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北京市民晚高峰体验五条地铁新线

发布时间:2018-07-11 15:35编辑:采集侠阅读(

    昨天下午,在从房山线大葆台车站始发的首列列车上,一位84岁的老人望着窗外正在修建的CSD中央休闲购物区露出笑容。老人在家人的陪同下坐轮椅在第一时间感受地铁带来的便捷。

      昨天下午,在从房山线大葆台车站始发的首列列车上,一位84岁的老人望着窗外正在修建的CSD中央休闲购物区露出笑容。老人在家人的陪同下坐轮椅在第一时间感受地铁带来的便捷。


    昨天傍晚,亦庄线迎来运营后的首个晚高峰。地铁运营部门加派了文明引导员协助工作人员疏导站台乘客。

      昨天傍晚,亦庄线迎来运营后的首个晚高峰。地铁运营部门加派了文明引导员协助工作人员疏导站台乘客。


      昨日晚高峰,地铁房山线、亦庄线、15号线首开段、昌平线、大兴线5条新线迎来“首考”。从晚17时至19时30分,“尝鲜”者、下班人同时搭乘,各线虽客流上扬,却平稳过关。

      亦庄线

      下班白领“尝鲜”新地铁

      “通了吗?”“通了!”虽然比起其他既有线路客流量明显不高,但昨天下午6时左右,地铁亦庄线也迎来开通首日的一次客流小高峰,不少在城里上班的小白领纷纷踩着下班的点坐上了亦庄线。

      昨天下午17点30分左右,在地铁亦庄线旧宫站,陈大妈背着风站在地铁站外,一边搓着冻红的手指,一边不时向里张望。突然,老伴儿欣喜地探出头向她挥挥手:“通了!快给儿子打电话!”记者这才明白,老两口是专程来地铁站给儿子踩点的。“之前就听说亦庄线今天通,来看一眼放心。”陈大妈告诉记者,她儿子在东直门上班,平时都是坐段地铁再倒公交车,赶上堵车有时快俩小时才能到家。“通了可方便多了,回家至少能省一半时间。”

      “嘿,晚高峰还有座儿呢!”坐在列车里,乘客高女士的兴奋劲儿全写脸上了:“宋家庄到灵秀山庄就524路一趟车,每天早晚高峰都暴挤。听说亦庄线走完全程只要37分钟,这下可把我给解放了。”

      除了下班回家的小白领们,亦庄线的首批乘客里也不乏一些专程来过瘾的老年人。其中,一位老大爷还特意带了数码相机:“之前就看报上说亦庄线是咱国家自己研发的控制信号,今天第一天开通,怎么也得拍几张照片留念。”

      房山线

      乘客提议为临1路设专道

      17时20分下课,17时30分乘房山线,18时20分坐临1路,19时走进大兴线,这是北京工商大学大三学生小郭昨晚的行程表。

      昨天是房山线开通第一天,为了体验一把坐地铁进城的感觉,小郭下课后饭也没吃就拉了同学冲进学校门口的房山线,然后随列车一路坐到大葆台站。

      到底怎么换乘呢?他在出站口四处张望。一旁的乘务员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困惑,热情及时地上前引导:“去新宫的吧?走这边!”

      昨天17时到18时,大葆台站秩序井然,在2000多平方米的大厅内,20多位工作人员正有条不紊地引导乘客出行,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指引乘客换乘临1路。

      因为9号线尚未开通,房山线成了目前唯一未能与其他地铁接驳的线路,为了方便市民入城,市交通委特开一批临1路,配备121部大通道车,从大葆台站直达地铁大兴线新宫站。乘客持IC卡出入两个地铁站不用再次购票,但须走专用通道,刷专用闸机。不过美中不足的是,这种换乘专用闸机只能刷IC卡,如果购买单程票的乘客则不享受优惠,只能在大兴线新宫站再次买票。

      由于临1路站台是露天形式,小郭和其他30多位乘客迎着寒风等车。约10分钟后,18米长的大通道车亮着灯开来。据工作人员介绍,这路车大概每10分钟一辆,行程约15公里,中途不停站。它从葆台路向东,至丰葆路向北,至南四环路向东,至马家堡西路向南,返回绕公益东桥调头,直达大兴线新宫站。

      好在路上不堵,不到半个小时,车上30多人顺利来到大兴线新宫站。在车上,也有乘客担心,沿途道路情况较复杂,公交车与社会车辆混行,难免会出现拥堵的状况,“要是能开条公交专用道,那就更有保障了”。

      大兴线

      “无缝换乘”不显晚高峰

      昨天下午14时大兴线刚一开门迎客,迫切“尝鲜”的乘客蜂拥而进,短短半个小时,进站乘客已达5169人。

      虽然这里是大兴线与4号线的“接驳换乘点”,但京港地铁采取的大、小交路交替发车的方式,乘客“无缝换乘”,使新宫站站台过了开站热乎劲,就“清闲”下来。

      所谓大交路,即四号线直达大兴的列车,小交路则是四号线至新宫站,对开列车中每两列中就有一列直达大兴的大交路列车。京港地铁有关负责人介绍,大兴线预计的日客流为20万人次,而四号线的日客流则达到75万人次,如果每趟列车都直通大兴,过了新宫站很多车就会空驶,同时,也会拉长列车运行时间延长乘客等待时间。大小交路交替运行则解决了这一切。

      如果是乘坐大交路列车去大兴,乘坐四号线的乘客无需下车就可“换乘”大兴线,乘坐小交路列车的乘客,新宫站为终点,乘客下车走到站台另一边即可换乘。而大兴进城的列车均为大交路,无需换乘。大交路列车五分钟一列,小交路列车两分半一列,乘客在新宫站换乘等待时间最多两分半。

      15时一过,新宫站人流增加,平均每10分钟能增加50人次。17时、18时达到高峰,由四号线开来大兴的列车上满载运行。

      “我今天特地来体验新地铁。”准备登上接驳公交车的老张说,这是一位总在南城拉活的的哥,“扔了半天‘份子’钱”的精明的哥当然不会只为“图新鲜”,他是来侦察地铁开通后哪里好拉活。“以前这地铁周边都没活,今后我就跟这儿转,方圆一、两公里内的活,咱就干不完。”老张边说边笑。

      截至18时,大兴线进、出站客流已达3.8万人次,进、出站量最高为黄村西大街站、清源路站、枣园站。

      15号线首开段

      望京西站晚高峰列车“走单边”

      17时许,13号线望京西站出站天桥上,进出站的乘客步履匆匆,毫不停留。与之平行的换乘15号线首开段的天桥上,乘客悠哉得多,一位摄影发烧友支起三脚架,捕捉着新线内的风景。

      “这才叫晚高峰呢。”沿着宽敞的换乘通道走到出入口,市民张女士望着连接地下站厅的楼梯,开玩笑地对同伴说,“楼梯上、扶梯上都是人,看来体验新线的人可不少。”

      楼梯下,第一天上岗的安全引导员赵文荣指挥着来往人群,不停地重复着:“换乘13号线的乘客请按顺序上楼梯,不要拥挤。”从昨日下午13时起,他就提前到这里备岗,但4个小时里他还没机会将望京西站逛个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