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衡东探索县委权力透明化路径

发布时间:2018-07-11 16:32编辑:采集侠阅读(

      干部任免时县委书记也只有一票权  湖南“县权公开”试点成效初显

      衡东探索县委权力透明化路径

      《法制周报》首席记者 朱春先

      衡东县县委常委、纪委书记徐志毅是从衡阳市市直机关交流到衡东任职的,家不在衡东,每天吃完晚饭后,会在县委大院的环形便道上散步。每当看到前来散步的群众,站在县委大院前坪的一排通告栏前,认真地查看衡东县委有关县委权力公开公示栏内的内容时,这位兼任县委权力公开透明运行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的领导干部,总会将眼前的场景和县权公开的工作联系起来。

      “只有以开放的心态,开放县权,才能真正让老百姓相信你。”徐志毅说,衡东县委大院不仅不设防,反而将其彻底开放,让群众能自由出入,在这里健身休闲。这只是一个外显的标志之一,县权公开所带来的更多的变化,还在更深层面逐渐体现。

      作为湖南省推行县委权力公开试点的两个县之一,衡东县自今年三月以来所积极推行的这项工作,目前已初见成效。主持湖南县权公开工作的湖南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许云昭,日前专程来到衡东进行调研。一场更大范围,更高层面的权力公开行动,正在引起湖南省内外媒体的密切关注。

      两个年轻女干部的升迁

      2010年12月20日下午,魏婷和许娟坐在衡东县团县委副书记办公室,埋头干着各自的工作。几个月前,许娟还是该县城关镇岳宵村的一个村支书助理,没有级别,很多人都不认识她。魏婷好一点,她是县委组织部的一个普通干事,由于多次参加市里的演讲比赛,在衡东有一定的知名度。

      这是两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刚毕业不久的年轻大学生。24岁的魏婷2007年毕业于湖南邵阳学院,而许娟则是2008年从湖南科技职业学院毕业的,当她们的很多同学还在为找工作而四处奔波的时候,她俩已是共青团衡东县委副书记,副科级实职干部。

      “如果没有县权公开制度的推行,我不可能这么快就走上领导岗位。”来自山西长治市一个普通工人家庭的魏婷说,在报名参加公选活动之前,她的心里非常忐忑。

      “我是一个在湖南没有任何关系的外地大学生,在来湖南读书前,对湖南是完全陌生的。”魏婷说,她是因为调剂志愿才到湖南邵阳学院读书的,在校期间,作为学生会干部的她参加了省委组织部选调生的考试。“那一年,刚好在衡阳参加选调生的面试,这样才对衡阳有一个初步印象。”

      2007年6月,通过选调生考试的魏婷大学毕业。一个月后,她到衡阳市委组织部报到,并被分配到衡东县城关镇担任团委书记,随后又抽调到市委组织部参加衡阳市委处级干部选调工作,不久后再次调回衡东县委组织部工作。

      与魏婷有所不同的是,许娟是衡东县本地人,但父母都是普通机关干部,在响应有关部门的号召奔赴农村担任大学生村官之前,许娟几乎不认识一个在县城工作的正科级干部。

      “今年6月,衡东县委组织部公布公开选拔副科级实职干部的招考简章后,我们俩都符合报考条件就报了名,7月5日参加了笔试后,进入了最后的考察范围。”许娟说,自己虽然参加工作时间不长,也没有任何裙带关系可依靠,但去年参加全县乡镇公务员考试时,自己的笔试成绩和综合评定成绩都是第一,“这一点,是很多人都知道的。”

      2010年8月24日,对于四名同时参加衡东县团县委副书记岗位票决的候选者来说,是一个充满挑战的时刻,这一天,中共衡东县委第十一届七次全体会议如期召开,委员们悉数到场,对候选对象进行现场票决。魏婷回忆说,在15分钟的竞职演讲结束后,28名县委委员们当场投票,她总共获得了23票。巧合的是,比她小一岁的许娟也获得了23票支持。

      计票结束后,会议主持人当场宣布了票决结果。

      透明的表决权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定谁到哪个岗位,尤其是重要的实职岗位,县委书记的态度是决定性因素。”衡东县委机关一干部说。前不久,由中纪委、中组部联合出台的相关文件中,对县委书记权力规范的重点之一,就是人事任免权。

      “这实际上也是县委书记权力最神秘的一个部分,所以跑官要官的现象才会出现,买官卖官才会成为腐败的重灾区。”

      在衡东县出台的县权公开透明运行的诸多文件中,一份标题为《中共衡东县委“三重一大”事项决策实施细则(试行)》(以下简称《“三重一大”实施细则》)的文件,明确将重要人事任免及其他重要人事工作,作为县委权力向社会公开的重点,接受全社会的监督。

      徐志毅说,不要说干部任免,就是一个普通教师岗位的调整,都涉及到相关人员的利益,容易产生矛盾。作为县权公开运行的试点内容之一,衡东县明确规定,干部的任用调整,重要人才的引进及使用,后备干部的确定和管理,省、市、县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推选等等,都要纳入公开的范围。

      在具体操作上,干部任用不再是以前的主要领导意见定调,而是要走8道严密的程序。其中,民主推荐得票率不到30%的,不能作为考察对象;副县级后备干部人选,公选科级领导干部实行县委常委会或全委会票决,与此同时,要邀请“两代表一委员”参加监督。

      “为了不影响其他委员的投票取向,作为全县一把手的县委书记,票决时最后一个投票”,徐志毅说,“书记也只有一票,他根本不可能左右投票结果。”

      “从主观上讲,当负责人的一般都不愿意动干部。为什么?就是怕影响稳定。”

      《“三重一大”实施细则》运行以后,衡东县调整了八个乡镇的干部担任科局长,又放了一批年轻干部到基层乡镇担任正职。“由于事先制定了严格的原则,整个程序公开透明,所以选上的愉快地赴任,落选的心服口服,没有产生一起因不满而影响工作的事例。”

      衡东县有6000多教师,每年都有很多在基层工作多年的教师希望调整教学岗位,包括希望进城工作,希望走上管理岗位,等等。“为了谋到一个普通岗位,都有人打招呼,写条子。”徐志毅说,《“三重一大”实施细则》把全县县教师岗位的调整,包括新进教师的招聘,都纳入了县权公开的范畴。

      “今年全县调整了一批教师岗位。在调整之前,事先将要调整的岗位进行公布,去向也明确了,参加考试的人员取得资格后,按成绩的高低,双向选择。招考结束后,大家都没有意见”。徐志毅称,人事问题一直是个敏感问题,现在我们通过实行“阳光人事”,规范程序,公开透明,加强监督,从机制上铲除了个人说了算的土壤,每次调整大家都心服口服。

      县委决策的去神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