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南方科大未拿到招生批文 校长称将自授博士学位

发布时间:2018-07-11 17:05编辑:采集侠阅读(

    朱清时在招生咨询会上

    朱清时在招生咨询会上


    朱清时接受本报记者(右)专访

    朱清时接受本报记者(右)专访


      华西都市报特派记者阮长安深圳摄影报道

      教授有了,校园有了,却没有学生,筹办3年之久的南方科技大学,至今没拿到教育部的招生许可证。有感于“改革不能光靠等批复”,近日,南科大高调宣布,要自主从高二招收学生组建教改实验班、自授南科大学位……昨天上午,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接受了华西都市报记者专访,这位四川老乡讲述了南科大“去行政化、自主招生、自授学位”的台前幕后。

      启动改革

      不能只靠等批复自己先行先试

      华西都市报:南方科技大学为何选择自主招生?

      朱清时:中国教育发展中长期规划中,很清楚地写着要“建立现代大学制度,落实大学的办学自主权”,珠江三角洲是国家教育改革的试点地区,深圳又是珠江三角洲教改的先锋。南科大是深圳市举全市之力建的,所以南科大更理应是教育改革的尖兵。改革赋予我们自身先行先试的权利,但没有解释要先行先试什么,需要我们自己去判断,我们就来先行先试“自主招生、自授学位”。

      华西都市报:为何没有等教育部审批后再招生?

      朱清时:先行先试就是如果不行,回头来再重干,责任是自己的。如果(自主招生、自授学位)要教育部批准,批一下如果试验不成,教育部的责任就大了,所以先行先试就是你要有勇气走,看准对国家、对教改有好处,就走出去试。如果看准了这次改革于国于民都是好事,只要有人来勇敢地承担责任,就能走出这一步。

      华西都市报:是什么促使你决定要先行先试?

      朱清时:我来深圳一年多,多次参观深圳改革开放

      三十年展览,受益颇多。深圳机场建了好多年,直到第一架飞机要启航了,机场建设才获批;深圳地铁也是这样,建了很久才获批。改革开放的经验告诉我们,要改革就不能只靠等批复。要改革的话,就意味着你做的事和既有规则不吻合,如果要等上级批复,就等于是要上级为你承担责任,所以如果要他批准的话,(上级)压力比我们大得多。

      华西都市报:南科大为何没有采用“联办”等折中模式招生呢?

      朱清时:到9月29日,教育部开会批准南科大筹建。我们当时就想,能不能早点招生,尽量赶在10月、11月招生,但后来才发现,南科大暂时还没有招生资格。经过多方努力,有关部门表态,允许我们跟中国科技大学联合招生,但有一个非常苛刻的条件,就是招的学生必须是中科大的学籍。这么一来,南科大的改革试点就变成了中科大在深圳的教学点,相当于一个培训机构,就失去改革的意义了。

      要是没有经过批准招生,就得不到教育部的学位,所以我们决定自主招生,自授学位。

      自主招生

      一路遇到黄灯还要自授博士学位

      华西都市报:听说您现在压力很大?

      朱清时:是,压力很大。虽然上上下下对南科大评价很高,但我们至今还没拿到招生批文。没人批准你(自主招生),批准了就是绿灯;没有人制止你,制止你就是红灯。南科大自主招生走到现在,没有管理部门出来说是对还是错。也就是说,南科大(自主招生)遇到的都是黄灯,没有亮红灯叫停,也没有亮绿灯放行。

      华西都市报:下一步我们还会同时等着教育部的招生资格批复吗?

      朱清时:教育部的批复我们很欢迎,但即使(教育部)批准了,我们的自授学位还是要走下去。因为(教育部)批准的是本科招生权,他不可能一下子批给你硕士点、博士点。南科大要“一步到位地建设一流研究型大学”,这决定了我们没有时间一个个

      地申请硕士点、博士点,所以我们还要自授博士学位。因为学校定位是一流的研究性大学,我们就必须要招一流的教授。前提就是要能够招到研究生、博士生,要不然他们的研究工作就要中断。

      华西都市报:在决定自主招生过程中,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朱清时:最大的困难就是下定决心走出今天这一步,因为(做出)这个决定确实很难,要得到政府、民众的理解。像昨天(18号)招生咨询会,如果冷清清的没有人来,我们就失败了,昨天很火爆,这么多人来,实际上是用他们的行动来投票支持南科大,支持这个改革。

      自授学位

      并非“山寨”文凭关键在社会认可

      华西都市报:有人说,自授文凭等于是文凭“山寨化”,您怎么看?

      朱清时:在国外,有好些学校是不发文凭、没有学位的,就是培养学生的能力。比如巴黎高等师范学校,不发文凭、没有学位,但人家是国际一流的大学,法国人也习惯了最高水平的学校是不发文凭、没有学位的,整个法国社会都很认同巴黎高师的学历。只要我们的教学水平高,得到社会的认可,就会慢慢认同学校自授的文凭。

      华西都市报:目前很多单位招人都要看学历,看是不是211高校毕业的。南科大自授文凭会不会被接受?

      朱清时:国家学位就像是铁饭碗,只要考进大学就保证有毕业证书。目前,各个学校都拼命去公关,争取授权,而不是拼命去提高教学科研水平,所以本末倒置了。要恢复中国大学的活力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打破铁饭碗,让大家自己授学位,不是靠政府来盖章保证,而是看能不能得到社会认可。

      华西都市报:高校如何做才能让社会对自己学生接受度高?

      朱清时:只有靠努力把水平提高,这时就绝不会有哪个校长没有条件也想去扩招,那样就会降低教学质量,得到社会的认可就小了。我们走这一步,其实就是要打破铁饭碗,用自己的努力和成绩得到社会认可。起初,会有很多学校很担心害怕,我想不会超过30年,中国高校自授学位这件事大家都会习惯,社会的接受度也会提高的。好好地把教学质量提高,这样学校才能够生存,我们的教育才有希望。

      去行政化

      理事会决策董事会执行

      华西都市报:南科大一直倡导大学要去行政化,你们具体是怎么做的?

      朱清时:我们主要从纵向和横向来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