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广东纺织专业镇重金属超标严重 多数河流发臭

发布时间:2018-07-11 17:17编辑:采集侠阅读(

      镉超标128倍“牛仔之乡”的污染困局

      吴娓婷

      “牛仔之乡”增城市新塘镇近日受到全国媒体的追逐,原因不是产业,不是时尚的服装,而是污染。

      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增城新塘镇存在严重污染。检测数据显示,新塘的3个底泥样本中重金属铅、铜和镉的含量均超过国家《土壤环境质量标准》,其中一个底泥样本中的镉超标128倍。

      同样被该环保组织写入名单的还有汕头有名的“内衣镇”谷饶。

      根据中国纺织工业协会的统计,我国现有133个“纺织专业集群”。从新塘的样本,人们可以看到一个典型纺织专业镇的形成、变迁,以及多个利益方为各自的生存而展开的博弈。

      除了新塘和谷饶,其余131个“纺织专业集群”极可能存在不同程度的污染。

      村庄变色

      新塘镇西洲村1996年的时候还土地肥沃,果树成林、水陆交通方便,是增城新塘有名的鱼米之乡。

      然而14年后的今天,西洲村几乎看不到农耕景象。取而代之的是工业园、油库、发电厂和污水处理厂。

      现在走在工业园的主干道上,锅炉轰鸣,硫化物气味刺鼻,部分工厂外的沟渠内淤积着蓝黑色的废水。村内仅存两口鱼塘,由于水源污染严重,渔产不丰。记者走访了村内五条主要河流,除了位于工业园旁边一条河水质略好,其余均发黑发臭。其中白江河最为严重,缓缓流动的河水有如墨汁,河岸上是密集的民居。

      夏天,孩子不能在西洲这边的江面游泳,只能撑船到东江对面的东莞水域。村民徐叶权的孙子出生不久就患上严重的呼吸道疾病。

      绿色和平水污染治理主任赵琰说:“新塘牛仔产业最早从大墩村开始,但现在西洲取代大墩,成为污染投诉最多的地方。”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有香港企业到新塘从事牛仔生产,后来产业逐渐扩大。时至今日,新塘已形成完整的牛仔服装产业链,纺纱、染色、织布、整理、印花、制衣、洗漂都能在镇内完成,牛仔服装产业也成为新塘镇经济三大支柱产业之一,贡献其七成的财政收入。全国60%以上的牛仔服装出自这个小镇。

      新塘镇政府网的数据显示,目前新塘有牛仔服装及相关配套企业2600多家,占新塘工业企业的六成。除这2600多家企业外,还有未统计在内的作坊式工厂。

      就污染情况,包括本报在内的媒体,在连日来对新塘的采访中多次约访新塘镇及增城市相关环保部门人士,但均被回绝。

      危险的漂染

      虽然新塘同时拥有制碱厂、造纸厂、油库等重污染行业企业,底泥样本重金属超标也未能锁定源头,但赵琰肯定,“当地的最主要产业纺织业难辞其咎。”

      污染屡治不清,漂洗企业有责任,也有难处。

      创兴集团是新塘镇纺织业第一纳税大户。本报记者在其厂区内看到,污水处理经过栅栏截留较大悬浮物,进入沉砂池、筛网过滤池过滤,再先后流经厌氧池、耗氧池、沉淀池、氧化塘,最后排出。

      创兴日均用水7000吨,按照每吨水的处理费2块钱,每天需为治污支付约1.5万的费用。整个污水处理系统,占地面积70亩。首期除污设备投资200万,此后每年以数十万的费用投入到设备增加和维护当中。

      “除污系统非常昂贵,即使是中型的漂洗企业也难以承受。”广东省服装设计师协会副会长黄益群说。

      对于微利生存的纺织行业来说,漂染这一工序具有“成本大,风险大,回报高”的特点。

      近年来,随着原材料和工艺的改进,漂染行业的销售利润在扩大。但由于设备、工资、原材料等各项成本也跟着上涨,纯利的增加并不多。漂洗企业就像一头笨重的兽类,想要转身,困难重重。

      一家漂洗企业的领班谢师傅形容,工厂内的环境十多年未变,“噪音大、废水多,环境恶劣”。他表示,多数工人因长期接触化学染料而产生瘙痒、脱皮等不适;地板积有污水,夏天穿拖鞋上班的工人会染上脚气病,而体质较弱的员工则患有肺气肿等呼吸道疾病。

      另外,相关环保约束规则在这里也失效。“每逢政府部门突击检查,工厂都用限产或停产来让排污达到目标。而且,工厂总是能知道政府部门什么时候来。”谢师傅说。

      汕头一家内衣厂经理直言:“由于环保指标的硬性规定,漂洗的牌照非常难拿。能做漂洗的老板都在当地有关系。”

      治污乱局

      2006年,政府为治理污染,在当地兴建西洲和新洲两个环保工业园,让一批漂染企业落地,统一处理它们产生的污水。

      “政府兴建环保工业园,集中处理污水,本意是为中小型漂洗企业解决环保资金的压力。”黄益群说。

      但污水处理企业由于追逐利润自身也加入偷排行列,令治污更是一片乱局。

      今年6月底,白江村老石厂路老采石厂2000多平方米的工业垃圾池塌方,数万立方米淤泥有如野马脱缰,冲垮一片平房,击穿一个小区的围墙,50多辆小车被没顶。

      事故起因是工业园污水处理企业广州发展新塘水务有限公司违规外包污泥处理项目,承包者广州致达公司于空地处堆积淤泥,暴雨造成垃圾池坍塌。事发后新塘水务被立案。

      新塘水务2008年由旺隆热点有限公司投资成立,曾被广州一家电视台拍到其对东江直排污水,质疑其污水处理资质。

      污水处理企业新滔水质净化有限公司当时负责清理塌方后蔓延的污泥,但也被两家媒体尾随发现其将污泥排入河涌。

      当地村民称,他们有新滔公司偷排的证据。某日凌晨三点,徐叶权租船出东江水面,借助微弱的灯光,亲见新滔将漆黑污水直接排入东江。

      工商资料显示,新滔公司由一家叫西洲实业香港有限公司的外资企业100%投资成立,注册资本2800万港元。

      有村民带记者来到位于西洲村与东洲村之间的东平河,该河上游集中了漂洗企业。这个距离广州市自来水公司西洲水厂取水点约200米的地方,河水漆黑。该村民说:“广州的市民也会受新塘水质污染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