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四川渠县残疾人自强队曾获县工商联高调评价

发布时间:2018-07-11 17:00编辑:采集侠阅读(

    曾令全夫妇(前排中)和部分智障者的合影(资料照片)

    曾令全夫妇(前排中)和部分智障者的合影(资料照片)


    曾家院墙外悬挂的标语 本报记者 李勇钢摄

    曾家院墙外悬挂的标语 本报记者 李勇钢摄


      12月中旬,新疆智障工人遭遇“包身工”式非人待遇的事件被曝光。之后,这些智障工人的输送方——四川省渠县残疾人自强队负责人曾令全被当地警方刑拘。曾令全何许人也,“残疾人自强队”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日前,《华商报》记者赴渠县调查发现,这个所谓的残疾人自强队曾得到当地有关部门的高调评价。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托克逊县库米什镇佳尔思绿色建材化工厂虐待智障工人的消息传出后,智障者的输出方——四川省渠县残疾人自强队引起全国高度关注,其负责人曾令全也因此浮出水面。

      尽管当地官方一再声称“渠县残疾人自强队”纯属曾令全个人行为,属于非法组织,但本报调查发现,种种迹象和一些尚未被完全“抹掉”的证据说明,“渠县残疾人自强队”不是曾令全一个农民所能掌控的。

      从被当地官方和民间一致推举的“善人”,到如今法铐在身的“罪人”,农民曾令全的身上充满着太多复杂和待解的谜团。

      养猪赚取第一桶金

      总人口超过150万、县城人口超过20万的渠县是四川省人口密度最大的县城之一。渠江镇是渠县县城行政中心所在地,今年46岁的曾令全是渠江镇幸福坝村的一个农民。他的父亲曾永明曾经是一名教师,略懂医术,曾还有一个弟弟叫曾国华,也是当地农民。

      曾令全的邻居王师傅说,高中毕业的曾令全30岁以前和当地大多数普通农民一样,靠种水稻和蔬菜为生。结婚前几年,看到村里人纷纷外出打工,精明能干的媳妇李素琼就约曾令全一起外出,但曾说,给别人打工没前途,要干就自己干。

      曾国华说,哥哥在结婚后不久和嫂子去了南方,先是在建筑工地上包揽零敲碎打的小工程,后来自己接一些活干,但因为底子薄,没本钱接更大的活,所以闯荡3年多后,夫妇俩又回到了幸福坝村。

      虽然没赚到多少钱,但外面的世界让曾令全大开眼界。回到渠县后,曾令全开始四处寻找商机。1992年春节,曾令全决定在村里办个养猪场。李素琼很支持丈夫的想法,因为渠县是四川省人口第一大县,也是川东商贸最繁华的县城,而川东人喜欢喝酒,逢酒必有肉,这个生意有搞头(前途)。

      对自家院舍的一番简单改造后,曾令全在自家房子背后的田里搞了一个小规模养猪场——水圈养猪。

      上世纪90年代初的四川,除国营养猪场外,农村的养猪场很少有形成规模的,一般农家养猪最多也就两三头,主要是年关时屠宰,自家吃一部分,剩下的才拿到市场上交易。而曾令全养的猪只要上膘随时可以屠宰,也送到县城的肉铺里卖。

      据曾家的人回忆,曾令全第一年养猪很成功,赚了一笔钱。年夜饭酒席上,喝得满脸涨红、眼光迷离的曾令全对家人说,来年要扩大养猪规模,争取做渠县的“养猪状元”。

      收留智障人当“猪倌”

      1993年是改变曾令全命运的一年。这年正月的一天早晨,去县城买东西的曾令全在农贸市场附近遇见了一个蓬头垢面、在垃圾堆里找东西吃的流浪男子。他灵机一动,便问流浪汉:“愿不愿意跟我回去养猪?给你管吃管住!”饥寒交迫的流浪汉说“要得”,便跟着曾令全来到了幸福坝。

      曾国华和父亲曾永明至今记得那个叫“李兵”的流浪汉来到曾家时的情景:头发和胡子粘在一起,脸色和眼睛一样黑,只有说话时才露出一口白生生的牙齿。

      曾令全给李兵洗了个澡,用剪刀给他剪了头发和胡子,并拿出自己的衣服给李兵穿。之后,便给李兵交代了他的“工作”,当“猪倌”。

      村人听说曾家收留了一个流浪汉,便去看稀罕,但已经改头换面的李兵身上早已没了流浪的痕迹,只是比较木讷,行动有点不利索。

      善良的川东人对曾令全跷起大拇指——这小伙好样的!被众人夸奖的曾令全笑了,但笑得很复杂。这一幕恰好被当年的一个村干部看见了,于是问曾令全,不会是你找的“长工”吧!曾令全说,我是暂时收留他,他啥时候想走都可以。

      在幸福坝村人的记忆里,李兵很少和村里人接触,基本上是全天候呆在养猪场里,至于后来的去向,村里人听说李兵后来自己离开了,曾令全说他还给了李兵一笔工钱。曾国华和曾永明也称李兵是自己走了,这还是事后好久不见李兵,他们问及时曾令全说的。

      从李兵身上,曾令全意识到了一些东西,于是,他开始留意渠县和周边的农贸市场,那里流浪汉多。大约1995到1996年之间,身材瘦小、行动迟缓的李小平也被曾令全带回,帮忙在养猪场干活。随后还有一个大脑受过刺激、名叫朱国庆的流浪汉也被曾令全接到家里。

      据幸福坝村村民曾建设回忆,从1996年开始,养猪场的具体劳作中,曾令全和家人基本上不再亲自动手了,三个流浪汉会按曾令全的要求,把活干得井井有条。李素琼每天要做的,就是为三个流浪汉做饭、缝洗衣服。

      训练流浪汉搞劳务输出

      曾令全收养三个流浪汉的故事在渠县传开后,许多人都对他竖起大拇指,认为这是难能可贵的善举。在渠县的一些农贸市场,有市民在购买猪肉时会问,你这个猪是不是幸福坝曾家养的?如果是的话就多买几斤。

      1997年,当地有媒体闻讯后专门到渠县采访,并形成文字《一个“猪倌”和三个乞丐的故事》。由于广受社会关注,那年年底,曾令全还获得了渠县民政部门给予的15000元“爱心款”。

      细心的村民还发现,曾令全去麻将馆的时候也多了。每次去渠县送完生猪或收完肉款,他都要去茶馆里搓几把。李素琼劝他别耍得太大了,他笑着说,搓麻将是为了经营关系,只有关系到位了,养猪的生意才能做得更大。

      李素琼在今年12月15日被警方带走前曾说,从1993年开始,他们就把一部分收留的残疾人送到各地区打工。她还解释说:“这些人都是经过休养和训练了的,能够从事体力劳动!”

      在邻居们的眼中,曾令全对这些流浪者的训练是“军事化”的,穿着旧式绿军装,一律短发,每天早上5点起床跑操,半小时后做俯卧撑,然后就是锻炼提重物。曾国华也承认哥哥对这些流浪汉有自己的一套训练方法,且都是亲自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