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原广东官员遭错押590天续:申请补发工资被驳回

发布时间:2018-07-11 16:40编辑:采集侠阅读(

      591天人身自由赔偿金74129.13元,驳回其他赔偿请求。这是广州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对广东体彩中心原主任麦良申请1100万元国家赔偿复议案做出的决定。赔偿金额较此前590天赔偿金的决定多出1天125.43元。而在中院的决定书中,没有言及麦良赔礼道歉的诉请。麦良的律师认为“这是对其诉请的回避”。

      [麦良] 挺迷茫,很无奈

      “我现在挺迷茫的,还是没有消除影响,没有赔礼道歉”。麦良是前天拿到这份决定书的。就在同一天,关于他的报道《我始终相信法律是公正的》见诸报端。

      他对这个决定表示无奈,“比如《决定书》认为,要求责成体育局向我补发工资、奖金以及要求追究有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等请求,不属于国家赔偿法规定的赔偿范围,不予支持。而在此前,我向单位申请补发工资,单位认为这是司法机关的错误造成的,让我找司法机关,现在我不知道该找哪里去解决这个问题。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这个事,我也不知道谁来管,我觉得很无奈”。

      麦良前天拿到手的《决定书》中认为麦良被错误羁押的天数是591天,而非590天。根据修改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决定撤销天河区两院11月5日作出的共同赔偿决定;由两院支付赔偿麦良人身自由赔偿金74129.13元,并驳回麦良的其他赔偿请求。

      广州中院赔偿委员会认为根据修改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麦良提出“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于法无据。且要求两院责成广东省体育局向其补发工资、奖金以及要求追究有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等请求,不属于国家赔偿法规定的赔偿范围,亦不予支持。

      对此决定,麦良昨天表示:“我依然坚信法律是公正的,我会继续通过正常渠道向有关部门申诉,相信组织一定会为我主持公道!”

      [律师] 回避道歉请求不妥

      麦良的代理律师则认为,“中院的《决定书》里回避麦良提出的要求赔偿义务机关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请求是不妥的,有悖国家赔偿法的规定”。

      在他看来,即便是修改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条的规定:“赔偿义务机关对依法确认,造成受害人名誉权、荣誉权损害的,应当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为受害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而麦良所受到的伤害以及政治名誉受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决定书》却回避这个问题不作认定”。

      法院以证据不足为由,没有支持麦良人身伤害赔偿。而在其律师看来,病历等证据已显而易见。

      观点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

      赔偿金额合法但不正义

      在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看来,赔偿金额似乎是合法的。因为案件发生在新的《国家赔偿法》实施之前,根据不溯及既往的原则,按平均工资作出的判决,从法律文本上看也似乎是正确的。但这一决定不是正义的。

      他建议:从法律以外的途径对受害人进行物质赔偿,对于一个45岁左右的中青年干部,在仕途错过了一班车,并非定有下一班。

      而且,在他看来,办了错案,赔礼道歉,恢复名誉是应有之义。这是最基本的且必须要做到的。不是司法机关认错了就有失威信,有时恰恰相反。

      广东省刑法学会副会长彭勃:

      未体现赔偿法立法原则

      广东省刑法学会副会长彭勃则认为,法院的判决循规蹈矩,以国家赔偿制度上来说并无不妥,但有两点值得关注。

      第一就是法院要求当事人承担证明赔偿义务机关实施了侵犯其生命健康权的行为的责任,有失偏颇。作为刑事追诉行为的相对人,当事人处于被剥夺人身自由的状态,不仅无法完成举证行为,而且也不具备举证的条件。在行政诉讼中,国家权力机关应当对自身的程序失范以及错误执法行为承担举证责任。

      第二,对于精神赔偿问题。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与今年4月29日表决通过关于修改国家赔偿法的决定。该法对行政赔偿、刑事赔偿、赔偿方式和计算标准等作出规定。在赔偿范围、赔偿标准上取得重大进步,完善了赔偿程序,并对“精神损害抚慰金”作了明确规定。可见,精神损害成为《国家赔偿法》的立法对象已成定局,在此形势下,上述法院的决定书仍墨守成规,拒绝评价与判断精神赔偿问题,确属遗憾。

      南都记者 秦鸿雁 实习生 毛姗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