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乌鲁木齐南郊昨日持续大风 瞬间风力12级(组图)

发布时间:2018-07-11 17:50编辑:采集侠阅读(

    暴风刮起的沙尘造成红雁池片区能见度极低。亚心网记者 张万德 摄

    暴风刮起的沙尘造成红雁池片区能见度极低。亚心网记者 张万德 摄


    一处风口上,暴风刮起大量的沙尘和石子让车辆无法通过。亚心网记者 张万德 摄

    一处风口上,暴风刮起大量的沙尘和石子让车辆无法通过。亚心网记者 张万德 摄


    红雁池的哈萨克村,一名买奶子的孩子被大风困在路边不敢动弹,一名男子看见后准备帮忙。亚心网记者 张万德 摄

      红雁池的哈萨克村,一名买奶子的孩子被大风困在路边不敢动弹,一名男子看见后准备帮忙。亚心网记者 张万德 摄


    红雁池哈萨克村,当地居民在大风中艰难行进。亚心网记者 张万德 摄

    红雁池哈萨克村,当地居民在大风中艰难行进。亚心网记者 张万德 摄


      亚心网讯(记者 郭继萍 石丰森 任春香) 12月15日,乌鲁木齐南郊出现了持续的东南大风天气,瞬间最大风力达到12级,风速达46.8米/秒,对交通造成了较大的影响,当日上午,乌鲁木齐气象台为南郊发布了大风黄色预警。

      据气象部门介绍,从14日夜间23时开始,南郊开始出现了东南风,风速超过19米/秒,至15日11时03分时,红雁池水库一带的风速达到了46.8米/秒,至12时46分时,乌拉泊水库的风速达到了41.3米/秒,风力达到了12级。

      据介绍,由于近期南郊气温较高,将前期地面上的部分积雪融化,地表干燥,因此大风将地表上的灰尘刮起形成了扬尘天气,造成南郊的能见度明显下降,不仅行人出行困难,而且部分车辆发生侧翻,房屋顶被掀掉,门窗受损。自治区公安厅高支队乌拉泊大队从15日13时20分至14时30分,对吐乌大高等级公路燕南立交桥至盐湖路段实行双向交通管制。

      截至15日17时35分,南郊的东南大风还在持续,风速仍超过35米/秒,风力为8至9级,比起早上有所减弱。

      气象部门预计,15日夜间至今日白天,乌鲁木齐南郊到达坂城一带还会出现5至6级的东南风。高支队乌拉泊大队交警提示,遇到大风沙尘天气,驾驶超高货车和箱式货车应尽量不要出行,此外在路上行驶的车辆应减速慢行,拐弯时不能猛打方向,风大无法行驶时,应选择不妨碍交通的地方将车辆停靠在路边。

      故事

      家在百米外 就是回不了

      在古兰达西家,记者看到刚刚进门的男孩阿不都·哈依木,他的脸上满是灰尘,像刚从煤矿里出来的矿工一样,“我是来避风的”。阿不都说,他今年12岁,上小学四年级,就住在百米外。当日因为风大,他没有去上学,起床后出门到商店买骆驼奶和馒头,可返回时被风吹得寸步难行。

      “因为已经从商店出来,可走又走不了,只能一手牢牢抓住路边的铁丝网,另一手紧紧抓住装奶瓶子和馒头袋背风而坐。” 阿不都说,后来过路的市民试图将他拽起,可因风势太大,对方无力自保便只能放弃。

      坐了半个小时左右,阿不都站起里试图回家,可风还是特别大,他只能紧紧抱住路边的电线杆,缓了一会儿后才一鼓作气身体前倾,冲到距电线杆仅七八米左右的古兰达西家中等候,待风小之后再回家。

      煤灰吹进屋 饭都没法做

      乌鲁木齐县永丰乡村民马国忠说,他们家后侧150米有一个大煤厂。见14日晚上起风,他赶紧将家中门窗劳劳关严,门上还钉了一层塑料布,可即使这样,早上起来时,脸上、被子上还是落着一层厚厚灰。马国忠说,脚在地上,可以在煤灰上留下清晰的印子。而准备做饭时,发现菜上面也落这一层厚厚的灰,他们一家只好到外面去吃饭。

      窗户被吹烂 一夜没睡着

      在燕南立交桥附近租房子的段香梅通过电话告诉记者,大风造成他们家的3间房子的3扇窗户的主体框架被吹坏,另一扇玻璃也损坏,房中的物品也被吹得乱七八糟。

      段香梅说,风是从昨日凌晨3时许开始变大的,感觉至少10级。凌晨5时许,他们家的3扇窗户被吹烂,大风从窗户刮进来,他们一家四口人冻得挤在一间房子中取暖。

      因风还在继续刮,天亮后,段香梅赶紧找来附近住户帮忙,用钢丝绳将篷布围在窗户处抵御大风。“这风刮的人一夜未睡着。我们家还算好的,离我家500米远处的一间简易房屋顶都被掀了,墙也被吹倒。”

      现场回放

      夜晚起风越刮越大

      15日上午,乌鲁木齐中心城区天气晴朗,而红雁池电厂至乌拉泊路段却是另一番天地。11时许,记者驱车从首府市区行至民族坟路段时,大风夹裹着碎石开始噼里啪啦地砸到车上,就像一场急降的冰雹一样,车辆以每小时20公里的速度前行,仍可以感觉到车身被大风吹得不停地晃动。

      车驶至花儿沟至燕南立交桥路段时,路面上有一些从两侧山体上吹下来的石块,最大直径有10厘米。由于能见度较低,车辆根本无法前行,很多车在此处便纷纷掉头,改道从花儿沟街至红雁池电厂路段行驶,这时道路能见度仅有10米。经过红雁北路哈萨克村时,时不时能看到行人在背风艰难行走。

      采访车行驶至红雁路与红雁北路交会处的丁字路口处时,采访车右前侧的玻璃被飞起的石块击中,出于安全考虑,司机只好再次掉头行驶,将车停靠住户古兰达西家外墙的一侧背风处,记者此时才敢将车门打开。

      “今天风太大了,我们一家人今天早上一直没出门。”古兰达西说,风是从14日23时许开始刮的,越刮越大,门前的面包车和村里的草垛子都被吹得左右摇摆。“车没上路都被吹得不停摇摆,哪敢上路呢。”达坂城区阿克苏乡居民阿布扎力说,那辆车是他的,他14日晚来看望古兰达西的父母,本想15日早上驾车返回,却被大风阻挡了。

      古兰达西在此居住5年了,她说,这地方经常会起风,但像这么大的风挺少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