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四川组织智障民工赴新疆打工者涉嫌犯罪被刑拘

发布时间:2018-07-11 17:59编辑:采集侠阅读(

    与狗同食一锅面

    与狗同食一锅面


    一位工人蹒跚着准备去干活

    一位工人蹒跚着准备去干活


    一名智障工人正在搬运石头图据《新疆都市报》

    一名智障工人正在搬运石头图据《新疆都市报》


    曾妻展示智障工人照片

    曾妻展示智障工人照片


      华西都市报讯 前日深夜,组织智障人员去新疆打工的渠县人曾令全被渠县城北派出所带走接受调查。

      昨日中午,记者赶到派出所,渠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刚好带出曾令全送进一辆川A牌照的民用车里。据警方介绍,曾令全涉

      嫌犯罪,刚作出刑事拘留处罚。记者想现场采访曾令全,但最后都未得到有关方面许可。

      在渠县政府办公室,负责此次调查的临时召集人、办公室副主任余小波介绍,曾令全在本地看来平时比较规矩,看不出有啥大问题。

      余小波说,县委县政府是13日下午5点多展开调查的,并对刚从成都回来的曾令全临时监视,随后带回接受调查。同时依法对其机构予以关闭,并从曾令全的培教基地带走了相关资料。

      余小波介绍,关闭培教基地后,当天晚上,10名残疾人被转移到救助站。“13日,这10名残

      疾人还被曾令全派到城区上班,晚上很晚才回来。”

      另据了解,曾令全培教基地之前的很多残疾人,有的得到好转被家人领走,但到底这些人士都到了哪里,还待进一步了解。

      另外,在渠县民政局,相关负责人就曾令全与救助站杨军义签订残疾人劳务用工协议一事表示杨军

      义是救助站职工,如果属实肯定是个人行为,没有单位盖章,调查组将展开调查。记者到救助站想采访杨军义,但没有找到人。

      截至昨晚11点40分,来自省公安厅、省人社厅和省残联的工作组,与达州市委市政府、渠县县委县政府等,仍在加班加点汇总情况,展开全面调查。

      靠养猪发家的曾令全:从“自强队队长”到“打工头目”

      ■从1993年到2006年初以来,曾令全称先后收养了137位残疾人,自贴资金20多万元。

      ■2007年,曾令全花几万元从村里买来教室改装成残疾人培教基地,前后花了10多万元。

      ■2008年9月,又带领5名残疾人到新疆托克逊县打工。每位残疾人每年工资3600元。

      网上流传曾令全是渠县工商联执委,其善举还得到了高度赞扬。昨日下午,渠县工商联会长刘德伟表示,2008年底,曾令全申请加入工商联会员。2009年1月,曾令全在渠县工商联八届三次执委会上,增补为工商联执委。刘德伟表示,昨日上午渠县工商联已开主席办公会,一旦有关部门对曾令全认定是犯罪行为,将根据相关程序,解除曾令全执委资格。

      曾令全到底是做善事还是赚取残疾人血汗钱的黑心老板?昨日,记者来到曾令全所在的渠县幸福坝村幸福坝,探访曾令全的其人其事。

      幸福坝村的“自强队”

      曾令全有些事要不得

      “他做的这些事啊,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有些事还是要不得。”

      从渠县城驱车向西两三公里,就是渠县有名的幸福坝村幸福坝。昨日上午,记者驱车前往,沿路打听曾令全,几乎无人不知。“他做的这些事啊,只有他自己知道。”一位村民说起曾令全,边摇头边哼了哼鼻子,“他有些事还是要不得。”

      由小学改成的“培教基地”

      进入数百平方米的院子,是两层楼高的小楼,白色瓷砖将房屋装扮得精致和洋气。楼前醒目的“培教基地”让人明白,这就是曾令全“残疾人自强队”的培训基地。医务室、厨房、活动室和卧室,一应俱全。培教基地是2007年花了几万元从村里买来的,当时幸福小学因没有学生,村里看到曾令全搞的自强队缺地方,就帮忙撮合了。买来教室,曾令全贴瓷砖、安护栏、室内装修等,还在里面设置了黑板教他们识字,前后又花了10多万元。院坝里,一辆崭新的本田轿车停在角落里。那是曾令全今年5月花了15万元才买的新车。

      养猪倌与他的流浪汉

      与丈夫一同创建“自强队”的李素琼说,上世纪90年代初,夫妻俩外出打工多年后,决定回家创业,首先想到在村里养猪。当上猪倌后,丈夫经常到城里农贸市场收丢掉的骨头回来。1993年正月,

      丈夫在农贸市场看到一个30多岁的男子蓬头垢面,问他“愿不愿意跟我回去养猪”,对方一声“要得”之后,曾令全就领回了第一个身体有残疾的李兵。1996年,曾令全又在农贸市场看到身材瘦小、满脸污垢的李小平。在领回李小平那一年,曾令全将23岁、大脑受过刺激的朱国庆也带回了家。3个流浪汉被收养的故事在当地传开,1997年,当时还有媒体对此进行了报道。“一个猪倌和三个乞丐”的故事,“幸福坝中的‘幸福院’”。曾令全为此还获得了政府部门筹集的15000元“爱心款”。

      无身份的“残疾人自强队”

      之后,曾令全收留的残疾人越来越多。到2000年后超过了10人。

      曾令全给这些残疾人取名“残疾人自强队”。看着队伍逐渐庞大,曾令全一度很想给“残疾人自强队”找到合法身份,打报告希望县政府能够给他这个民间组织授牌、授印,并借此扩大收养规模。一直到2006年,曾令全的“残疾人自强队”都没有得到许可。

      虽然没有身份,但“残疾人自强队”一直得到了社会的关心,包括政府部门。过年过节,有时政府部门和一些单位还送来大米、面粉和食用油。

      家人:他是在做善事

      新疆事发,老公被带走接受调查,李素琼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变化,虽感到无所适从,但“自觉问心无愧”。

      曾令全的父亲曾永明也认为儿子在做善事。曾令全的二儿子在成都读大三,看到父亲的事情后,昨日也赶回渠县,埋怨说“早就叫父亲他们别收留残疾人了,但一直不听”。

      对于曾令全夫妻的做法,该村民表示总的感觉曾令全是在做善事,但后来不少人认为有点变味了,打工后这些钱到底如何在用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走南闯北的“自强队”

      残疾人全部工资打到曾令全账上

      “考虑到这些残疾人难以自理金钱,就让李兴林全部将工资打回了渠县曾令全设置的账上。”

      据李素琼介绍,因为这么多残疾人要吃饭,丈夫就将平时有劳动能力的人介绍到县城周围做点力所能及的小事,随便挣点钱糊口。第一次外出是在1997年。

      兵分五路四处打工挣钱

      2006年,在曾令全自己给渠县政府的一份成立“残疾人自强队”的申请中,曾表示从1993年到2006年初以来,先后收养了137位残疾人,自贴资金20多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