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内地保姆赴港限制明年有望松动(组图)

发布时间:2018-07-11 17:22编辑:采集侠阅读(

    保姆学会了切花刀的技能

    保姆学会了切花刀的技能


    “月嫂”正在用婴儿模型培训抱婴儿的正确方法

    “月嫂”正在用婴儿模型培训抱婴儿的正确方法


      文/羊城晚报记者陈骁鹏李天军图/羊城晚报记者王磊

      香港多“菲佣”是出了名的。香港人力代理总会会长刘简垣透露,香港目前有28万外籍家庭佣工,但预计每年有10万人的需求缺口。未来五年内,香港对家庭保姆的需求缺口将达到55万人左右。

      随着印尼、菲律宾等地“佣工”输出逐渐减少,内地这座更庞大的家庭保姆“供应库”,吸引了香港家政业越来越热切的目光。

      12月15日,在深圳市家庭服务行业协会和香港人力代理总会牵头下,深港两地近百家家政企业携手成立“深港家政筹委会”。据悉,两地家政行业正在开展“两地保姆双向交流”合作。未来香港方面有望持“放开”政策,大量引入内地“佣工”,以填补“外籍家庭佣工”的巨大缺口。深圳方面则希望吸引香港资金和管理体系,开办专门面向香港人的家政服务和培训机构。

      不过按照目前香港的法律规定,香港家政助理“劳务签证”仍未向内地人员开放,这是目前制约“内佣”进入香港工作的最大障碍。

      香港家政业热盼的“内地保姆”,何时才能名正言顺赴港上岗?

      未来五年缺口55万

      香港热盼内地保姆

      15日,在香港人力代理总会带领下,香港27家海外雇佣企业代表共35人,首次对深圳家政行业进行了考察。羊城晚报记者随同采访了解到,香港业界对内地保姆既陌生又怀有强烈兴趣。

      设在中环的奇峰公司在香港经营30多年,每个月介绍佣工业务量达上百宗。老板何韵诗发现,近年来随着印尼、菲律宾等地区“佣工”输出的减少,以及原有“外佣”年龄老化,手上的“佣工”已满足不了日益增多的雇主需求,不得不到处寻找新“货源”。

      何韵诗告诉记者,“内佣”到香港去其实很有竞争力。其吸引港人之处并非因为价格便宜。按照香港法例,3580港元/月是最低标准,如果政策松动允许“内佣”进入香港,按照香港法律,“内佣”的工资标准也一定不低于每月3580港元。何韵诗一语中的地说:“相比于‘菲佣’,内地保姆在语言、文化习惯、饮食等方面,与港人更接近,相处起来就更容易。”

      据香港人力代理总会统计,目前香港有28万外籍家庭佣工,其中近一半来自印尼,占第一位。其他来源地按数量排位,分别是菲律宾、泰国、越南、尼泊尔、印度、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

      香港人力代理总会刘振辉说,香港目前每年约有10万佣工的需求,未来五年内需求缺口将达到55万人左右。

      内地月嫂赴港受限

      虽然麻烦仍受青睐

      张阿姨是深圳市中家家政服务公司一名老保姆,特别擅长“月子”服务。今年初,经公司特别培训和推荐,她成了赴港打工的“内佣”,每月数次往返深港两地。

      张阿姨告诉记者,由于没有香港政府发出的“劳务签证”,她只能持老家广西的港澳台旅游签证,每次去香港,最多只能“打工”两周就回内地,用两三天时间再办旅游签证,然后再从深圳赴港。“这样算下来一个月大概可以在香港工作十多天。”

      虽然来回折腾有点辛苦,但张阿姨认为“还是值得的”。作为一名“老月嫂”,按香港的标准,她每天工钱是300元,去一次香港,大概能赚到三四千元。

      “类似张阿姨这样每月来往深港两地的‘月嫂’,我们公司目前有一百多个。”深圳市中家家政集团董事长朱凤莲告诉记者,香港家庭对有经验的内地“月嫂”需求特别旺盛,但在政策限制下,赴港当“月嫂”很麻烦,对于每个香港雇主,他们公司一般都固定配备三个“月嫂”。以张阿姨为例,她回到内地的间隙,公司就安排另一个“月嫂”前去补缺,3个“月嫂”轮流上岗。

      朱凤莲说,到香港去做保姆,是很多内地保姆心中的梦想。“她们在深圳拿两三千元,到了那边工钱增加了一半,谁不想去?”

      多次商议是否开限

      业界预计明年松动

      “一直以来,按照香港入境处的指引,澳门、台湾、越南、柬埔寨、内地等五个地区的佣工,是不能进入香港市场的。”香港人力代理总会的罗美燕向记者分析,香港的很多中产阶级都有雇佣家政佣工的需要,正因如此,香港海外雇佣行业已有40年历史,主要是为港人聘请外佣提供服务。1997年香港回归以后,内地与香港的民间组织就一直在争取,希望内地保姆可以进入香港。但由于政策环境制约,此事一直拖延。2003年,CEPA(《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签署及“自由行”实施后,内地与香港交往频繁,香港对内地保姆更具信心。今年以来,就是否放开限制引入内地保姆,港府有关部门多次召开讨论会进行商议。

      罗美燕说,政策层面上的障碍,主要在于香港家庭家政助理的“劳务签证”没有面向内地人员开放,这块暂时还是空白。所以内地保姆只能持旅游签证或商务签证进入香港。前者有时间上的限制,后者则手续复杂。她透露,港府劳工署下周将与香港家政行业机构代表会谈,进一步磋商内地佣工的“劳务签证”问题。“政策很有可能松动,预计明年可以促成此事。”

      “内佣”有否“菲佣”专业?

      内地保姆既有优势也引起港人顾虑,甚至有人担心年轻漂亮的女保姆可能影响雇主家庭夫妻关系

      虽然政策还有待放宽,但热盼与内地同行合作的香港家政业,已经开始评估内地保姆的优劣。

      与外籍佣工相比,内地保姆到香港后,在饮食习惯和生活方式方面能更好更快适应,这是香港家政行业对“内佣”的一致看法。不过,他们也有顾虑。

      据悉,香港海外雇佣企业,每向雇主介绍一个“佣工”,都要收费数几千元,主要负责工人的培训、签证办理、安排到港以及跟踪服务等。

      在高度专业的行业生态下,香港奇峰公司老板何韵诗说,“雇佣企业”更看中佣工的整体服务意识和素质。她坦言,作为香港“雇佣企业”,更担心的是内地保姆的“意识”能否跟上。

      比方说,香港“菲佣”有非常强烈的行业自律意识。她们在雇主家中,“主仆”界线分明,是绝对不会和“主人”同吃的。又比如,“菲佣”拿钱去买菜,肯定不会“打斧头”(揩油)。

      “我们担心‘内地保姆’适应不了香港雇主在这些方面的要求。”多名香港人接受记者采访时,均表达了类似的顾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