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山西巡警涉黑内幕还原:强霸多个煤矿黑吃黑

发布时间:2018-07-11 15:30编辑:采集侠阅读(

      “5·6”专案组住在阳泉市委党校的学员公寓里,已经大半年了。 

      这半年里,这个由山西省公安厅于5月6日成立的专案组,一举打掉了以阳泉市城区公安局巡警队原队长关建军为首的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 

      “这是阳泉最大的‘黑社会’”,一名当地出租车司机说,早在事发前,关建军的“声名”在当地就已无人不晓。 

      这名司机描绘不出丝毫关建军的样貌。事实上,这名“黑老大”患帕金森病多年,深居组织幕后。 

      对于阳泉的司机们来说,让他们感受到关建军的能量的是,“时常有一大帮人一次乘坐二三十辆出租车去打架,若不付钱也不敢向他们要”。 

      短短13年间,这个以关建军、关建民、许建军、王红玉为首的组织聚敛了大量财富,仅被冻结的资产就达2.59亿,位于北京等地的房产27套。 

      在阳泉这个全国最大的无烟煤产地,关建军的财富大多数来自于对“黑金”的掠夺。即使在关建军组织覆灭后,这片土地上仍上演着一场场或黑色或灰色的“黑金”争夺战。 

      一场蹊跷的夺煤斗殴 

      关建军组织最近的一次作案,发生在2009年4月29日晚。 

      据山西省公安厅称,其时,关建军组织成员关建民、许建军想将承包的昔阳北坪煤业出售,而福建福清宏达土石方工程机械有限公司当时正在此处进行土石施工,未拿到施工垫付款,拒不退出工地。 

      于是,在关建民、许建军指使下,200余名打手手持木棍、铁棍、镐把、砍刀、火枪,对位于平定县的宏达公司大肆打砸,造成多人受伤。 

      据案发地附近平定县张庄镇张庄村的村民回忆,2009年4月29日11点左右,在张庄镇工商所门前的平地上,仅关建军组织一方就来了50辆出租车,现场极其惨烈。 

      村民们描述,张庄村两座“露天煤矿”也被卷入暴力事件中。关氏一方想以低价垄断这两座煤矿的销售权,“每吨煤的市场价是500块,但关建军一方要以300块接手销售”。 

      据多名张庄村村民说,关氏一方最终并未抢走张庄煤矿的销售权。 

      关氏一方此后卖出了北坪煤业的所有权,入账3.65亿。 

      专案组称,这宗暴力事件发生3个月后,山西省公安厅开始接到对关建军组织的大量举报,“引起了省公安厅党委高度重视”。 

      今年5月12日,关建军被专案组控制。 

      此后,关建军等人被陆续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但这起传闻将涉及多名当地警方官员的涉黑案并未进行异地审查起诉,而是由山西省检察院指定给了阳泉市检察院。 

      阳泉市检察院政治部主任邓百福向记者证实此案确已移交该院。 

      “黑吃黑”背后的福建煤老板 

      “黑金”是关建军组织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山西省公安厅的调查称,关建军组织“巧取豪夺”,霸占了平定西锁簧煤矿、胡家庄煤矿、卓正煤矿、宁艾煤矿、北庄煤矿、昔阳北坪煤业等煤矿的经营权。 

      “关建军取得这些矿,有些有合法手续,有些没有合法手续,除了承包,他的手段还有‘地质灾害治理’、‘新农村建设’等。”专案组组长、山西省公安厅督察总队总队长刘金祥告诉记者。 

      刘所说的“地质灾害治理”、“新农村建设”,实际上是一种变相的开矿。 

      其方法一般是:用“大揭盖”方式把采空区挖开,运走残留煤炭,回填渣土矸石;或者搬迁村庄,开挖村庄压煤——一个村庄就是一个露天煤矿。 

      有当地媒体报道,关氏组织曾在平定县连庄大搞“地质勘查”,开凿机轰鸣,山体被炸药震碎,但最终一无所获,还引起了周边村民的大量上访。 

      这一方法的发明者是所谓的“福建煤帮”,其大多数来自福建省福清市。“福建人比本地人脑子灵”,一名阳泉本地煤炭从业人员说。 

      2007年,矿区采空引发的村庄塌陷、房屋损害、地下水疏干等地质灾害大面积出现。山西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山西省农村地质灾害治理工程实施方案》,决定从2007年起,力争用3年左右时间全面完成对因采矿造成严重地质灾害的676个村庄的集中治理任务。 

      这当中的玄机在于,一旦被列入676个村庄的名单,就等于拿到了露天采煤的“许可证”。于是,一场外人少知的博弈展开。在那些被认为需要治理地质灾害的村庄,“治理”行动演变成一场“露天煤矿”的大勘探。 

      这种“擦边球”的另一好处是可以绕开山西的煤炭资源整合。因为这些工程的名义是地质灾害治理,属国土部门管理,采煤只是治理工程的一个步骤。 

      《闽商》杂志称,自2007年以来,200余位闽籍企业家,在山西晋中、阳泉、吕梁、朔州、大同等地,共投资约157.6亿元,轰轰烈烈地参与到农村地质灾害综合治理和新农村建设项目。其中新农村建设项目39个,地质灾害治理项目42个。 

      仅在2008年,山西全境农村地质灾害治理工程避让拆迁任务共涉及11区市,112个项目。其中大多数为福建企业承接。 

      北坪煤业所在的昔阳县北南沟村多名村民告诉记者,来自福建的宏达公司在北坪煤业不只是土石施工,而是“也挖煤”。 

      关氏组织施行暴力行为的张庄村的两座“露天煤矿”同样身份蹊跷。今年9月,央视《焦点访谈》对其中一座煤矿的调查发现,这座煤矿的“正式”身份本应是一座高效农业园,投资方为阳泉市新晋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该公司老板为福建人,而施工方并没有政府颁发的采矿许可证。 

      露天煤场上的新力量 

      露天采煤是一种利用率极高的采煤方式,其回采率甚至可达100%。然而,将整座山头向下掘出一个数十米深、占地几百亩的大坑,其对矿脉和地质环境的破坏亦是毁灭性的。 

      2008年8月,山西省政府发出《关于立即停止以各种工程名义变相违法开采浅层煤浅层矿的紧急通知》,要求“坚决停止以土地开发整理等名义变相开采浅层煤的行为”。 

      这份通知并未制止那些借地质灾害治理而“露天采矿”的行为。通知发出不久,就发生了沸沸扬扬的原平“9·18事件”。 

      福建福清人卓杏生控制的山西天赐煤业有限公司以修建“村村通”工程的名义,在忻州原平市长梁沟镇采掘风化煤,造成林地毁坏1300多亩,耕地毁坏150多亩。 

      大肆的破坏引起当地村民的不满,冲突于是发生。2008年9月18日,一伙手持棍棒和砍刀的人冲向阻止煤矿开挖的本地居民,造成14人重伤。 

      今年7月22日,卓杏生因“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被山西省原平市法院宣判缓刑。 

      卓杏生资产巨大,控制了山西境内多家煤矿,包括位于阳泉的平定卓正煤业有限公司,而这正是关建军“巧取、霸占”的煤矿之一。 

      至于关建军如何“霸占”卓正煤矿,其间是否发生冲突,目前尚未有详细信息公布。刘金祥说,“有些事情专案组已经查清,有些还不便透露”。 

      卓正煤矿已在此轮煤炭资源整合中被关停,倒是关氏组织成功转手的北坪煤业被当地政府核准保留。 

      北南沟村村委会一名不愿具名的委员告诉记者,关氏一方卖出北坪煤业,接手的一方是一家名叫华通路桥集团的本地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