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著名作家史铁生突发脑溢血去世器官将捐献

发布时间:2018-07-11 15:31编辑:采集侠阅读(

    史铁生生前照片

    史铁生生前照片


      本报讯(记者赵振宗) 在他眼里,死亡只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今天凌晨3点46分,作家史铁生的“节日”降临。

      今天上午,记者从中国作协和史铁生好友处确认,作家史铁生因突发脑溢血进入宣武医院抢救,之后经抢救无效离开人世,享年59岁。

      不举行遗体告别

      据其生前好友介绍,尽管史铁生常年与病痛相伴,但家人并未料到其会这么突然离世,史铁生太太十分悲痛,整夜未眠。依史铁生生前自己多次重申的意愿,将不举行遗体告别。

      史铁生的夫人告诉亲友及读者:在之后的适当时间,将以适当的形式对他的离开表达追思。

      “铁生昨天下午从医院做完透析回家后,感到头疼、恶心,并呕吐,后一直昏迷,被急救车送往医院。他再也没有醒过来。”北京市作家协会秘书长王升山透露。

      王升山介绍,根据史铁生生前意愿,他的脊椎、大脑将捐给医学研究;他的肝脏将捐给有需要的患者。

      自嘲“职业是生病”

      史铁生1951年出生在北京,21岁时双腿瘫痪,30岁那年患上了严重的肾病,从1998年开始做透析。

      至今,经过1000多次针刺的史铁生,动脉和静脉点已经成了蚯蚓状。史铁生坚强的意志力使他的医生都受到震动,以至于有人宣称:“史铁生之后,谈生是奢侈的,谈死是矫情的。”

      常年与病痛相伴,他曾自嘲地说:“职业是生病,业余写东西。”

      而史铁生这位“业余写作”的残疾人作家却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留下重要的篇章。他的《老屋小记》曾获鲁迅文学奖,《病隙碎笔》获首届“老舍散文奖”一等奖。著名散文《我与地坛》更是感动了无数读者。

      在《我与地坛》中,史铁生这样平淡地看待死亡:“死是一件无论怎样耽搁也不会错过了的事,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

      病因解析

      “在肾病患者的死亡原因中,特别是尿毒症患者,心脏病和脑血管意外事件,可以说排在首位。”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肾内科周福德副主任医师表示,很多肾病患者都是并发心衰或脑出血,最终抢救无效而离世。

      文/记者范维

      史铁生

      今天凌晨,史铁生去世的消息在微博上被众多热爱他的读者关注,网友纷纷转发留言寄托哀思。

      新东方创始人徐小平:我在上大学时,因为热爱他的小说,曾经专门去他家拜访过他。和他聊了很久。史铁生的作品,曾经给我带来很美好难忘的阅读感受。

      青岛专栏作家刘宜庆:地坛不见斯人影,此刻他应在天堂。一路走好!

      网友林草草的海:高中时,《我与地坛》基本上能倒背如流,至今记得第一次读到时的安心感觉。

      网友一朵小僖:《我与地坛》当年让懵懂无知的我感动不已。2010年的最后一天里,您走好,您一路的坚韧勇敢告诉了活着的人应该更加坚定地走下去。

      整理/张婷婷

      史铁生作品档案

      1979年发表第一篇小说《法学教授及其夫人》,以后陆续发表多篇中、短篇小说。

      1996年11月,短篇小说《老屋小记》获得《东海》文学月刊“三十万东海文学巨奖”金奖。

      小说《我的遥远的清平湾》、《奶奶的星星》分获1983、1984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

      另外,他还创作了电影剧本《多梦时节》(与人合作)、《死神与少女》等,《死神与少女》属于一种新的电影类型——诗电影的电影剧本,这为电影类型的发展作出了新的贡献。

      这两部影片都由林洪洞执导,《多梦时节》以其新颖的视角获第九届金鸡奖最佳儿童片奖,广电部1988年优秀影片奖,第三届儿童电影童牛奖艺术追求特别奖,《死神与少女》以其对人生价值的探索于1989年获保加利亚第十三届瓦尔纳国际红十字会与健康电影节荣誉奖。

      作品风格:清新,温馨,富有哲理和幽默感,在表现方法上追求现实主义和象征手法的结合,在真实反映生活的基础上注意吸收现代小说的表现技巧,从成名作《我的遥远的清平湾》到《插队的故事》,作品从内容到形式、技巧都显出异乎寻常的平淡而拙朴,属意蕴深沉的“散文化”作品。

      和其他的小说家不同,他并无对民族、地域的感性生活特征的执著,他把写作当做个人精神历程的叙述和探索。

      经典语录

      1.人所不能者,即是限制,即是残疾。

      2.人,真正的名字是欲望。所以你得知道,消灭恐慌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消灭欲望。可是我还知道,消灭人性最好的办法就是消灭欲望。那么,是消灭欲望的同时也消灭恐慌呢,还是保留欲望的同时也保留人生。

      3.我常以为是丑女造就了美人。我常以为愚氓举出了智者。我常以为是懦夫衬照了英雄。我常以为是众生度化了佛祖。

      4.所谓命运,就是说,这一出“人间戏剧”需要各种各样的角色,你只能是其中之一,不可以随意调换。

      5.只有人才把怎样活着看得比活着本身更要紧﹐只有人在顽固地追问并要求着生存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