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宁波东钱湖用10吨明矾清淤 疑致鱼虾严重减产

发布时间:2018-07-11 17:38编辑:采集侠阅读(

    东钱湖。

    东钱湖。


      本报记者 段琼蕾/文 盛高/摄

      昨天中午,网友“太极”在新浪微博里爆料:听说为净化东钱湖水质,当地朝湖中投放明矾10吨,使鱼虾大面积减产,甚至几近绝迹。

      该网友说,自己是东钱湖人,该消息在当地流传得很广。

      真相究竟如何?记者昨天到东钱湖一探究竟。

      9月就有网友爆料“清淤”使鱼虾绝迹

      记者在网上搜索发现,早在今年9月23日,网友“光溪醉客”就曾在博客上以“东钱湖清淤工程使野生湖虾数量大减”为题讨论此事。

      网友“光溪醉客”说,9月17日他路过东钱湖韩岭,和路边卖鱼的渔民闲聊,渔民告诉他,搞了清淤工程后,现在野生鱼虾数量大减,非常难捕。

      东钱湖原来以野生湖鲜闻名于甬上,最著名的有四大湖鲜,即钱湖之吻(螺蛳)、湖虾、青鱼划水和朋鱼干(谐音),现几乎绝迹。

      “光溪醉客”说,当地老百姓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因为有关部门往东钱湖投了10吨明矾,欲使湖水变清,殃及鱼虾和螺蛳。

      不过他强调说,这个消息欠缺直接的证据,有待证实。

      东钱湖管理方曾用5年时间论证工程可行性

      昨天下午3点左右,记者就此联系了东钱湖湖区管理办公室主任李光良。

      李光良强调,东钱湖清淤工程并不是一个商业行为,而“纯粹是为了做好事,为了改善东钱湖水质,我们为了能做好这件事情,用了近5年的时间来论证工程的可行性。”

      李光良向记者出示了一份《东钱湖清淤整治工程主要工作情况汇报》,时间为2006年4月12日。

      这份汇报里首先提到了东钱湖进行清淤工程的必要性。

      “中科院南京地理和湖泊研究所的勘测资料表明,东钱湖水体已经呈中度富营养化状态,这种状态如果没有大的改变,今天的太湖就是30年后的东钱湖。”

      同时,报告还认为由于近千年未经疏浚,致使湖底有害淤泥淤积日益加重,东钱湖水生态系统正在不断退化,局部湖湾因淤积严重,有了沼泽化的趋势,底泥疏浚是快速解决问题的有效手段之一。  

      李光良说,正是在此背景下,2009年5月,东钱湖管委会启动了清淤工程,整个工程计划为5年,资金投入为2.3个亿。

      清淤中确实使用了明矾处理泥浆水

      在记者的追问下,李光良承认,东钱湖清淤工程中,确实使用了明矾,不过明矾使用的地方是在泥和水的分离环节,并不是直接投入湖中。

      清淤时,挖泥船将泥浆水输送到岸上。

      这时,水和泥的比例高达8:2,处理前首先要经过沉淀,其间将产生大量的余水,如果直接排放,将对湖内水体造成严重影响。

      李光良说,根据胜利油田专家的建议,最后他们决定采用物理沉淀和化学絮凝的办法。

      “而老百姓听说的明矾,就是在这个环节加入的,明矾的使用是为了泥和水能分离,可以使水更加清澈,很多自来水厂都是这么使用的呀!” 

      到底用了多少明矾?是否真像传言说的那样,投入了多达10吨的明矾?记者再三追问,但李光良始终未作出正面回答。

      使用明矾处理后的水达到地表水三类标准

      为了证实自己的说法,李光良还特意出示了一份水质报告。

      根据他的解释,这是12月最新的东钱湖清淤工程的排泥厂出水口的水质数据,检测的就是经过明矾处理后的水。

      报告上显示,每两天就有一个结果,SS数值全都低于或等于20。

      李光良说,他们当初签订的合约上写着都要低于60,达到地表水三类标准。

      宁波市环境监测中心主任翁燕波说,低于20的话,说明水质不错。

      李光良还告诉记者,今年10月,他们曾请了环境监测、水生态监测等各方面的专家,专家们都说“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发现水质异常。”

      管理方称鱼虾减少是因为天气和沿岸涉湖工程

      就在昨天上午,东钱湖陶公村的5名渔民也到了李光良处反映问题。

      渔民们认为,现在东钱湖水体浑浊,渔业资源减少,都是由清淤工程导致的。

      李光良承认,今年东钱湖的渔业资源确实有所减少,不过他表示不方便出示具体数据。

      说到减产的原因,李光良说,根据他们内部自查自纠和专门的研究,应该是天气因素和涉湖工程的综合作用。

      东钱湖的水质一般湖水自身可以进行调节,今年7到9月的台汛期,宁波都没怎么下过雨,东钱湖湖水没办法进行自身的置换,导致内部调节有困难。

      同时,目前在东钱湖沿岸总共有十几个涉湖工程在进行,如田螺山改造工程、马山湿地公园建设等等,“这些工程中有个别工程在建设时,地表水会受到污染,随后地表水流入东钱湖,自然也会导致东钱湖水体浑浊。”

      李光良认为,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有一些企业将泥浆水偷排入东钱湖或者倒入东钱湖,这也导致了东钱湖湖水受影响。

      中科院专家将来宁波研究渔业减产问题

      记者昨天专门赶到了东钱湖边的梅湖农场,也就是清淤工程的泥浆水处理现场。

      工程指挥部一名姓陈的经理说,他们的泥水分离工作已经停了有2个月左右了,目的是为了看看清淤工程的阶段性效果。 

      东钱湖管委会曾委托国内从事水生态环境保护的科研机构——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对东钱湖清淤工程实施前、中、后全程跟踪监测。

      该研究所的职责还包括:分析湖底清淤对东钱湖水环境质量、底栖动物、浮游生物、鱼类以及水生植被的消长变化,建立着眼于生态系统安全的底泥疏浚生态风险评价体系,并针对可能出现的突发事件提出应急处置方案。

      昨天,记者拨打了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的电话,联系上了负责这一工程的刘剑彤教授。

      刘剑彤表示,有关报告都给了湖区管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他不接受任何有关采访,建议记者找湖区办公室了解。

      李光良向记者展示了一份2009年9月统计的《东钱湖水体现状及疏浚工程的初步影响评估》。

      根据该评估,东钱湖的清淤工程对于水生态影响并不大,而最新的影响评估报告,李光良表示还没有出来。

      据了解,今天,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的专家将来到宁波,就水体浑浊、渔业资源减少等问题进行进一步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