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四川破特大冰毒生产案 毒枭叫嚣出1000万保释

发布时间:2018-07-11 17:37编辑:采集侠阅读(

      本篇精粹

      即使手铐加身,这些人仍异常嚣张,一如往日飞扬跋扈出入奢华场所,呼风唤雨一方毒品市场。

      他们背后,是一起震惊全国的特大制贩毒品、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特大系列案件。这个被捣毁的毒品犯罪团伙自2007年以来,已提炼并售出麻黄素3.5吨,非法市场价值约1.75亿元人民币,可制造冰毒2.45吨。

      由于打掉这个毒品犯罪团伙团伙,目前成都非法市场麻黄素的售价每千克上涨了1万余元。

      非常案件

      本报通讯员章翊任珂 本报记者马利民

      “我是毒枭。”

      “你们把我们打掉了,成都市场上的麻黄素每公斤要涨1万元。”

      “找你们领导来,我出800万元到1000万元保我出去。”

      即使手铐加身,这些人仍异常嚣张,一如往日飞扬跋扈出入奢华场所,呼风唤雨一方毒品市场。

      他们背后,是一起震惊全国的特大制贩毒品、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特大系列案件。据四川省眉山市政府新闻办公室通报,这个被捣毁的毒品犯罪团伙自2009年12月以来,共生产冰毒40.35千克,已贩卖37.85千克;自2007年以来,已提炼并售出麻黄素3.5吨,非法市场价值约1.75亿元人民币,可制造冰毒2.45吨。

      近日,《法制日报》记者赶赴四川眉州,详细了解了此案侦破的台前幕后。

      端倪废弃养猪场内传出可疑信息

      2010年初春,四川省眉山市仁寿县公安局文林派出所的社区民警在入户调查中了解到一个奇怪的现象———位于城区南坛路的正帮公司下辖的废弃已久的养猪场在白天大门紧闭,到了晚上则灯火通明,且院子里突然间饲养了十几条气势汹汹的大狼狗,吵得四邻不得安宁。

      这一情形立即引起了警方的注意。民警找借口试图进入厂内一探究竟,但遭到拒绝。

      为何如此讳莫如深?难道里面有什么“天机”

      正帮公司老板徐正帮,人称“徐五”,在仁寿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此人农民出身,靠贩卖猪附件发家致富,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末便开上了豪华小轿车。2002年,他注册了正帮实业有限公司,旗下有包括养猪场在内的3家企业,注册资金高达1200万元。

      此外,坊间流传的徐五还是个十分霸道的人物:他开办养猪场的60亩场地租金最近几年不但一直没付,还恐吓债主;从银行贷款400多万元,七八年来不光本金未还,连利息也是分文未给……

      不过,有消息称,金融危机和猪疫让如今已年届40的徐五从富翁落魄成了顶着近千万元债务的“负”翁。要支撑自己庞大的日常开销,徐五显然求财心切,难道这样一个复杂的人物,要“富贵险中求”

      不过此时的警方虽然已经嗅出一些异常的味道,但显然还无法预见到这件事日后将会演变成一起震惊全国的特大案件。

      捣穴养猪场原是一地下制毒窝点

      民警通过跟踪发现,徐五不仅在贩毒,而且有制毒的重大嫌疑,废弃的养猪场极有可能就是制毒厂……

      不久,专案组民警在摸清了徐正帮及其团伙骨干成员基本情况和活动规律的基础上,获知其4月9日将在成都与下线交易毒品,同时购进一批制毒原料。此前,民警还掌握了徐正帮长期随身携带有枪支的可靠情报。

      4月9日上午,徐正帮出现在天府广场附近,由于人员密集,民警无法动手。下午6时左右,徐正帮及毒品下线吴宪勇从一家宾馆走了出来,正当徐正帮发动汽车之际,民警一把拉开车门,左手按住徐的脑袋,右手猛地给了他左脸一记重拳,徐正帮被有效控制。后来,民警在徐正帮的身上、车上及包内共搜出仿六四式手枪3支,子弹13发。

      这边,徐正帮和吴宪勇落网;那边,在徐正帮的养猪场,制毒人员闵小林等4人被瓮中捉鳖。除一大批制毒工具和原材料被当场查获外,现场还发现麻古10.5千克、冰毒1.25千克,制毒固体废弃物25.5千克、麻黄素0.08千克、冰毒水剂56.27千克及制毒液体废弃物1098千克(经检验均含甲基苯丙胺成分)。

      一个巨大的制毒窝点惊现在世人面前。

      4月16日晚,经过近30个小时的跟踪之后,警方确定为徐正帮提供资金并负责销售冰毒的重要嫌疑人汪辉祥及其马仔毛军将会在成都市某花园小区出现。根据之前掌握的情报,汪、毛二人平时也随身带有枪支。此时,一部分民警因为路况不熟还未赶到现场,而蹲守的两名民警手里只有一支手枪,唯一的两件防弹背心也在行动前给了其他民警。

      抓捕时机稍纵即逝,此时,犯罪嫌疑人驾驶车辆出现。毛军刚一下车,民警的枪口就已经对准了他:“警察,不许动!”几乎同时,另一名民警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死死地抱住毛军插在衣兜里的双手。毛军拼命反抗,竭尽全力想要抬手,民警奋力将他按倒在地,一把仿64式手枪从毛军的衣兜里滚落出来。后援民警及时赶到,毛军和汪辉祥被拿下。后经清点,毛军口袋中的那把手枪已经上膛,里面有4发子弹。

      审讯“我不是毒贩,我是毒枭”

      接下来的日子,案侦工作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僵局。在接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徐正帮、汪辉祥等人选择了“沉默是金”。

      审讯民警告诉记者:“我们这次是遇到真正的对手了。这些犯罪嫌疑人看似沉默,但哪怕是民警的一个眼神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你在审他,他也在‘审’你。”

      经过一个多月的攻心较量,面对警方在养猪场内发现的诸多物证,徐正帮终于交待了自2009年11月以来,汪辉祥网罗自己为下家,为他提供资金用麻黄素生产冰毒40.35千克,并纠集毛军等人向成都及周边地区、上海、秦皇岛等地贩卖37.85千克冰毒的经过。

      而成都毒品市场曾经不可一世的“大人物”汪辉祥,在交待的同时则掩饰不住个性中的张狂:“我承认,我在贩毒。但是,你们不能小看我了,我不是‘小渣渣’,我是毒枭。”

      原来,汪辉祥在产业链中既充当了提供资金和原料麻黄素的上家,还承担着冰毒销售下家的角色。据他交待,自2009年11月开始,他利用徐正帮渴望迅速“翻身”的心态和胆大妄为的性格,介绍他学习制毒技术并提供了启动资金和原料,使自己因货源短缺而中断的“生意”重现生机。

      深挖三家族式犯罪团伙浮出水面

      按照“逢制毒必查原料来源”的思路,专案组民警将制毒原材料作为下一步案侦工作的重点,从提供原材料的另一个上家步步延伸。

      经过1个多月的侦查,3个分别以吴庆好、陆廷康、李官容为首、长期盘踞在成都的非法买卖制毒物的家族式犯罪团伙浮现在专案民警面前。

      吴庆好、陆廷康、李官容,三人于上世纪80年代便开始在东北一带收购中药材,资本雄厚、人脉资源丰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