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开国将军宋维栻在广州病逝享年94岁

发布时间:2018-07-11 16:40编辑:采集侠阅读(

    宋维栻。

    宋维栻。


      宋维栻:1916年12月26日出生于安徽金寨,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参加红军,翌年由团转党。历任连指导员、营教导员、团政委兼团长、师政委、43军副政委、广东省军区政委、海南军区政委、解放军政治学院副院长、铁道兵政委、福州军区副政委。1955年被授少将军衔,并荣获三级八一、二级独立自由、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被授予一级红星功勋章。

      南都讯 昨日上午,广东最后一位开国将军(指1955年授衔)宋维栻在广州病逝,享年94岁。“他走得很安详。”昨天,宋维栻的秘书告诉南都记者。

      “人的一生,在历史长河中,只是瞬间”,在个人文集《征战回眸》中,宋维栻这样写道。将军戎马一生。长征、平型关大捷、四平战役、辽沈战役、解放广州、解放海南……宋维栻的一生,见证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全中国的历史。

      老将军曾作诗歌曰“春蚕吐丝情犹炽,秋水风生心不波。无悔人生应自况,不教岁晚叹苍幡。”去年4月以来,老人住进医院重症病房。这一年多来,医生曾下过5次病危、8次病重通知。老人与病魔斗争,坚持走到现在,生命意志十分顽强。

      昨天,这位叱咤风云的老将军驾鹤仙去。据悉,宋维栻遗体告别仪式将于本月28日上午10点30分在广州殡仪馆白云厅举行。他将和许多战友一起相伴,长眠在老家安徽六安金寨的红军墓园。

      南粤之缘

      坐美式吉普车解放广州

      1949年10月14日,广州解放之日。宋维栻坐在缴获的美式吉普车上,进入广州。眼前景象令他毕生难忘:“到处千疮百孔,唯一的海珠桥被敌人炸毁了,只有一座高楼爱群大厦,一个百货商店南方大厦,还被敌人炸坏了,机场也炸了。区庄以东一片荒凉。”几天后,部队出发,离开广州,继续追歼残敌。解放广州,是宋维栻送给广州的一份见面礼。也许,他当时并没有想到,在这里安度晚年,是38年后广州回赠他的一段祥和岁月。

      歼美蒋特务铸南海长城

      宋维栻注定与广东有缘。1955年,他被授少将军衔,并荣获三级八一、二级独立自由、一级解放勋章。1957年,他从南京军事学院深造毕业后,即调任广东军区任政委(1958年改称广东省军区政委)、广东省委常委。

      1962年,盘踞在台湾的国民党先后派遣9股武装特务,或从沿海偷渡,或从山区空降。

      宋维栻每接到敌情,总是昼夜坚守岗位,指挥边防部队与民兵紧密配合,干净利落全歼美蒋武装匪特。红色经典话剧暨电影《南海长城》,即取材于这段历史。

      将军往事

      戎马一生有“劲节”

      一家四人参加红军

      宋维栻,祖籍安徽省金寨县(全国有名的“将军县”,出过59位开国将军,宋维栻是其中之一)。宋家共有四人参加红军。宋维栻的父亲宋仲翱、姐姐宋桂棻都是中共党员。年仅13岁的宋维栻当上了儿童团团长。三年后,他加入金寨县苏维埃政府独立团,不久被编入红25军。1934年11月,红25军从河南省罗山县出发,开始历时10个月的万里长征。18岁的宋维栻跟随队伍最先到达陕北。当时,宋维栻担任红25军军长程子华的特务员。

      抗日首战平型关大捷

      抗日战争爆发后,宋维栻投入的第一场战斗,即平型关大捷。“铁军”127师肇始于国民革命时期成立的孙中山大元帅府铁甲车队,后为叶挺独立团。跟随“铁军”,宋维栻南征北战13年。解放战争中,他从东北的松花江畔出发,一直打到广东的南海之滨。直到海南解放后,他才调离这支部队。

      凡江青活动均借故避之

      1964年,江青到海南岛过冬,时任海南军区政委的宋维栻按惯例宴请江青一次。而后敬而远之,凡江青活动,均借故避之。“文革”中,江青大红,宋维栻任铁道兵政委时,有人建议致信江青,他笑笑,未予理睬。“四人帮”垮台后,有人说他有先见之明。宋维栻笑说,“不是我有远见。江青这个人,我早就知道,是个疯子。当时心里只想少惹麻烦。”

      曾访问过上百位开国将军的吴东峰说,宋维栻“劲节”之处,在于他并不因某人得势而趋之,也不因某人失势而避之。

      林彪引领他见毛泽东

      1965年,宋维栻调任解放军政治学院副院长。

      1968年冬,毛泽东在人民大会堂接见军队学习班干部。林彪引领宋维栻,向毛泽东介绍:“他是政治学院副院长宋维栻。”毛泽东与宋维栻握手,林彪摊开手掌向毛比画“栻”字。当时,新华社记者摄下此镜头:毛泽东居左,林彪居右,宋维栻居中。

      吴东峰说,2001年3月,林彪之女林豆豆到广州,希望能拜访父亲的一些老部下。宋维栻立即亲自打电话找人,招呼组织了一次聚会,令林豆豆深受感动。

      采写:南都记者 许黎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