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贵州黔西煤矿事故5死1伤续:家属不满未就近送医

发布时间:2018-07-11 17:56编辑:采集侠阅读(

      矿难之后

      黔西长江煤矿事故5死1失踪

      12月13日上午10时23分,黔西县太来乡长江煤矿发生一起安全事故。截至昨日13时30分,事故已经造成5名矿工死亡,另外还有1名矿工失踪。据了解,事故原因可能是由于瓦斯突出导致。

      据了解,事发1小时后,有2名矿工被救出时还有生命迹象。随后,矿方用一辆轿车将2人送往贵阳抢救。当日下午4时40分左右,2名矿工被送至贵医附院时均已死亡。对矿方采取的上述抢救措施,家属们表示强烈不满,认为“没有就近送医,延误了最佳抢救时间。”

      伤心妻子整晚守着丈夫遗体

      昨日凌晨6时,记者赶到长江煤矿。

      这是一个正在建设中的矿区,碎石、泥沙、木桩,以及各种机械器具凌乱地堆放在地上。大大小小的屋子里,矿工们围着火炉议论纷纷。“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都睡不着。”一名矿工说。

      在事发的井道内,救援人员正在忙碌地寻找着。

      据官方消息,截至14日凌晨4时,3名遇难矿工的遗体被找到,另有1人下落不明。

      被确认遇难的矿工中,有一名便是张坤秀的丈夫陈仙文。

      事发后,张坤秀一直守在井口外。

      下午,陈仙文的叔叔陈守军参与到救援工作中。据陈守军介绍,大约晚上19时,陈仙文的遗体被找到。

      终于见到丈夫,张坤秀失声痛哭。她捡来一些木柴,在陈仙文的遗体旁烧起篝火,整晚陪伴着他。

      张坤秀一次次地对记者说,要是今年不让丈夫陈仙文回矿上做工,他就不会死。

      陈仙文是太来乡院子村人,今年36岁。张坤秀说,10年前陈仙文就到长江煤矿做矿工,断断续续直到去年,他在一次事故中手腕破裂,在家休养了1年左右。

      今年7月,由于家中经济拮据,陈仙文不得不再次来到长江煤矿做矿工。“当时我怕再发生意外,劝了他好几次。”

      13日早上天蒙蒙亮,夫妇俩吃过饭后,便急匆匆赶往长江煤矿上班。

      张坤秀在离井口30来米的地方做临时工。13日8时30分左右,她看到陈仙文和另外7名矿工一起走进井口。张坤秀没想到,丈夫就这样永远离开了她。

      10时30分许,张坤秀正在吃力地用锄头掏碎石,突然间整个矿区炸开了锅。“井下出事了。”一个工人对她说。

      “怎么办呢?我丈夫还在里面啊!”张坤秀立即丢下锄头跑到井口外。她想冲进去,但被几个老乡抱住。

      摸着巷道壁两矿工井下逃生

      13日上午10时20分许,32岁的矿工杨福银和另一名矿工申庆招(音)一边吹着牛,一边往井内走去。他们的前面数米处,是杨福银的哥哥杨福远、堂兄杨福荣,以及陈仙文、方胜、虞龙福、陈珍银。

      方胜、陈仙文等人是做防突工作的。所谓防突,就是防止瓦斯突出。

      10时23分,杨福银突然听见“轰”的一声巨响。一时间,面前的整个井道被一大股灰尘湮没,刺鼻的瓦斯味使得他呼吸急促起来。

      杨福银和申庆招立即掉转头跑。可由于灰尘太大,矿灯起不了多大作用,他们只能摸着巷道壁往回走。

      走了几百米,他们遇到了一名矿领导。得知井下发生事故后,这位矿领导立即打电话给调度室,要求组织人力参与救援。

      走出井口时,杨福银狠命地吸了几口气。他说自己和申庆招幸运地捡回了一条命。

      两名伤者获救,火速送往贵阳

      据黔西县副县长赵治忠介绍,事故发生后,矿方组织人力对井下人员进行了救援。11时许,成功救出两名“还有生命体征”的矿工。

      曾凡林是长江煤矿的机修工。事发时,他的舅舅方胜正在井下。

      在得知发生事故后,曾凡林一直守在井口外。11点过,他看到救援人员用两辆煤斗车推出2个人。

      曾凡林立即挤上去,发现其中一人是正自己的舅舅方胜,另外一个是金沙人虞龙福。将方胜抬到地上躺下后,曾凡林把手放在他的鼻子前,发现还有气息。

      此时,曾凡林等在场的矿工看到一辆车开到了井口外,救援人员将方胜和虞龙福抬上了车。

      考虑天气很冷,矿工曾居学等人又从宿舍里抱出一床被子,放在了车上。

      随后,长江煤矿矿长金永刚(音)坐到副驾驶座后,车子发动后离开矿区。曾凡林等人一路小跑跟在后面。

      车子到野济河渡口时停了下来。金永刚让曾凡林等人将方胜、虞龙福扶上船,随后坐船离开。

      此时,长江煤矿的司机罗健已经将一辆牌照为湘N17618的黑色桑塔纳开到了六广镇的渡口。

      据罗健介绍,大约下午1点钟左右,他就在六广渡口接到了金永刚等人。罗健起身去买了一提矿泉水,回来时,看到方胜和虞龙福已经被抬到了车的后座上。

      罗健说,金永刚让他立即开车前往贵阳。他来不及留意两名伤者,开足马力便往前冲。

      行车时,由于车内空气较闷,罗健将驾驶座旁边的窗户打开了约10厘米长的缝隙。

      “我们在路上没有任何耽搁,可能花了1个多小时赶到贵医附院。”罗健说,一路上金永刚都在接打电话。

      家属质疑:救援为何舍近求远

      在得知父亲方胜出事、被矿方送往贵阳抢救后,在贵阳头桥技校上学的方常青立即通知了所有在贵阳的亲属。他们分成几拨人,分别到贵阳的各大医院寻找。

      大约16时40分,车牌号为湘N17618的黑色桑塔纳开到了贵医附院的急救室前。方常青看到父亲方胜双眼紧闭、面无表情地靠在后座的椅背上,他的心一沉。

      方胜穿着一件布满煤渣的黑色衣服,脸上也被煤灰染黑。他的右手臂往胸口弯曲着,像蜡像般一动不动。

      在方胜的右侧,虞龙福的整个身体被棉被遮盖着,只露出一只手臂。

      家属们当即与金永刚发生了争执。

      16时53分,方常青掏出手机,拍下了桑塔纳后座上的情形,家属们也纷纷对着车子拍视频、照片。

      随后,贵医附院的医生表示,两名矿工已经死亡,建议直接拉往殡仪馆。

      “在抢救伤者的黄金时间,矿方用不具备任何医疗设施的桑塔纳运送伤者,而不是请求医院出动急救车。甚至用被子将虞龙福捂了严实,这对于可能气体中毒的他来说应该是致命的。”方胜的大儿子方常娇说。

      另外,家属们认为,矿方舍近求远,将伤者送到贵阳而不是更近的黔西医院,导致救援时间被拖延。

      大约13日21时,方胜与虞龙福的遗体被送到位于贵阳市五里冲的南明区殡仪馆。家属们守在冷冻间外,伤心哭泣。

      昨日下午,方胜的大儿子方常娇告诉记者,经法医初步鉴定,方胜是因为窒息导致死亡。

      昨日凌晨,黔西县县长蒋从跃表示,有关部门正在对上述情况进行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