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北京限制买车传言致上周机动车净增3万辆

发布时间:2018-07-11 16:43编辑:采集侠阅读(

    瓶颈 谢正军/绘

    瓶颈 谢正军/绘


    北京西二环上的车流(资料片) 新华社发

    北京西二环上的车流(资料片) 新华社发


      “堵”城北京

      到底咋治堵

      新政今日公布 有传闻称将限制买车

      限制买车传言下 市民抢时间购车

      北京机动车

      上周净增3万辆

      上一周,北京净增机动车3万辆,增速是前几个月周增长量的2倍,汽车交易市场和车管所周边成为新堵点。

      记者从北京市交管局了解到,截至19日,全市机动车保有量已达476万余辆。市区内道路交通流量已呈超饱和状态。近期,每到周末不限行时间,道路交通压力不堪重负,平日的高峰时段,持续时间也有所延长。

      近期,由于市民赶在政策出台前购车,加之有传言近期将停止验车,各大机动车交易市场和车管所成为新的交通拥堵点,前天,花乡二手车交易市场周边,全天处于高饱和状态,岳各庄检测场车辆排队也影响到周边交通。

      根据目前增速,北京500万机动车保有量的纪录,有望在春节前提前突破。

      猜想

      摇号限制买车?

      昨日有传闻称,北京自12月23日起将暂停受理新车上牌。对此部分车管所人士表示,并未接到有关暂停上牌的通知,12月23日新车可以正常上牌。

      日前,北京就综合治堵措施向社会公开征集意见。治堵方案细则包括六大措施,其中一条明确指出,“十二五”期间,北京市各级党政机关、全额拨款事业单位不再增加公务用车指标。在此基础上,在一段时期内,合理调控单位和个人年度小客车增长速度。

      征集意见期间,北京将限制机动车上牌的传言便不断,引发车市抢购和排队上牌。昨日有传闻称,北京将从12月23日起暂停对新车的上牌,并将持续至明年3月。记者就此致电位于北京市昌平区的京海车管所,对方称12月23日可以继续上牌,并未接到有关暂停上牌的通知。随后,记者致电其他车管所,传闻均未被证实。

      据首都之窗网站公布的消息显示:北京市政府、北京市交通委将于23日上午举行“北京交通改善措施”新闻发布会,届时,“北京交通改善措施”有望正式发布。

      猜想

      限制汽车上路?

      如果说通过“摇号”来限制买车,是北京治堵的第一步,是为了控制新车主的不断增加,那么“限制汽车上路”就成为针对已经买车的车主开出的药方。此次征求意见稿提出:必要时,实施重点交通拥堵路段高峰时段机动车单双号行驶措施。有法律专家直指,这项措施剥夺了公民的“出行权”,政府一直在享受着汽车产业的丰厚税收,但市民买车时却没有人告诉他,“买了以后你不能开”。

      另外,意见还提出,还可能对外地进京车辆进行限制管理。湖南的王先生对此就提出了自己的质疑:“制止了外地车,可能只占百分之几,不会因为这百分之几减少了就不堵。”

      猜想

      增加上路成本?

      治堵第三轮,如果市民坚持买车、又坚持上路,那该怎么办?可能增加汽车上路成本!一定要上路?好吧,那就让你多付出成本,车速低了,请你交拥堵费;要停车了,请你增加更多的停车费。

      周女士每天往返于工作单位和家中,好几路段都特别堵,她不能理解路本来就不好走了,她还得交钱。“最近传言说有可能增收拥堵费用,这个我觉得特别不理解,因为平时我住的地方和上班的地方有好几个都是拥堵点,我的车速低于多少之后,你要向我本人来收拥堵费。首先我不理解为什么向我收,其次向我收了之后这个道路难道可以不堵了吗?我交了这笔钱之后能起到多大作用,而且将来这笔钱用在什么地方,都是我们这些车主特别关心的问题。”

      有传言称,在今后,三环内的停车费调整后,第一个小时将高达10块钱,对此北京市民贾小姐说:如果能打着车,谁愿意自己开车,又堵、停车位又难找。

      “我觉得如果以后停车费贵成这个样子的话我是承担不起的,停车费上涨是治标不治本的。而且还是有很多人不在乎这点钱。我们普通老百姓开车出去改善一下生活,出去办点事什么的,我不开车出去我怎么出门呢?坐地铁挤死,坐出租车现在出租车也很少、很紧俏,我坐公交也不是哪儿都能到,我还是很不方便。反正现在要不然挤死,要不然贵死。”

      三千意见不具广泛性

      北京此次网上共收到意见建议2929件,信函和传真425件。

      对此,北京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副教授王文章说,通过信函和传真方式收集意见欠缺可操作性。如今网络这么发达,很少有人通过手写书信的方式来提出意见。王文章看来,北京户籍人口一千多万,仅凭3000余人来反映“意见”,不具有广泛性。

      北京交通大学法学教授、交通运输法研究所所长张长青也表示,此次征求意见的方式也不够合理,缺少公开、透明的第三方监督机制。“收集到3000多民意,这对于上千万北京市民太微乎其微。”张长青认为,政府要公布一个政策,应该多次反复、广泛征求民众意见,每一步的修改也要公开,否则政策出台就有失公允。“如果他们按照现在的民意出台政策,太儿戏。”

      意见稿缺细则影响决策

      北京交通大学法学教授、交通运输法研究所所长张长青说,意见稿只是一个框架,民众看到后是一头雾水。如果要真正的征求民意,那么起码要做到内容翔实。“在老百姓不清楚,不理解的情况下,问同意不同意,太不严谨了。”

      王文章也提到,目前“征集意见”中对限行和机动车购买门槛的规定,都是“一笔带过”,没有提及具体的执行时间、范围和措施,“政策出台前就关心这些问题,现在还是看不太明白,这种征集民意的方法有点缺乏诚意。”

      面对这样一份框架性的征求意见稿,公众首先忧虑的是治堵决策的科学性问题。从目前公开的信息看,治堵方案如何形成,具体措施、表述都比较模糊。如果没有科学理念的始终贯穿,没有对治堵举措进行科学的评估、分析与论证等,治堵措施在实践中也必然会碰壁。公众担忧并且后怕的是,不但拥堵没治好,反倒劳民伤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