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深圳市教育局表示支持南科大自主招生

发布时间:2018-07-11 16:42编辑:采集侠阅读(

      朱清时:南科大目前是在过“黄灯”

      作者 梁钟荣

      在发出《致报考南方科大考生、家长的一封信》后,朱清时和南方科大选择了与中国高校体制决裂:正在等待准生证的南方科大要自主招生、自授学位。

      “如果再等三年,改革的势头就没有了,到时情况怎么样也不知道。”12月21日,南方科大校长朱清时对记者坦言,有一段时间十分无助,内心充满煎熬,南方科大的创立对国家、对高等教育改革、对深圳而言都是有意义的事情,“不能只打雷不下雨。”

      在2009年9月经过全球遴选担任南方科大校长1年3个月之后, 64岁的朱清时已不准备再等待。南方科大将自身的改革置身于聚光灯下,也将它的出生证和未来发展的问题,递到了教育主管部门的面前。

      作为南方科大的模板及发展目标,香港科技大学创校校长吴家玮认为,南方科大是中国高等教育改革的试验田,诸多方面可以先行先试。

      更重要的是,更大改革空间的获得,需要教育主管部门的善意及南方科大积极的互动,并呈上完整细致的办校计划。“我一直在说,在中国要搞改革,要在能够改一点国情的前提下不冲击国情,在不冲击国情下与国际接轨。”吴家玮说。

      “黄灯”中的南方科大

      继18日的教改实验班咨询会受到各地上千家长热捧后,南方科大于19日正式对报考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的16名学生进行了复试。

      “第二轮的招生时间表正在拟定中,目前正在委托权威机构出题,大概会在春节后进行招生。”朱清时透露,这16名学生大部分将被南方科大录取,目前已开始通知本人,首批春季开学的学生人数为50人左右。

      在接受记者采访之时,朱清时案头上还摆放着诸多采访邀约。

      朱清时认为南方科大可以作为中国高教改革试验田,“南方科大将来不仅要学术、教学国际一流,并能引领文化潮流,真正让大学成为思想库,推进社会的进步。”

      “他身为中科院院士,早已功成名就,但为南方科大的前行却保持着高调,让南方科大的改革一直置于聚光灯下。”深圳民间高等教育观察组一位人士坦言,聚光灯下的改革虽然很难获得成功,但是却有两重好处,一方面是为改革积聚舆论力量,二是树立品牌,“为未来招到好的生源做好积垫。”

      朱清时承认,改革有时候不得不走中间状态,南方科大目前是在过“黄灯”状态,“没有绿灯、没有红灯,就是中间状态。”

      根据南方科大的规划,第一批学生为50人左右,于2011年春季开班;第二批学生约为150人,于2011年秋季时开班,未来本科生人数将为2000多人。

      问题在于,目前国内招生自主权和学位授予权均在教育部,仍未获准生证的南方科大难以从现行的高中教育体制中获得生源,仅是高二毕业生如何获得文凭即让众多家长踌躇——南方科大招收的大部分学生高二即参加高考。

      朱清时坦言,高中文凭问题确实让其为难,但相信优秀学生可以在高二时即完成课程,并被授予高中文凭;若出现意外情况,深圳市教育局会综合考察之后帮助解决。

      “深圳市教育局将支持南方科大的自主招生。”深圳市教育局副局长范坤对此予以承认。

      如何获得改革空间

      距现有校园一公里,南山区福光村很多待拆民房都已经搬空,大型机械已进驻现场,南方科技大学新校园建设已正式开工,预计校园首期建设在2012年6月30日前竣工。

      范坤表示,深圳市建设南方科大的总投资将达到24.8亿元人民币,南方科大的校园面积将达到198万平方米。南方科大肩扛为中国高等教育改革探路的使命,“深圳将举全市之力予以支持。”

      关于高等教育改革的讨论多年来一直高烧不退,行政主导、学术腐败、扩招后遗症等均为现行高校饱受公众诟病之处,但中国高等教育改革的方向与风险边界一直未厘清。

      “我的基本判断是,教育部不会叫停(南方科大)。”朱清时表示,教育部还是很支持的南方科大的改革,但南方科大的创建及改革没有相应法规可循,“修改法规要很长时间,让教育部批准,那等于让他们做违规的事情。但现在一定要有一个学校,有一批人走出第一步。”

      “如果要政府替你开门,你要帮他想如何开门。”在吴家玮看来,南方科大需要提供一个完整的办学计划,即使计划稍许出格。“让政府和教育部看到你计划的可行性。”

      事实上,虽然包括教育部在内的国家主管机构一直未对南方科大的做法表态,但其间动作却十分值得玩味。

      据了解,10月29日,中组部人才局副局长宋永华访问南科大,并与朱清时进行了会谈; 11月1日,教育部发展规划司、学生司、高校设置处有关负责人到南方科技大学调研;12月16日,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省级政府教育统筹综合改革组组长、教育部原副部长王湛率领调研组,专程到南方科技大学调研教改试点工作。

      吴家玮强调,完整、科学、详细的办学方案至关重要。其举例,香港科大在创立之前有一个数十人的义务顾问团队,大多是全美各地的华人专业人士,“包括要设置什么院系,每一个系分什么专业都写一个模型出来。” 之后,他们把详细方案递交给港英政府。

      “要十分注意与主管部门的沟通。”吴家玮回忆,当时的情景与现在南方科大相似,“但殖民地政府是很僵硬的,很多能够突破的东西,是我们替它想出来的。”

      朱清时承认,南科大的目标符合国家、深圳的利益和教改的要求,但与现有的法规不兼容。“但要等批复了再干,就干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