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昆明一家制药厂爆炸 火封逃生通道至少4人跳楼

发布时间:2018-07-11 15:34编辑:采集侠阅读(

    另有两人悬于3楼窗口,相继跳下

    另有两人悬于3楼窗口,相继跳下


    救援工作紧急展开 首席记者杨赋/摄

    救援工作紧急展开 首席记者杨赋/摄


    两人从3楼窗户跳出,借助连接另一栋房屋的钢管逃离火场

    两人从3楼窗户跳出,借助连接另一栋房屋的钢管逃离火场


      昨天上午9点50分左右,昆明全新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包装员杨女士正在4楼出口附近给药品贴标签。突然,从车间深处传来“轰”的一声巨响。顿时,她看到房顶上的吊件、粉刷物纷纷掉下。起初她以为是地震了,但紧接着,她看到浓烟和火苗从车间深处不断冒出来,才意识到是车间发生了爆炸……

      逃生之痛

      逃生通道被大火包围

      被困员工陆续跳楼

      车间里顿时乱作一团,杨女士临走时拉下了附近的电闸。之后,她和其他6位同事拔腿就往楼下跑。下楼梯时,杨女士慌乱中不小心把脚给崴了。

      在采访中有多人反映,爆炸发生后,由于大火封锁了逃生通道,一些工人被迫跳楼逃生。根据在现场和医院了解到的情况,在此次事故中,至少有4人跳楼。

      住在制药公司对面住宅楼7楼的何先生描述,当时他正在上厕所,“轰”的一声巨响过后,他屋内的门都震动起来。跑到阳台上一看,制药厂4楼车间先是冒起了浓烟,接着起火,火势非常大。有两个小伙子趴在4楼窗台上一直求救,一分多钟后,两个人就坠下来了。

      与制药公司仅一墙之隔的官渡二中保卫科田科长称,事发后,多名学生和老师都看到,车间4楼有好几个工人站在窗口,由于难以忍受大火和浓烟,4名工人从4楼坠下。

      附近居民施先生说,爆炸发生5分钟后,他站在楼顶看见,火苗和浓烟不断蹿出4楼车间窗外,火苗至少有5米高。大约8分钟后,车间里的喷淋系统才开始喷水,但为时已晚。住在附近的另一名目击者说:“爆炸时,家里的凳子都被震了起来,后来就看到制药公司里有人往外跑,哭的哭,喊的喊。有一个从里面跑出来的人,头发烧焦了,衣服也破了,脸全部都是黑的,根本就认不出相貌了。一男子从4楼跳下后,手和腿都断了。他的老婆也在厂里上班,一直抱着他哭。”

      跳天台保住性命

      员工惊魂未定短暂“失忆”

      伤者韩中荣的大嫂李女士说,昨早8点他们就开始工作了。当时她也在4楼,但离爆炸点有10米远。由于离安全通道最近,她第一个冲下楼,所幸毫发无伤,而离爆炸点稍近的韩中荣不幸烧伤严重。“当时4楼大概有11个人。”

      当时同在4楼车间的贺女士说,听到剧烈的爆炸声响后,整栋楼震动得厉害。她起初以为是地震了,赶紧躲到桌子下面。随后反应过来是爆炸后,也因离安全通道很近,她跟着大家往楼下跑,丝毫未受伤。但同在4楼的小妹夫邓云升被烧伤了。“后面都不知道他们怎么下来的,我怎么来医院的都不知道……”贺女士被当时的恐怖场面吓蒙了,甚至称连自己名字都想不起来了。

      在延安医院接受救治的伤者中,45岁的张正莲算是受伤较轻的,只是手上受了点轻伤。爆炸发生后,张正莲所在4楼车间的3名工人都由窗户跳到了距离窗台约2米高的天台上得以逃生。

      回想起从窗台跳下的那一瞬间,张正莲很是后怕。她说,她所在的车间是制药厂的包装车间,工作间平时都是封闭式作业,门和窗户都是关着的。当时车间外突然一声巨响,整栋楼剧烈震动,黑色烟雾迅速弥漫。车间里的3人迅速双手抱头。车间组长张顺美用手击碎了窗玻璃,第一个从窗台翻了出去。张正莲也赶紧跟上。距离4楼约两米的地方有一个天台,车间里的3人跳到天台后,通过天台从另外一栋楼逃了出来。“我下来一看,4楼车间全被黑烟笼罩着,大火也烧了起来,才反应过来是发生了爆炸。”

      而相比张正莲,张顺美的伤势要重得多。她跳出来后才发现自己的手已被玻璃严重划伤。

      爆炸发生时,来自禄劝的37岁的张杭光正在4楼片剂车间作业,当时爆炸产生的强烈气浪将他所在的工作间玻璃窗全部震裂。由于他所在的工作间外并没有天台,为了逃生,他直接从4楼跳下1楼。

      据延安医院骨科主任熊医生介绍,张杭光伤势较为严重,脊柱骨折、左手肘关节开放性骨折、左脚脚背被划伤、左脚腓骨粉碎性骨折。目前他已接受手术治疗,但还未脱离生命危险。

      寻亲之苦

      家属个个面色紧张

      “先别把这个消息告诉老人”

      “不能把这个消息告诉老人,现在情况不清楚。也先不要和他这边的亲戚说这件事。” “出了事,你要勇于面对现实,至少你还有儿子。”……在制药厂附近的金宅小区7栋楼下,几名妇女正不断地安慰何女士,她表情紧张,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何女士的爱人章文斌就在出事的车间工作。得知车间发生爆炸后,她立刻赶到了事故现场。此时车间4楼外墙被烧得一片漆黑,不断有急救车进出。何女士给丈夫打电话,却一直无法接通,这让她不禁担心起来。

      由于车间已被警方封锁,何女士一直没有见到自己的丈夫。此后,她询问了现场的目击者,得知事发前她的丈夫就在4楼,之后似乎没人见到他下楼。“他本来不在4楼工作,可听说出事前他就上了4楼,也没人见到他跑出来。”何女士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记者向在医院采访的同事询问伤员中有没有章文斌这个人,同事回复,由于忙于抢救伤员,伤员的具体姓名还没有落实。听到这样的消息,在场人员纷纷安慰她说:“送到医院里的伤员身份也没落实,你先不要急啊!”但直到昨天下午本报记者从医院回来,均没有听说过一个叫章文斌的伤者。

      在现场,寻亲的队伍越来越壮大,他们个个面色紧张。一有新的消息出来,大家就迎上去打探。见到大门外的亲属面色紧张,就有工作人员询问他们的亲属叫什么名字。 <

      爆炸之扰

      附近两所学校

      3000师生安全撤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