树。但看门的老年夫妇明确告知“这些树不卖,邵老板叮嘱过不卖。”

      与其毗邻的桐柏女商人则认为并非不卖,而在于囤着卖个好价,“这些年老树越来越难找,一棵几十年的木瓜,都炒到了五六万以上,形状再好点就在十万元以上”。

      在许昌市鄢陵县郊,销售模式更加不同。鄢陵市郊国道旁,遍布私人承包的园林公司。据新科艺术园于姓经理介绍,公司苗木基地占地1500亩,拥有古桩腊梅、桂花、对接白蜡、木莲等320个品种。一棵30厘米的木瓜树,售价就高达三四万。

      值得一提的是,几个大的苗圃园均和政府有千丝万缕联系。知情者介绍,桐柏淮源园林公司等与当地绿化委员会有长期合作,得到对方批准,以保护苗圃的名义,贩卖树木。

      驻马店市郊的上述“古树园”,据看门人和当地村干部证实,该“古树园”为“市里一干部搞的”。

      鄢陵地区的做法有过之无不及。为了打造生态苗圃城市,甚至给各个政府部门分任务,吸引相关民间资金认养苗圃基地。如上述新科艺术园即属于市总工会“招商引资”的政绩。

      无论怎样的经营模式,采访中记者看到,由于海拔在山区的树种,被人为移种到平原,长势并不良好,许多树木濒临死亡。

      “有三四成能活就不错。”淮河卫士桐柏工作组负责人李鹏及专家董云岚通过调研都发现。在毗邻桐柏各养育园的周边田地,记者也确实看到,横七竖八丢弃着大树根,“这是罪证。树木被他们折腾半天,活不了,他们就把树锯断卖钱,把根丢弃。”当地村民指认。

      上述桐柏女商人也确实承认,转运过程中树木死亡很多, 名贵树种就更是如此。

      然而,他们依然前赴后继。其原因在于老树或者古树带来的暴利。古树老树的销售环节,截取了树木进城产业链收入的大头。

      “一棵普通的小树苗只卖10几块。直径长到5公分,可以卖50元,10公分卖到100元,20公分左右卖300元,长到30或者50公分的,则能卖上万元。如果是不常见树种,价钱就更翻若干倍。”一些民间环保人士疾呼,尽快取缔这些古树养育园,禁止大树老树移栽。

      对此林业部门称并非不作为,但也确有苦衷。驻马店市林业局造林科科长高山说,严格说来,从植物生长本身条件看,大于20公分的树木就最好不要移栽,国家林业局也不鼓励移栽。但从国家法律层面看,除了古树(百年以上大树)和一些珍稀树种禁止交易外,国家对于百年以下的老树交易,并未明文禁止。

      并且,树龄的准确测定到目前都还是难题,仅能通过传说、调查、旁证认定,这也就带来了林业监察的难题。

      部分地区执法时,遭遇到较大阻力,也是问题。驿城区林业局副局长袁瑞喜曾根据线索去调查某拥有百年古树的园林时,却遭到强烈的阻力。当地的村委书记直言不讳说,园子是市里某位干部的。

      “但现实中仍然存在这么多的移栽行为,究其因,除了个人的偷盗行为,林业系统一些不正之风外,地方政府的保护是主因,有的事情林业局也管不了。”董云岚直言。

      暴利链条

      对古树的装饰爱好,成为疯狂盗取的原动力。

      大树进城产业链之所以存在,根本的一点,正是由于城市人过分自私的心态乃至贪污腐败的需要,不停地将大树往城市搬。

      “如果没有需求,怎么会有这么旺盛的供应呢?”河南某民间环保组织负责人说。他走访了郑州几个高档楼盘就发现,开发商对大树的用量惊人。

      除此之外,机关、企事业单位及大型公司,也是绿色消费的大头。经常有山东、天津、北京等地客户到河南找树,并且点名越老、越珍惜的树种越好。

      “很多都是公家给钱,都要发票。前段时间山东来了一些单位买树,我们还多开了几万元发票。”老骆说。

      在消费环节,一些中间人从中获利。鄢陵新科公司的于经理介绍自身产品时就提到,不久前园子里一棵紫藤树卖到了北京某音乐学院,作价40多万元。“我们到手10几万,因为是中间人介绍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