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山西破获巡警队长为首涉黑团伙续:以开赌场起家

发布时间:2018-07-11 17:18编辑:采集侠阅读(

      一个以公安局巡警大队大队长为首的黑社会组织,十几年来在山西阳泉市一带经常寻衅滋事、暴力讨债、聚众赌博、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敲诈勒索,无恶不作,检察院的起诉罪名多达20多项。

      今年5月6日,在公安部、山西省的高度重视下,山西省公安厅对以阳泉市城区公安分局原巡警大队大队长关建军为首的黑社会组织展开全面侦查。据新华社电

      “关家”赌场号称“打不掉的赌场”

      据山西省公安厅督察总队总队长刘金祥介绍,从1997年开始,以犯罪嫌疑人关建军、关建民兄弟和许建军为首的赌博团伙,在阳泉市城区开设赌场。他们纠集了一批地痞流氓,为赌场维护秩序,索要赌债。现查明1997年到2002年间,“关家”在阳泉市开设的赌场就有十余家,聚赌人员少则十余人,多则数十人,赌资动辄数百万元。这时“关家”已组成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

      赌博,不仅是该组织赖以发家的手段,也是他们敛财的主要手段。现已查明:2005年以来,关建军委托其舅舅范平海在阳泉市南庄百坊仓库等地开设啤酒机、蛋蛋机赌场,由专人管理,专人放哨、专人专车接送赌徒,月平均非法获利100余万元。由范平海将每日赢利交关建军等人,每年牟取暴利1000多万元,被老百姓称作“官(关)赌”。关建军还让其手下在阳泉市南山等地开设3个大型赌场,这些赌场规模大、历时长,为关家兄弟带来滚滚财源。“关家”赌场在阳泉号称“最安全的赌场”“打不掉的赌场”,近十几年来,这些赌场查了又开,而且越开越大,赌场工作人员全部配备有对讲机,有专门接送车,有保安,有专门放红抽头的人员。

      2002年以后,关建军、关建民等人的资本积累基本完成,遂开设聚友缘娱乐中心、兴隆洗浴中心、花贺天地演艺中心、南苑天露休闲中心等,进行娱乐餐饮经营,利用这些场所,容留卖淫嫖娼、吸食毒品,并继续开设赌场。关建军、关建民是幕后操纵者,素有劣迹的组织成员戴海宝等人成为赌场或娱乐场所的管理者,直接对关氏兄弟负责;组织成员范戈等充当打手,听命关氏兄弟指令。这样就形成了以关氏兄弟为首的“关家”势力。

      发生矿难,诱骗手下为其顶罪

      山西省公安厅纪检书记任鸿太介绍,2004年煤炭市场好转以后,关家兄弟也看上了这块肥肉,开始插手煤炭行业,巧取豪夺、大肆攫取国家资源。

      几年间,他们通过不正常手段霸占了平定县西锁簧煤矿、昔阳县北坪煤业等六七座煤矿的经营权。该组织骨干成员还在阳泉市郊区、平定县、盂县开黑口子,大肆攫取国家资源。关建民等在平定县连庄村私挖滥采煤炭资源,在无任何合法占地、开采审批的情况下,就大肆占地挖煤,时间长达5个月,直到专案组进驻阳泉,环境遭到严重破坏,村民叫苦不迭。

      2005年,关建民雇佣平定县西锁簧村村民投标西锁簧煤矿,以1760万元中标。但事后关建民等向该村支部书记李继先行贿一辆价值18万元的欧蓝德轿车,只交给西锁簧村528万元就获取了煤矿的经营权。开采中,在煤矿附近挖黑口子非法采矿,两个煤矿开采所需的火工品大部分由其手下非法购买,累计非法购买炸药18吨左右,并违规带至井下储存。2008年3月9日,井下非法储存的炸药发生爆炸,致井下6名工人死亡,多人受伤。案发后,关建民以给100万元另加服刑期间每年10万元,诱骗分管技术的樊宝林将安全事故责任全部包揽。最终,没掏一分钱,让樊顶了罪。

      此外,调查中发现,关建民等经营西锁簧煤矿期间,曾发生过3次重大责任事故,致4人死亡,都被瞒报。

      2007年,关建民等人承包了山西昔阳县北坪煤业有限公司后,欲以5亿元价款出卖北坪煤业,法人代表吴岳林不同意。2009年6月17日,关建军以有人举报吴岳林等人吸食毒品为由,带领巡警队协勤人员在无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分别从昔阳县及太原市将吴岳林、张红卫、张秀锦抓获,并通过对涉案人员进行诱供、刑讯逼供,获得吴岳林等人吸食毒品的口供,强制吴岳林等人戒毒。在吴岳林被强制戒毒期间,许建军、关建民完全控制了北坪煤业,将北坪煤业非法倒卖,获利5亿元。

      为私利,三番五次强制他人戒毒

      2008年,关建军的手下王红玉与李某合伙经营煤矿时发生纠纷,在关建军的帮助下,案件被阳泉市城区公安分局立案侦查。关建军还派巡警队协勤追捕李某。李某被提请批准逮捕后,阳泉市检察院两次经市检委会研究决定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批准逮捕。王红玉先后两次组织200余人围堵阳泉市委、市政府大门,闯入市委、市政府大院示威,借此向检察机关施压。后城区检察院作出了批准逮捕的决定,李某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

      阳泉市公安局在接到北坪煤业有限公司吴岳林不服强制戒毒两年的复议申请后,依法撤销了城区分局对吴岳林强制戒毒的决定,变更为社区戒毒。但吴岳林刚被释放还没离开戒毒所,就被早已等候在戒毒所的巡警队协勤又以强制戒毒两年的决定为由再次投入戒毒所。两天后,阳泉市公安局在得知城区分局未执行复议决定的情况后,直接将吴岳林释放,变更为社区戒毒。吴岳林被释放当日,被许建军从戒毒所接到太原市劳教戒毒所继续强制戒毒。两个多月后,在山西省公安厅的干涉下,吴岳林才再一次被释放。

      2007年4月,关建军让残疾人李某垫资100多万元为他修建狗场。建成后,关建军拒绝付款,并要求李某赞助40万元为他另外建造一栋三层楼。李某不敢拒绝,又垫资90万元施工。这200余万元的垫资,关建军不仅分文不付,反而强迫李某向他借高利贷190万元;2009年,关建军再逼着借给他高利贷100万元,月息8万元。当年底,关、李二人算账时,关建军不仅不用支付李的200余万元垫资款,还利滚利计算出李某反欠他490万元。因涉嫌关建军案,目前阳泉市公安局、城区公安分局、平定县公安局的有关负责人正在接受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