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广州限行解禁首日多条主干道拥堵(图)

发布时间:2018-07-11 16:41编辑:采集侠阅读(

    昨晚广州大道堵塞严重,行车缓慢。新快报记者 李小萌/摄

    昨晚广州大道堵塞严重,行车缓慢。新快报记者 李小萌/摄


      塞 动弹不得!

      ■新快报记者 牟晓翼 张亮

      单双号限行措施解禁首日,又遇上冬至,一向认为“冬至大过年”的老广提前下班回家,一时间全市道路交通拥堵不堪。早高峰时,“首遭其害”的当属环市路和天河路。下午5时,晚高峰提前一个小时杀到,天河路、黄埔大道告急,内环路放射线也受到影响开始排队;环市路自区庄立交向两侧延伸车龙……其余主干道如广园快速路、广州大道、东风路、天河北路、中山大道、中山路均出现交通拥堵现象。

      不知解禁 早高峰推迟两个钟

      昨日上午8时10分许,记者在东风路看到,车流比较顺畅,车速可达40公里以上,明显好于限行前,而平行的中山一路交通也比较顺畅。但天河区周边的几条主干道则出现行车缓慢和短暂拥堵现象,其中广州大道在中山一立交和广州大桥都出现车龙,要等两个红绿灯位才能通过,而内环路、环市路和天河路也在上午8时30分至9时之间出现行车缓慢情况,十字路口不同程度出现堵车现象。

      这种情形和11月30日亚运单双号限行第一阶段结束后首日非常相似。当时,不少车主不知限行已结束,得知消息后才匆匆驾车上路。昨日,车主张先生告诉新快报记者,他们单位有不少车主直到前一日还不知限行即将解禁。

      所以上午10时左右,早高峰才真正杀到,一时间全市多条主干道均出现不同程度塞车现象。较为严重的当属环市路和天河路,其中天河路西往东方向的交通拥堵,一直持续到下午3时才有所缓解。

      拥堵不堪 城区多条主干道告急

      昨日是冬至,记者下午4时驱车巡城,一路拥堵异常。

      本应在下午5时才出现的晚高峰,竟提前一个小时杀到:天河路西往东方向出现塞车,刚刚缓解一个小时就又再次拥堵,车龙从天府路路口绵延至天河城门前;黄埔大道双向包括隧道在内全部告急,内环路放射线也受到影响开始排队;环市路自区庄立交向两侧延伸车龙,最远处直到火车站和天河立交……

      其余主干道如广园快速路、广州大道、东风路、天河北路、中山大道、中山路和海印桥、人民桥、江湾桥、广州大桥等均出现交通拥堵,而新光快速此时一点不快速:猎德大桥、新光大桥等多个节点均出现行车缓慢现象。东西走向的所有主干道均未逃过拥堵,南北走向也仅剩华南快速干线未受影响。记者傍晚6时驱车自环市路花园酒店出发,至暨南大学北门竟耗时一个钟,而限行期间,这段路耗时仅20分钟左右。交通拥挤情况一直持续到晚上8时30分左右才有所缓解。

      车增两成 车主怀念顺畅交通

      “限行吧,确实不方便,可不限行,又太堵了。”昨日,全城交通拥堵的情形让不少车主纷纷感慨,甚至怀念起单双号限行时的顺畅交通来。

      家住祈福新邨的陈小姐昨日驾车回家,一路受尽堵车苦头。她对记者说,限行时走新光快速,最快30分钟到家,不限行时走新光快速,仅环市路上新光快速就要30分钟。“一路走走停停,脚也累,油耗也大,真让人受不了。”陈小姐气愤地说,现在祈福的楼巴月票价涨了近百元,油费每升也涨了2毛多,“现在无论坐公交还是自己开车,都不划算,这可如何是好?”

      记者从相关部门获悉,限行结束后首日,全市车流量大约增加两成多。

      交警部门昨日表示,从市智能交通管理指挥中心的视频监控情况来看,昨天市区各条主干道,例如内环路、环市路、黄埔大道、中山大道、广州大道、东风路、广园快速路以及全市各高速公路的交通状况,比实施限行措施前“有所改善”。

      主干道高峰期或单双号限行

      亚运后交通治堵方案近期将公布并征求意见

      “比如在东风路,早高峰(7:30-9:00)和晚高峰(17:00-19:30)时段内,在该路段内进行单双号限行。“有车一族要不早点走,要不晚点走,或者绕道走。”——市交委主任冼伟雄

      新快报讯 记者 张亮 报道 广州昨日起单双号限行开始解禁,亚运后治堵怎么办?市交委主任冼伟雄表示,后亚运时代广州的交通治堵不搞“一刀切”的限行,将探索在车流量大的主干道实行高峰时段单双号限行,同时优化红绿灯配时,市区部分拥堵路段还将改成单行道。

      据悉,广州今年新车上牌的总量将直逼30万辆,相当于要新修20条东风路才能让今年的新车有地方停车。特别值得关注的是,亚运限行后,新车上牌量狂飙。从11月20日至12月20日,广州新车上牌达到31000辆,已达去年的四倍,限行政策会导致新车上牌激增已被广泛证实。

      亚运后怎么治堵?市交委主任冼伟雄表示,除了大力发展公共交通,改善现有路网外,还将探索在车流量大的主干道,高峰时段通过车牌号码来调节车流量,但不是“一刀切”的单双号限行。比如在东风路,早高峰(7:30-9:00)和晚高峰(17:00-19:30)时段内,在该路段内实行单双号限行。“有车一族要不早点走,要不晚点走,或者绕道走,通过这种方式来调节主干道高峰时段的交通流量。”冼伟雄进而表示,市区一些经常拥堵的路段,还将调整为单行道,这一点在香港的城市交通管理中是常见的手段。

      朱列玉:限行治堵将浪费资源

      对要不要搞单双号限行,省人大代表朱列玉表示,亚运单双号临时性限行,很多车主虽然权益受损,但大家仍可理解。可限行一旦常态化,则必然让广州两百多万车主消费权长期受损,并且造成大量的社会资源浪费。“车主买车后拥有正当的消费权益。主干道限行,车辆一半时间不能进入,消费权损失很大。买车和买楼一样,难道买了楼你只准屋主隔天住?”

      王则楚:提请人大批准前须试行

      昨日,记者就此采访了广东省政府参事王则楚,他认为像亚运类活动,政府有权实施道路管制。但常态化执行限行,政府职能部门不具备权力,必须由市政府提请市人大批准通过,才能实施。

      同时他认为主干道车牌号限行问题会带来非常多棘手问题,在出台前必须先试行。“广州拥堵的主干道很多,限制哪些?限制一条主干道会不会周边都堵了?车主权益损失很大,怎么补偿?”王则楚认为,“即便真的主干道单双号限行,政府也应该先试行。”

      限行PK

      限行一条堵了周边?

      记者昨日就主干道或单双号限行随即采访部分公交乘客、的哥、普通车主以及物流司机,所得的意见却大相径庭。

      乘客叶小姐表示:“主干道单双号限行,能保障交通顺畅,但会不会限了一条主干道,堵了一大片?”

      的哥梁师傅非常赞成主干道高峰期限行:“都堵在了路上,我们生意都没法做。高峰期限行,开不了车可以坐公交地铁或者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