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北京的哥献策治堵:减少机动车出行是根本

发布时间:2018-07-11 17:23编辑:采集侠阅读(

      北京治堵方案公开征求意见。出租车司机作为道路资源最多使用者之一,亲历着城市道路状况的变迁,感受拥堵给他们带来的困扰,对道路拥堵的根源和解决之道有着直接的话语权。

      五环路内集中七成小汽车

      随着北京拥堵问题不断凸显,每天在路上堵几十分钟已经成为出租车司机的家常便饭。

      据北京市交通局统计:北京市机动车保有量已由2005年年底的258万辆增加到目前的470多万辆,今年1至11月,北京市已净增机动车近70万辆;七成以上小客车集中在五环路内,核心区小客车出行比例达34.8%,是纽约、东京等国际化大城市核心区的两倍多。

      北京470万机动车中,公车占70万辆。出租车司机关师傅说,“一个政府部门有那么多干部,很多干部都要配车,要占用多少道路资源?”

      不少出租车司机认为,除了车多外,行人、司机素质不高也是路况越来越差的重要原因。

      “昨天我拉着客人经过大望桥,要拐弯时,一个开着白色宝马的姑娘忽然斜插过来违规拐弯,我们的车别在一起。”高师傅说起这事一脸不高兴。

      正说着,高师傅猛然急刹车,前方几个行人正在闯红灯过马路。高师傅说,现在一些行人素质不高,过路口根本不看红灯,直接硬闯。往往一辆车为了避开一个闯红灯的行人,堵住了后面三四辆车。

      不合理的城市规划加剧拥堵

      宋师傅从1994年开始做出租车司机,16年来,亲历了城市扩建的过程。他认为,目前北京拥堵很重要的原因是道路规划设计不合理。

      宋师傅指着三元桥附近的三座立交桥说:“这三座桥离得太近了,两座桥合用一个出入口,而且附近就是三元桥公共汽车站,四五股车流都,集到一个地方,每天早晚高峰都会堵几十分钟。”宋师傅认为,现在北京的立交桥除了四元桥、玉蜓桥、天宁寺桥可以较好疏导车辆外,其他都是简单地上下分层,不能起到分流车辆的作用,立交桥和环路的交叉口反而成了“堵点”。

      宋师傅说,这几年来,道路总是在翻修,每次时间都不短,严重妨碍了交通正常运行。而且建筑物都紧贴着街边建造,没有留下停车区域,不利于未来发展。不合理的还有公交车站点设计,公交车体积大,数量多,但是公交车站太小,早晚高峰多辆车挤在一起,谁也动不了,往往造成小范围堵塞。

      关师傅认为,红绿灯太多,没走多远就是一个红灯,车开不动,一堵就是一排。

      郝师傅发现,现在车多了,但没有足够的停车位,马路两边放满了车辆,原来的四行道变成了双行道。停车位占用了自行车道、人行道。“晚上回家,发现小区到处挤满了车,不小心就会刮碰上别的车。”而且现在交通陷入了一种困境:越堵车,越买车,越没地停车。

      减少机动车出行是根本

      正在征求意见的北京市治堵方案提出了6方面的对策:疏解中心城区功能和人口;加快道路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加大优先发展公共交通力度;改善自行车步行交通系统和驻车换乘条件;进一步加强机动车管理;提高交通管理和运输服务水平。

      出租车司机们认为,这些解决方案可以对解决道路拥堵起一定作用,但是无论是多修路、增加停车位,还是发展公共交通都是辅助措施,解决拥堵还要从减少机动车出行。

      关师傅认为一方面要控制公车出行,另一方面要发展,出租、地铁、校车等公共交通,各方面协调一致,共同减少城市拥堵。

      宋师傅认为,公交车行程越短越不易堵,可以适当缩短公交车车程。公交车站可以设计成U字形,方便车辆进出。

      被访的出租车司机们普遍认为,应提高公民遵纪守法意识,行人要遵守交通规则。人流车流畅通了,道路才能畅通。

      对于方案中提出的“建成1000个站点、5万辆以上规模的公共自行车服务系统”,高师傅认为可行性不大,一方面有些人好面子,宁愿堵车坐着也不愿意顺畅骑车。郝师傅说,除非建立完善的自行车租借循环流动系统,否则使用自行车后没处归还,也会限制公众使用。另外,公众素质偏低,可能对租借的自行车不爱惜,加速损毁,这也是值得注意的地方。

      而对于“调整停车收费标准,重点拥堵路段或区域交通拥堵收费”这一措施,也有不少司机反对。宋师傅认为这是“劫富不济贫”,价格因素只对中低收入阶层有用,高收入阶层不会在乎那点钱,要开车还是会开车。价格杠杆对交通问题不会从根本上起作用,反而是变相掏百姓钱包。

      本报北京12月16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