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跟版网 > 手机网投娱乐大全 >

村委会主任涉黑案调查:操控经济命脉发展团伙

发布时间:2018-07-11 16:17编辑:采集侠阅读(

      涉黑组织如何操控基层政权

      ——广州一村委会主任涉黑案调查

      新华社记者毛一竹 孔博

      在广州市白云区江高镇南岗村村委会主任、治保会主任、经济发展公司经理三个“光鲜身份”掩盖下的殷卓波,竟然是一个“黑老大”。因组织、领导、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并从事其他犯罪活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4日一审判处殷卓波有期徒刑25年,决定执行16年,并处没收财产22万元。

      从非法垄断民生经济到寻求政治地位,以殷卓波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操控了当地农村基层政权。“黑老大”如何变身为“一村之长”?基层政权如何沦为涉黑组织牟取暴利的工具?记者对这起案件进行了深入采访追踪。

      操控村级经济命脉发展“黑团伙”

      24日14时30分许,法槌落下,审判长宣布庭审开始。以殷卓波为首的19名黑社会组织成员分三排坐在被告席上,将两边过道堵得水泄不通。由于涉案人员众多,案情复杂,审判长宣读判决书的时间长达1个小时之久。而该案的第一次开庭从7月20日持续到23日,第一天庭审就持续了12小时,直到23时30分才休庭。

      法院判决,殷卓波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赌博罪、故意损坏财物罪、强迫交易罪、寻衅滋事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职务侵占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破坏生产经营罪、非法拘禁罪等。

      跟大多数黑社会性质组织一样,殷卓波团伙也是从非法敛财起家的。2000年,殷卓波开始通过赌博等手段聚敛钱财,2004年回到其老家广州市白云区江高镇南岗村发展势力。回村后,殷卓波为了所租山地的界限问题,纠集上百人在南岗村山地处与他人争斗,在江高镇形成一定影响。

      2005年,为谋取更大的经济利益,殷卓波通过时任南岗村党支部书记黎建立的安排,担任广州江高镇南岗经济发展公司经理,获得南岗村经济事务的管理权。

      这为殷卓波控制南岗村经济、披着合法外衣攫取暴利提供了绝佳条件。2005年下半年,殷卓波在南岗村众多村社干部在场的情况下,公然指使他人殴打南岗村第三经济合作社社长殷某,从而对南岗村的干部及村民形成强大的威慑力。殷卓波利用这次事件所造成的影响,借助南岗经济发展公司的平台,投资兴建南岗村综合市场,并以此为据点,纠集黄顺峰、谢达焯、周世亮等人实施追收赌债等违法犯罪行为,由妻子梁少峰负责财务管理,逐步形成了以殷卓波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之后,殷卓波不断壮大组织,并多次指使组织成员实施各种违法犯罪行为。

      村主任的两副面孔:“胡萝卜加大棒”

      为了进一步巩固和扩大该组织在南岗村的势力,殷卓波开始谋求“政治地位”。一方面,殷卓波以小恩小惠博取村民的好感。据时任南岗村党支部委员的周赐楠介绍,殷卓波每年过节都往各家派油和米,请老人吃饭,积累了一定的“群众基础”,“我当时见他对村民这么好,也投了他一票,他是以2200多票当选的”。

      另一方面,2008年南岗村换届选举期间,殷卓波指使组织成员采取威胁、恐吓、监视、贿选等手段,给南岗村村民施加心理压力,排挤、打压竞争对手,在换届选举中获得了主动。

      殷卓波一上任便暴露出其贪婪、霸道的本色。他首先把村里13个经济合作社的公章全部“收回”,把经济大权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有恃无恐地发展起“黑色产业”。

      村民周某翰曾是南岗村第九经济合作社的社长,他告诉记者,殷卓波当年把九社一块已经出租的鱼塘强行低价转包给他人,社员得知此事后都很生气,让周某翰找他理论。没想到,两人见面后发生争吵,殷卓波当场撕毁周某翰的鱼塘出租合同,还让手下“马仔”打伤了周某翰。周某翰被打后去镇政府上访,殷卓波又派人打伤其儿子。

      与此同时,殷卓波自己身兼村委会主任、治保会主任、经济发展公司经理三项要职,并把多名组织成员提拔成治保会副主任、治安队长等,整个南岗村的管理权几乎全部握在他一个人手中。

      殷卓波及其团伙想尽一切办法在南岗村收取各种名目的费用,以暴力为后盾在经济活动中攫取暴利。法院查明,该组织成员带领治安队员强行向南岗村的工厂、企业、商铺、卖淫人员等收取高额的“综合治理费”等,并强迫村内农田、路边买卖蔬菜的村民到他经营的南岗村综合市场进行交易。一家超市安排车辆免费接送购物顾客,殷卓波认为影响了自己的客源,便派手下砸烂车辆,迫使这家超市再也不敢出车接送顾客。

      为了尽可能避免引起南岗村村民的反感,殷卓波还想出了“内外有别”的“高招”。南岗村综合市场一家档口的老板严瑞海说,原来的南岗村综合市场是殷卓波投资兴建的,他对管辖内的本地商户“要好一些”,每月只交15元的“综合治理费”、1000元的租金就可以了。而在南岗村综合市场附近的佳惠超市,店主张先生却表达了心中的强烈愤慨:殷卓波做村委会主任时,外地商户每月要交50元的“综合治理费”,外地人每月交10元钱的“保护费”,在周围居住、做生意的外地人都对他有意见,只是害怕他动粗没人敢讲出来。

      为谋取更多私利,殷卓波及其组织成员还煽动村民阻挠经过南岗村境内的重要基础设施施工。2009年,殷卓波等先后煽动数百名村民到广清高速扩建工程流溪河大桥工地和武广铁路施工现场,采用暴力、威胁等手段阻碍施工,造成两项工程一度停工,经济损失近500万元。

      坚决遏制黑恶势力向基层政权渗透

      黑恶势力向农村基层政权渗透,已成为当前一些地方农村的突出问题,打击操纵农村选举、把持基层政权、欺压百姓的黑恶势力,被公安部列为2010年打黑除恶专项斗争的五项重点工作之一。

      靠赌博起家进行“原始积累”,一步步操控村级经济大权,再谋求政治地位,在殷卓波黑社会性质组织发展壮大的过程中,一条由经济领域向基层政权渗透的路线清晰可见。如何掐断黑恶势力向农村基层政权渗透的途径,值得深刻反思。

      首先,应进一步加强对村两委干部的监督。南岗村村委会主任周赐楠告诉记者,南岗村是有3600多人的大村,由于村民多、事务多、干部少,在南岗村村委会任职的7名干部都是身兼数职。在缺乏有效监督的情况下,极易造成像殷卓波这样大权独揽的局面。

      其次,应进一步完善农村选举制度。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徐松林教授认为,像殷卓波这样身兼三职,把村里的大权集于一身,造成内部监督失效。村委会主任是村民代表大会选出来的,应真正落实村民代表大会对村委会主任的罢免权,加强对选举过程的监督。

      第三,应建立便捷有效的举报渠道。徐松林表示,村民举报是对基层组织进行有效监督的重要渠道,但有些时候上级部门对村民举报不够重视,举报没有及时处理,造成一些问题没有被及时发现。