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原广东官员遭错押590天续:疑当时曾有人作假证

发布时间:2018-07-11 16:58编辑:采集侠阅读(

    2002年10月18日,广东省体育彩票中心在广州天河体育中心举行幸运七星首发仪式,当时省体彩中心主任麦良在仪式上。CFP图片

      2002年10月18日,广东省体育彩票中心在广州天河体育中心举行幸运七星首发仪式,当时省体彩中心主任麦良在仪式上。CFP图片


      本月9日,广东省体彩中心原主任麦良提起国家赔偿的案件登上了广州所有媒体的重要版面和位置,他接到的慰问短信和电话不下几十个。自2007年3月14日至2010年7月,近三年的时间里,他历经了被捕入狱,发回重审,宣告无罪,官复原职,提起国家索赔的跌宕起伏。现在,他在等待广州中院的裁决,他的诉讼标的是1100万元,包含的是冤狱给他造成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和影响他政治前途的赔偿金,索赔的对象是天河区检察院和法院。

      日前,麦良接受了南方都市报的专访。

      一句道歉就那么难吗

      现在,事情也清楚了,是个错案,为什么不能错了就纠正、就道歉、就赔偿?不小心撞了别人也要说声对不起吧

      南都:听说(12月)7号那天你在庭上的表现很激动,很愤怒?

      麦良:我是很激动,我很气愤,他们这种态度和做法换了是你会怎么样?我当时在庭上提出了很多为什么,都没有得到回答,我至今也搞不明白,我希望他们能够回答。

      我搞不明白为什么一审和重审时,我都反复在提我明明是冤枉的,为什么(有人)作假证也要揪着我不放?为什么办案不讲证据?为什么他们办了错案不敢面对?为什么连一个基本的实事求是的态度都没有……

      我申请国家赔偿可以说是被逼无奈的做法,我也不想这样,但还有更好的办法吗?2009年11月,从判我无罪到今天,我等了一年多的时间,但是直到今天都没有人来找过我,我给了他们一年多的时间,他们办错了案,把我关了五六百天,到后来连一句人性化的关怀和问候的话都没有。走到这一步,也是被逼的,也没有什么办法比按法律程序办更好的了吧。

      中院开庭,天河区检察院都没有出庭,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缺席。既然错了为什么不站出来面对?作为一个维护公平正义的机关,你说谁能够接受?我九泉之下的父亲能接受吗?特别是一审做出这么草率的判决,是很不负责任的。到了现在,事情也清楚了,是个错案,为什么不能错了就纠正、就道歉、就赔偿?不小心撞了别人也要说声对不起吧?我至今还搞不明白,一句道歉就那么难吗?

      为什么两次判决有天壤之别

      不知什么原因办案人员找体彩中心有关人员作的口供与体彩中心的实际不相符,更不可思议的是同样的证据,广州市中院与天河法院两次作出的判决有天壤之别!我至今都不明白

      南都:检察院把你带走好像是2007年3月的事,到2009年11月广州中院判你罪名不成立。这个期间你经历了一审、重审、终审到官复原职,整个过程是不是有点像被抛到谷底又给拉上来了?

      麦良:不堪回首(摇头)。2005年“空打彩票”的事情出来之后,我就被调到社会体育中心了。我被检察院带走是在调过去快两年左右时间。这个讲起来比较漫长,其实这个案子很简单,当时彩票中心拓展部何越健副部长跟网点的张民浩勾结空打彩票。后来调查是他们通过电脑里面改程序来操作的。这个问题,我们也多次跟办案人员讲过,但好像他们一直回避这个问题不去调查,何越健自己承认收了张民浩的好处费,但是他们就是不去追究他。我明明是冤枉的,但是他们却要制造假证据说是我指使的,先是何越健承认犯罪,后来又说在哪里看到我跟张民浩一起吃个夜宵,就觉得我跟张民浩很熟,所以就放(体彩)额度给张民浩,然后又说我给他打了电话,要求他多关照大客户,这个大客户他理解就是暗指张民浩,再后来又说我两次直接打电话指示他给张民浩放额度,反正是有多个不同的版本。不知什么原因办案人员找体彩中心有关人员作的口供与体彩中心的实际不相符,更不可思议的是同样的证据,广州市中院与天河法院两次作出的判决有天壤之别!我至今都不明白。这些在判决书里都能找到。

      南都:空打彩票是怎么发现的?

      麦良:这件事情开始的时候,也就是事发前的时候我还在深圳出差,陪国家体彩中心的领导调研,在会上,深圳市体彩中心提出有台终端机出故障。我当时就打电话给(省体彩)中心的副主任,让她调查了解一下这个问题,我还特别叮嘱注意资金有没有异常情况,要严防我省也出现“空打”彩票,她了解后就打电话回复我说没有发现这种情况。

      但那个调研,我记得好像是(那个)周末回到广州的。我回来后,拓展部负责人打电话说23中心张民浩的网点空打了2000多万元彩票。是何越健自己向中心自首的。可能当时是看到我们到下面去摸情况,他自己可能也觉得藏不住。他交待自己私自给张民浩放了额度,但当时没有交待是违规修改电脑程序发放的,后来调查才发现是他改程序然后把额度不断地改大,用现在话就是通过电脑高科技犯罪的,省体彩中心后来出了一份技术调查分析报告说得很详细。那天接到报告后,我当天就紧急召开会议,了解详细情况,当即就采取了一系列的应急措施。都是按照中国体育彩票事故应急处理的要求来做的。

      南都:当时采取的这些应急措施,你还记得吗?

      麦良:记得。比如对事故网点停机,对何越健(事故责任人)作停职检查,还要求他作深刻检查。当时,我们害怕张民浩跑了,就把他监控起来,先是送检察院的,检察院说这种案子不归他们管,后来我们就把张民浩送到公安机关去了,同时也跟省体育局等上级有关部门及领导报告等等。

      南都:张民浩被你们送到公安机关之后呢?

      麦良:之后,就是2005年8月,省体育局监察室还派了调查小组到单位(省体彩中心)。调查组进驻后,搞了很长时间,我怕再引发其它事故,当时我就向上汇报,希望能够实事求是地调查,并建议移交司法部门调查。当时要我们相信组织,相信领导。反正之后,调查小组又来中心宣布对财务部、技术部及拓展部的负责人作停职检查等等,跟着,2005年11月底,我就被调到社体中心。

      我第一次跟媒体详详细细地说这个过程,我一直不想面对媒体,有很多媒体想采访我,但既然今天你们来了,走到这一步了,我也希望通过你们帮我了解清楚。

      南都:你为什么一直不愿意面对媒体?

      麦良:也不是什么好事情吧。而且,我也不想把这个事弄得太大了,给省里造成不好的影响,还是那句话,不想给单位,也不想给政府添太多麻烦。

      我怀疑有人作假证

      后来在中院开庭时候,公诉人问其他的证人,你现在讲的为什么与当初说的不一致?证人当庭就说当时跟办案人员说了很多但关键问题却没有记录

      南都:当年,你调到社会体育中心之后,你是不是以为这件事情就完了?

      麦良:是的,我以为这件事情就结束了。

      南都:但一年半之后,你又被检方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